芥末堆 芥末堆

离开豫章书院又入阳光学校,患癌女孩曝光学校体罚,团市委:调查组已入驻该校

作者: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

离开豫章书院又入阳光学校,患癌女孩曝光学校体罚,团市委:调查组已入驻该校

作者: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

摘要:除了对学生进行肉体上的惩罚,教官还会对学生进行精神上的折磨。

marcelo-leal-525139-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去年11月,江西南昌的豫章书院被曝教官用戒尺殴打、黑屋囚禁等各种方式虐待学生。半年后,2018年6月6日,17岁女孩赵静发微博称,自己16岁时被父亲送进豫章书院,该书院被媒体曝光并停办后,“我以为豫章书院那个样子,我(就)可以回家了,可是我错了”,她被送上了去往南昌阳光学校的车。

640.webp.jpg

▲赵静微博截图

赵静称,在南昌市阳光学校期间,她曾多次表示腹痛,然而均未能引起重视。拖了几个月后,学校终于通知赵静家长将其接回。今年2月18日,一份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出具的病例显示“盆腔恶性肿瘤”。

此外,赵静还在微博直指学校教官有体罚学生行为,如让恋爱的学生情侣互扇彼此耳光、教官逼学生喝自己的尿、给学生看污秽照片、指示学生给自己洗衣服、洗碗等。

对此,6月14日晚,学校微博回应称,赵静表示腹痛后,校方多次带她去医院检查,也联系过其父赵永刚,却遭到赵永刚的推卸。对于教官体罚学生的情况,校方予以了否认,并表示,学校对体罚“零容忍”。

6与20日,一位团市委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已成立调查小组,将对学校情况展开调查。

女孩癌症晚期发文曝光学校

6月6日,微博认证为“南昌市阳光学校学生”的赵静,发布了一条长微博。她在微博中写道,自己曾被家长送进江西南昌豫章书院,当豫章书院停办后,自己又被送上了开往江西南昌阳光学校的车。

赵静描述,阳光学校与豫章书院非常相似,都是封闭式学校,设有教官。“有个学生不听教官的话,教官学生就对他拳打脚踢,我们只能看着。后来那个学生被打怕了,对那个摄像头死角有了阴影,一到那个地方就说别打我。”赵静说,除了对学生进行肉体上的惩罚,教官还会对学生进行精神上的折磨,如让恋爱的学生情侣互扇彼此耳光、教官逼学生喝自己的尿、给学生看污秽照片、指示学生给自己洗衣服、洗碗等。

“在我离开的前几天,有个学生抽烟被抓住了,就去厨房拿了刀割自己的左手臂,然后被送去医院住了一晚上。”赵静说。

赵静的说法得到了另一位曾在该校就读的学生王明的认同。王明来自浙江,今年19岁,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5年至2017年间,他曾先后三次被家长送进南昌阳光学校。“她(赵静)说的事情,我全都相信,也认同。”他说,自己曾亲眼见过不止一次学生被教官殴打。

王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阳光书院分为文化班和行为班,行为班是成年人;文化班是未成年人。文化班有小学和初中,也会正常上语数外等课程。他在校期间,学校里年龄最小的八九岁,最大的39岁。王明说,自己也亲眼见过学生被逼喝下烟灰水的情况。

同时,张悦也同意了王明和赵静的说法。张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是2009年被家长送进南昌市阳光学校,“那时它还叫鸿杰少年学校,我在那里面呆了约半年”。张悦回忆,那曾是她人生中的一段黑色回忆。虽然现在事情已过去了近10年,可是“到现在偶尔也会做噩梦,醒来枕头上都有泪水,不想提(鸿杰)两个字。”

张悦对阳光学校的描述,与王明、赵静相似,都提到了学校教官对学生的体罚行为。

赵静在微博中还写道,起初进入阳光学校后,她时常腹痛,被教官带去检查过,但检查后并未离开学校,“(校方)跟我爸妈谎称没事,直到我肚子里长了石块一样硬的东西。”但教官却认为赵静“能吃能喝的,这些病都是装的”。直到后来赵静一到半夜就发烧,校方这才通知赵静的父亲,将其带离学校。

离校后,赵静被父亲带往上海、杭州等地检查。今年2月18日,一份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出具的病例上写着:“赵静,17岁,盆腔恶性肿瘤。”

640.webp (1).jpg

▲赵静的出院小结

赵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自己正在医院接受化疗,“现在已经是第四期(晚期)了,我知道希望很少了”。在微博中,赵静写下:“希望不要让更多的朋友被欺骗,更多的家长被欺骗。”

女儿:在父亲眼里难以管教,父女俩少交流

赵静7岁时,父母离异后跟着父亲。后来父亲再婚,她平时就与父亲继母一起生活。

谈及父亲,赵静用到最多的词是“忙”和“懒”。在赵静看来,父亲“忙”于生意,“懒”于交流。赵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父亲与继母忙于做生意,自己与家人沟通交流不多。最近在化疗期间,父亲比较忙,偶尔会来,基本是护工在。而在整个成长过程中,赵静也是“一个人比较多”。她习惯了一个人孤独长大,成长过程中遇到烦心事,她也会选择“自己憋心里”。

16岁时,赵静被查出患有抑郁症,吃了一段时间的药。赵静说,自己并没有感觉到父亲给予自己更多的关心和疏导。青春期到来后,赵静在父亲眼里变得更加“难以管教”——上网、早恋、晚上与朋友相约看电影……

终于,赵静被送进了封闭式学校。

可是,与当年豫章书院里的孩子一样,赵静和王明,并不恨父母把自己送进学校,他们觉得,父母对学校里的真实情况并不知情。

赵静父亲赵永刚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竟耽误了女儿治疗的最佳时期。“我真的后悔,如果不送进去,我女儿也不会生这样的病,早点看肯定看得好。”说起这件事,赵永刚语中带着哽咽。

赵永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自己只是希望女儿的行为习惯能得到规范,于是在网上搜索后,发现了封闭式学校的介绍,但对于学生在校内的这些遭遇他毫不知情。赵永刚先是将赵静送进豫章书院,后来又送到阳光学校,“有三个豫章书院的小孩都被送进阳光学校”。

豫章书院停办后,赵永刚作为学生家长,为何不去了解学校停办的真实原因,而又将女儿送到这类学校?赵永刚回答道:“我很累,我懒得说了,(女儿的病情)都到这个程度了。”

涉事学校否认体罚行为,团市委:调查小组已入驻该校

就在赵静微博曝光的一周后,6月14日晚间,南昌市阳光学校在微博回应称:赵静表示腹痛后,校方多次带她去医院检查,也联系过赵永刚,但赵永刚总是推卸说:“没事的,是先天性的,没有办法治疗好的。吃止痛药就好了,在以前的学校都是这样过来的。”

而据法制晚报报道,赵静的父亲曾表示,自己以前就知道女儿有腹痛的情况,同时认为最后是学校“看不好了,才找我让我接走”。

对于赵静和王明同时提出的教官体罚学生的情况,校方予以了否认并表示对体罚“零容忍”,但对不服从管理或者故意扰乱学校教学管理秩序的学生,也会有一定的处罚,主要形式有:抄写弟子规、跑步、拖地等。

同时,学校还在微博中上传了三段名为“南昌市阳光学校毕业学生有话说”的视频,视频中的男子直言赵静的说法“有问题”。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拨打南昌阳光学校官网上提供的电话,接电话的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南昌市阳光学校是一所民办公助学校,南昌本地户籍学生来上学,可享受补贴,减免学费。半年为一个“矫正期”,外地学生一个矫正期学费为21780元,随到随学。

640.webp (2).jpg

▲南昌市阳光学校官网

红星新闻记者咨询,什么样的学生才符合招生条件?该女士回答:“只要父母觉得管不下的都可以。”她还说,如果需要学校去学生所在地将学生“带走”,也可以,往返路费每公里2.5元。

该校是否属于“民办公助”性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该校由南昌市政法委和团委授牌,目前我们还没收到学生或家长的投诉。”

6月20日,红星新闻与南昌市政法委取得联系,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阳光学校的相关工作,由南昌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负责,该专项组具体工作的展开,由团市委负责。

一位团市委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南昌市阳光学校,是由政法委、团市委和教育局共同授牌的学校。6月20日,一支由南昌市综治委、团市委、教育、公安等多个部门联合组成的调查小组,已经入驻南昌市阳光学校,将对学校情况展开调查。

对校方的回应,赵静说不想多看,“怕影响情绪,耽误后续治疗”。“我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想回去看看同学,这是我的心愿,而且我的吉他还在学校,我想去拿回来。”(应受访者要求,文内赵静、赵永刚、王明、张悦为化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红星新闻”,作者沈杏怡,编辑汪垠涛。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红星新闻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红星新闻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离开豫章书院又入阳光学校,患癌女孩曝光学校体罚,团市委:调查组已入驻该校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