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访谈陶然:北京优能中学的改革方案(下)

作者:蛋壳来了 发布时间:

访谈陶然:北京优能中学的改革方案(下)

作者:蛋壳来了 发布时间:

摘要:本文将复盘北京优能中学教师团队改革以及从单一英语科目扩展到全学科的改革。

640.webp.jpg

上篇文章陶然老师谈完了优能的教学改革、考核方式改革以及续班改革,今天我们将继续复盘北京优能中学教师团队改革以及从单一英语科目扩展到全学科的改革。

1 教师团队改革,老师反抗、出走的应对之道 

罗娉:那我相信在我们同行当中,包括现场的同事们的这个经历当中会有这种情况,就是随着业务发展不同阶段会对教师团队进行一定的改革。这个过程中,也许不一定能够那么幸运地就碰上那种意见领袖的人物,能够接受这个改变是自我转型,他们可能是抗拒,甚至可能会不自觉地做出一些伤害原有团队的一些事情。比如说最常见的就是不接受、消极,甚至团队出走。在你所管的教师团队当时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陶然:其实这个事情现在说起来都已经轻描淡写了。当时我们让老师做这样的改变,我们改变老师的考核方式,我们改变老师的备课量,我们对老师提出更高的要求。然后这个过程到最后产生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当时的几乎是所有初中团队的老师,全都换了一遍。

罗娉:就出现了团队出走的情况。

陶然:他们是陆陆续续走的。有的老师去了其他机构,有的老师去了高中部,因为高中的改革滞后一点。

罗娉:还有老师就干脆离开了这个行业?

陶然:对,还有的老师就干脆就走了。我事后反思,这个过程可能还真的没有办法避免。就是,你对于人的素质模型要求不一样。那对于有些工作了八年、十年的老师而言,你突然强迫他接受这个改变,他是接受不了。他不是抗拒这个改变,他就是接受不了,他也做不到。

罗娉:那现在你来看的话,对于这个情况,你觉得比如说面对当时那种情况,团队一轮一轮的出走,其实当时就算是惊心动魄,我们可以做哪些预案或者是做哪些准备工作,可以把这个局面转变得更好一些。

陶然:嗯,我觉得在这整个过程里面,首先就是你可能要把所有老师分成一些不同的群体,因为每个不同群体的诉求不一样。有些老教师他确实真的不能说他抗拒改变,但是他面对这个改变,他真的力不从心。

罗娉:就是属于力不从心型。

陶然:对,那就对于这样老师而言我们就看一看,你有没有其他的,能让他发挥作用的地方。

罗娉:就主动让他们转岗?

640.webp (1).jpg

陶然:对。就比如说,你看像这个老师,他可能对于初一初二年级,你让他做出这样的改变他可能压力很大。那我们可不可以借助他的授课经验和权威,我们把他单独放在考试年级,就做考试年级专门的课程。因为考试年级相对而言我不用让你从初一带到初三,你只要在初三这一年,而且在考试年级更能发挥他的才能。然后就把他转型成为教师的培训师,或者是让他在学术方面走得再深一点。让他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来保证收入。

那么对于很新的老师而言,就是新招聘过来的,入职时间在一到两年的老师。这样的老师是必须要无条件地跟着我的步调一起走,因为这些老师就是未来改革完以后这个部门的中坚力量。所以对于这样的老师就一定要强化管理,一定要对他们提更高的要求。他才入职一到两年,如果面对这样的要求他都做不到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人的选拔有问题,这个人本身的背景资质可能就有问题。你让他继续走下去的话,他也走不远。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要从新人里面去筛选一批有意愿有能力,配合度高的人。那么,通过这两端解决了以后,我们再来解决中间的那一段人。那一部分人就应该是入职时间半长不短,然后呢,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他在这个部门里面,可能现在真的属于……

罗娉:观望?

陶然:不能说观望,就他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信息交流非常发达的位置。

罗娉:信息集散地。

陶然:对,他说的话会有很多人听见。然后,他又会传很多人说的话。也就是他们在整个部门当中应该是一个信息的传递。那对于这样的一群人,那我可能就要重点做工作,就是我要把那些,真的在传递负面信息的人,我要把他拿出来。这样的人我要尽早清理出来。因为就像你刚才说的这帮人虽然是一个信息的交互源,但是他同时也是一个处于观望状态的人,他随时可以倒向任何一方。所以把这个里面那些确实不能配合你工作的人,拿出来淘汰掉。

另外一些人看到这样的一个动作,他会自己做一些调整。所以整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是其实做起来他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工作,因为跟人打交道就永远快不了。你要一个人一个人地做工作,就包括我怎么去判断这个人,他就是真心实意的在传递负面消息。我怎么样判断这个人还是有改造余地的。所以这个过程是当时对于教师团队改造一点一点细分的结果。管老师是一个真的要十分用心的事情,因为你没法靠制度去管他。如果要是真能用制度来管他,那我们的老师就真的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了。你对于一个流水线的工人,你去拿制度去管理他,规定每天工作多少时间,你要干什么,有多少是达标的,有多少是不达标的,然后质量检测之类等。因为他生产出来的产品是死的。但是对于我们培训机构而言,你的产品是活的。你的产品就是这个老师,就是他的课。这个课需要通过活人给他演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想靠一个死的制度去管理一个活人,到最后这个制度就会受到破坏。

2 从单一英语科目到全学科

罗娉:现在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像你所说的这种从课程的授课模式上的教师团队的打造,然后现在你将近2000教师团队当中应该是各个科目都有了,我们把时间再往前推,推到最初,当时新东方优能的业务做了一件事情,是把客户的认知扭转,从单纯的一个英语的培训的机构变成一个多科目机构,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意味着说,你面临的局面就是你除了是招聘和管理英语老师以外,你要尝试着去管理招聘其他科目的教师,这种跨科目的老师招聘和管理,在当时有哪些经验?

陶然:跨学科老师的经验管理,其实说到底,我们会把课程分成三类:一类是文科,一类是理科,还有一类叫英语。因为英语毕竟是一个传统优势项目,让他来带动其他几个学科。文科和理科,这三个板块真正有差别的是在专业知识上,所以你要选择的教研组长,他一定是在专业领域上能过硬的,因为真正需要他去带底下这些老师的时候,就一定是他在专业知识上,在学术功底上,是要比其他老师强的。

罗娉:所以跨科目的教师管理的第一步就是要把专业性给突显出。

陶然:对,一定是这样的,因为你管理的是不同的专业,这三个板块最大的区别是老师不同。

理科老师的专业知识,文科老师的专业知识,英语老师的专业知识,他们三块不一样,但是除了这个专业背景要求以外,剩下的部分就都是一样的,剩下的部分就是对于老师教学功底的探索、对老师授课逻辑的探索,老师对于学员服务态度的探索,老师对于学生的掌控力,对于家长的影响度,这些就是我们老师的共性,而对于这些所有老师的共性,就应该是由一个更上层的部分,对他们三个板块进行同时宣扬,所以就假设,你看我们现在整个部门的架构就是一个教学的负责人,他下面有初高中,这两个板块的负责人,再往下分到了各个学科组和教研组,那么实际上,就当你到细枝末节的时候,一定是每个组最专业的部分,但是你要想强调一些共性的东西,就必须把他拉到上层去做。

罗娉:那当时是怎么把一批具有专业的非英语背景的人,拉到这个英语团队当中来呢?对方一定会有质疑说这个团队主要讲的是英语产品。

640.webp (2).jpg

陶然:其实这个东西背后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大概从07、08年开始,这个部门首先开数学课,那个时候最开始的思路是我们找了一个,退休教师 ,他应该是在公立体系比较有名的公立退休教师,邀他过来给我们做顾问,然后呢,我们招了一些新老师,让他去做一些辅导,这是最开始的路子,当然,这个路子就不太能长远,所以到后来,我们开始搭建自己的数学管理团队,我们当时从一个一个理科背景的英语老师,把它转换成了数学项目的负责人,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也是学理科的,那当然数学功底还是挺好的。他来开始搭建的第一批数学授课团队,开始人少,就三四个人,然后他带着,后来他不做了,以后另外一个团队来做,然后开始有化学、有物理,但是大概是在08年,这个团队的负责人就带着整个团队的成员一起走了,他带着团队去巨人,那是我印象中经历的第一次,一个团队出走的情况,当时我们几乎所有的理科老师全都走了,就只有一个人留下来了,就是朱宇老师,他选择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明确的原因,他那个时候也刚来。

  • 1全体出走为什么只有朱宇留了下来?

我觉得在任何情况下,朱宇老师脑子都会很清晰,所以要是恶意地揣度他,那就是他会在跟着大家走和留下来之间做一个选择,朱宇会这么想“我跟他们走,他们并不需要我,但是我留下来可能会更需要我,那就是我在哪儿能发挥我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其实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这个过程就是一个重现的过程,朱宇做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他是当时新东方内部为数不多的,意识到真正问题的。

  • 2真正的问题

我们之前做的中学课一直是自上而下的,从高三往初中做,但是从朱宇开始,他是从初一往高三做,所以我们开始做的初一数学,免费班,这样一个思路,开始做初中的基础,但是以往一直都是高考人最多,为什么高考人最多,因为我们是按照那个成人的模式来做的,对成人模式在做,我们先做高考,再做中考,因为这就是考试,这就是新东方起家的东西,然后往下延伸到高二,高一,中考也是延展到初二,初一。你会发现越往下人越少,但是开始做初一数学这个课程以后,那数学的基数搭起来了,就能够同时带动其他的一些科目,就比如说,我英语和数学都在这儿学了,那是不是我再想学个语文就比较方便了,那语文的学科就带动了,于是按照这样的语数外,最基本的,我们刚才说的三个板块就慢慢就发展起来了,那数学有了以后到初二就自然而然有了物理,到初三就自然而然有化学,然后你到高中了以后就自然而然有文综。

你看像文综这件事儿,在过去一年,应该是这个竞争对手都投入很多精力的一年,也是有点儿措手不及的一年,因为高考改革以后、中考改革以后,对你说所有的科目全都放开了,原来有多少人觉得学政治是有意义的,但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在学政治,初中又开了一个道德与法制课,简称道法,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这样变成了一个中考挺重要的课,那我老师从哪找?我的课程体系从哪找?教材从哪找?但是文综这几科,历史地理政治,在我们这到去年为止,整整做了十年,我们从08年开始做,做到18年做了整整有十年,所以其实以后,大量的教材的积累,然后教学资料的积累,老师的积累,你会发现,我面对这样的改革就还挺轻而易举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蛋壳来了”。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蛋壳来了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蛋壳来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访谈陶然:北京优能中学的改革方案(下)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