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阅文升级,新丽入海:马化腾的155亿“阳谋”

作者:三声 发布时间:

阅文升级,新丽入海:马化腾的155亿“阳谋”

作者:三声 发布时间:

摘要:阅文与新丽的重组,可能是腾讯疏通整个管道的又一个阶段性开始。

640.jpg

完成入注后,作为腾讯泛文娱体系中的重要一环,理论上阅文便可以实现IP前端创作到后端开发的全过程。“IP库+制作公司”,阅文集团拥有了标准好莱坞studio的基础。

在两个大文娱集团的竞争层面上,阅文与新丽的重组,可能是腾讯疏通整个管道的又一个阶段性开始。

对于正处于低迷的影视行业来说,新丽也称得上是拐点意义上影视公司资本运作的一个典范。成为文娱传媒集团的重要生产环节,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影视公司的一条退路。

对于网文第一股阅文而言,好莱坞式的studio模式可能正在成为它对市场讲出的新故事。

今天,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现金加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新丽传媒100%的股权。其中,腾讯集团此前持有的新丽传媒股份,将转换为不超过52.9亿元等价的阅文新股;新丽管理层等股东拥有的股票则在完成业绩对赌的情况下,分期三年、以50%现金+50%新股的方式达成交易,新丽管理层在2018年-2020年需要完成的年利润分别为5亿、7亿、9亿。

根据阅文的披露,新丽传媒2017年税前利润为4.2亿元。

如果交易完成,新丽传媒将会装进阅文集团、实现上市梦。等待五年套现未果的诸多股东,包括多位明星股东,和戴乐克思、融高投资、联新投资等机构股东也终于有机会高位套现。

9.jpg

完成收购后的阅文集团股权结构图

回过头推测,腾讯很可能在今年年初就在谋划新丽集团并入阅文集团一事。2018年3月,阅文集团的控股股东腾讯集团曾以33.17亿获得新丽传媒27.64%股份,同时当时估值超过120亿的新丽放弃A股IPO。

这一轮大手笔收购中,估值155亿的新丽传媒,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内绝大多数A股影视公司的市值(目前,慈文集团、欢瑞世纪市值分别为61亿、45.7亿)。对于正处于低迷的影视行业来说,新丽也称得上是拐点意义上影视公司资本运作的一个典范。

成为文娱传媒集团的重要生产环节,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影视公司的一条退路。过去一段时间,不管是上市和并购政策的收紧,还是影视股价的应声下跌,都在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号,单一的内容制作公司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并不是一个有持续增长空间的投资标的。

完成注入后,作为腾讯泛文娱体系中的重要一环,理论上阅文便可以实现IP前端创作到后端开发的全过程。“IP库+制作公司”,阅文集团拥有了标准好莱坞studio的基础。

相比日渐触及天花板的网文市场,并购新丽传媒可以为阅文继续讲基于IP的泛娱乐版权开发做铺垫。全面装入新丽传媒,对于较巅峰值滑落了近300亿港币市值的阅文而言,可能更容易说服资本市场继续为这个“中国漫威”买单。毕竟,借由腾讯泛文娱体系中强势的渠道资源,以及理论上协同性更强的公司组合,中国漫威的IP到影视化路径极有可能成功落地。

阅文称,其丰富的内容库将与新丽传媒行业领先的剧本开发及制作专业实力实现相互赋能、相辅相成,加速阅文集团旗下高质量原创IP的影视化开发,同时通过联动进一步打通产业链。

“收购新丽对阅文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能够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优化为作家和用户提供的服务。我们相信此次联合将为阅文股东创造重要的长期战略价值”,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表示。

两者的合并,也给腾讯的泛娱乐体系提供了新的故事。目前,在中国迪士尼的诱惑下,建立强劲的IP开发链条既是提供想象力的关键部分,也是所有玩家需要踏出的重要一步。

数字阅读作为一门流量生意

0.jpg

2017年11月,阅文集团香港上市

目前,在线阅读仍旧是阅文的主营核心业务。2018年上半年,阅文的在线付费阅读收入规模为18.5亿,占总收入比重81.1%。阅文平台上拥有超过730万名作家,自有平台上拥有1020万部原创文学作品、和来自第三方在线平台的34万部作品及17万部电子书。这些内容为阅文带来了占比近50%的活跃用户。

但付费阅读市场规模的有限性显而易见,这种增长见缓的趋势已经显示在最新财报中。阅文在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只有18.6%,而在去年收入增长还高达60.2%。

IP形成的点击量也不会永远是阅文的核心竞争力,更不能长久地支撑起阅文集团660多亿的市值和罕见的100多倍的市盈率。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网文用户增长的瓶颈已经开始出现,付费市场规模的增速处于逐年递减的状态。根据方正证券研究所的数据,如果将用户渗透率、付费率、ARPU值作为关键假设指标对未来网络文学付费市场规模进行测算,2017-2020年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市场规模分别为64/86/111/137亿元,增速将从39.9%逐年递减到22.9%;网络视频付费市场、网络音乐付费市场、网络文学付费市场长期市场规模分别为1448/1086/679亿元。

阅文财报显示,其自有平台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在今年上半年同比减少了7%。

在有限的市场中,除了盗版的冲击,阅文需要面对的还有阿里文学、掌阅、纵横文学等直接竞争者。阿里文学更专注于军事、二次元、科技等题材;A股公司掌阅通过差异化运营和与手机厂商的合作,也稳坐第二把交椅,目前100多倍的市盈率已经与港股阅文不相上下。

新的超级流量入口也会给阅文的在线阅读业务带来更多的竞争者,因为目前阶段下的数字阅读本质上是一门流量生意。2017年,WiFi万能钥匙曾宣布收购网络文学平台逐浪小说网,拥有56.5亿次下载量的WiFi万能钥匙成为逐浪新的造血机器。用户在WiFi万能钥匙的主页点击小说,就会直接跳转到逐浪小说。

关注这一领域的不仅有百度、阿里巴巴,还有跃跃欲试的今日头条。QuestMobile《2017年数字阅读报告》显示,随着头部作家的签约和内容生态的完善,书旗小说和百度阅读的用户活跃率在2017年得到小幅提升。

传统线上阅读平台之外,对话体、AVG等更具互动性的新型阅读形式正在蛰伏期。直播、短视频平台和漫画平台、以及聚焦于年轻人文化的视频网站也都在抢夺大量的年轻用户。

随着资源进一步向头部作者倾斜,维持现状很可能需要阅文支付更高的成本。阅文集团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的内容成本上涨至7.4亿,同比增长32.6%;同期其在线阅读收入增长13.3%。阅文于香港上市时,联席CEO梁晓东曾表示,文化产业很难做到垄断,因为永远都有新的内容产生,阅文只能不断地挖掘新品类作品和新生代作家,持续加大在内容积累上的投入。

很明显,在线付费阅读并不像视频付费等业务具有更大的想象力。乏力的阅文需要新的故事和强劲的收入增长点。

“这是行业的挑战,也是阅文的挑战”

【.jpg

新丽传媒曾与腾讯影业针对《庆余年》等项目的开发达成长期战略合作

港股的投资者们一度十分看好阅文的泛娱乐IP战略,刚上市时的阅文市值也曾一路冲至近千亿。

历经起点、盛大等多次网文江湖变迁的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在阅文上市前曾公开表达过网文价值被低估的观点。2016年年中,阅文集团入选艾瑞最新发布的《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估值榜》,被估值20亿美元,但吴文辉并不买账。

“网络文学不只局限于文学创作,更是泛娱乐战略最核心的一环,而目前行业尚未看到网络文学在泛娱乐链条上释放出的全部价值,这是阅文被严重低估的原因之一。”

2017年,IP授权运营曾给阅文带来3.6亿元收入。除了参投影视剧之外,阅文还基于原创内容版权,主导制作了一系列改编动画,包括《全职高手》《斗破苍穹》,阅文还围绕《全职高手》进行了主题人物形象的开发及主题餐厅的开设。

但是,被寄予未来价值的版权运营在2017年占比下滑到8.9%,阅文的市值也较巅峰时期减少了近300亿港币。

这让阅文曾经一度遭受市场质疑。阅文集团副总裁张威6月份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未来阅文的版权营收会越来越多,“我们希望版权在其中的占比可以不断的成长,这是我们的目标”。

其半年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阅文的确加快了版权运营的发展速度,版权运营收入为3.17亿元,占比13.9%,同比上涨103.6%。阅文不仅授出60余部作品的改编权,还投资了包括《庆余年》《黄金瞳》等10个影视剧,《斗破苍穹》等10多个动画项目也相继上线和开发中。

不过,授权的天花板仍旧有限,因为阅文并不拥有所有IP的影视改编权。而绝对头部作者如江南、天下霸唱等人都会与合作伙伴成立专门的版权运营公司,针对某一系列作品做全版权开发,把最大的变现价值握在自己手里。在阻碍阅文成为中国漫威的路上,还有类似于豆瓣阅读这样的垂直选手,他们正在通过更加精细化的原创精品IP孵化模式,抢夺成为“中国DC”或“中国漫威”的席位。

自成立以来就在寻求网文价值链条化和深度化的阅文到现在都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2016年,阅文就提出了“IP合伙人”的概念,主张作家、粉丝、影视游戏动漫开发方、资本方等通过阅文串联起来,甚至针对高端IP成立IP运营公司,在视频、游戏、漫画等领域进行多次开发和变现。包括新丽传媒、腾讯影业等影视和动画公司因此成为阅文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阅文希望开放大量的头部与中部的作品,迅速打通与影视公司的协同渠道,将这些作品快速影视化。

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当时曾表示,国内IP商业要抓住万亿大未来的风口,就需要借鉴漫威模式,“以IP为核心,全产业链协同形成新生态”。

在今年上海电视节期间,阅文宣布再次升级“IP共营合伙人”制度,强调“共赢”、“共创”、“共营”,以此将单一的文学出口覆盖到影视、动画、游戏等各个内容形态。比如,阅文旗下拥有全开发版权的《全职高手》,此前已就线下旅游业、以及实体餐饮和快消模式进行多业态链接。

截至目前,阅文还没有向市场证明其版权运营增值的大空间。阅文上市时,吴文辉曾发表讲话称,阅文甚至互联网文学行业在这一年里也面临巨大的挑战。虽然这一年大家对IP进行了进一步的拓展,大量的IP被改编成影视剧,但在IP变现方面,市场依旧没有找到特别完整的商业模式,国内在IP开发方面的工作还是处在比较粗糙和简单的时期。

“这是行业的挑战,也是阅文的挑战,比如我们将一些大IP的版权授权给游戏、影视公司开发产品,但该IP后续的生命力和它的衍生开发除了我们之外,好像合作伙伴都不太关心。而我们授权后,在后续的开发中很难再干涉对方的开发计划,所以我看到很多好的IP被这样浪费掉,觉得很可惜,但这就是今天整个行业遇到的问题。”

吴文辉谈到的这种情况让市场逐渐开始对“IP”和“流量”报以更保守的态度,影视公司对IP的价值认知也开始逐渐回归理性。

目前情况下,不管是阅文还是腾讯互娱,占有的只是靠点击量堆起来的IP热度,但拥有原创、改编、制作能力的制片公司才是整个泛娱乐IP开发中的核心竞争要素。可以对比的案例是,漫威与迪士尼等六大制片厂的合作,后者的影视开发能力让IP得以呈现最大的商业价值。

阅文急需更加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来打造一个典范性IP开发案例,来重塑市场对于IP和阅文自身的信心。

新丽的加入,可能会成为阅文成为中国漫威的重要助力。“质量免检”的制片公司,新丽传媒拥有持续制作头部影视内容的能力,大量编剧、导演、制片等核心人才是这一能力的基础,理论上最有可能完成IP在视频环节的价值最大化。

阅文也明确表示,收购新丽,将会让其对改编流程有更大的控制权,从而给IP流转带来良性循环。

根据双方协议,新丽传媒既有的管理团队将会继续负责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业务,并有权对原创内容进行挑选,包括从阅文以外的平台选取素材。新丽传媒将在阅文集团帮助下,接触阅文集团的内容库、作家平台及编辑队伍等资源,为观众创造更好的内容,实现共融共生。

】.jpg

吴文辉在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

生态文娱肉搏战

在两个大文娱集团的竞争层面上,阅文与新丽的重组,可能是腾讯疏通整个管道的又一个阶段性开始。

上世纪以来,通过参股或投资IP公司,迪士尼、华纳兄弟等电影公司得以掌握漫画、文学等IP源头,实现了从IP孵化到影视化产出的完整链条。2009年,迪士尼曾以42亿美元的高价将漫威漫画公司并购,后者拥有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绿巨人等8000多个漫画形象和角色,并与20世纪福克斯、索尼影业合作拍摄了《X战警》《神奇四侠》《蜘蛛侠》等系列电影。在被迪士尼并购之后,漫威的几千名漫画形象被有效地开发,并经由迪士尼的发行网络传递到世界各地。

理论上,被并入腾讯互娱的阅文也可能发挥类似“漫威漫画”的作用。阅文集团是腾讯旗下腾讯互娱五大板块之一,也是动漫、影业、游戏、电竞四个版块的内容源头之一。考虑到社交业务、腾讯视频的加注,和腾讯在新零售领域的布局,叠加了文娱和消费、线上和线下的“迪士尼2.0”传媒集团,理论上可能会成为腾讯的阶段性终途。

但即使单单在腾讯互娱内部,阅文的“中国漫威”协同效应都很难落实。比如《择天记》的开发案例就不算成功。腾讯内部在泛文娱体系上的整合也不算顺畅,类似腾讯影业与企鹅影视的各自为政并不鲜见。

在整个泛文娱市场投资速度加快的阶段,腾讯如何建立内部更为统一和流畅的“大文娱”体系,一直被市场所期待。特别是在游戏生态非常完整和强势的前提下,如何打通基于视频平台的文化娱乐生态、高效率调动资源,也是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

尤其在文娱产业逐渐进入成熟期之后,大型传媒集团席位的争夺将会成为接下来行业竞争的焦点。平台性公司要做基础设施,做开放连接,布局更多的内容公司,保证自己在市场上能够优先拿到头部内容,因为精品内容是广告、会员、IP衍生价值的首要条件。

随着泛娱乐战略整合今年普遍进入攻坚期,多个玩家都已经开始实践IP到制作环节不同的运转模式。

在爱奇艺“线上迪士尼”的愿景中,文学、漫画、轻小说、网络游戏、商城等服务和内容,会通过IP串联起来,形成“一鱼多吃”的商业模式。今年4月,爱奇艺投资了二次元小说平台“轻文轻小说”;到今年5月,爱奇艺的“云腾计划”已经完成了三期,这一计划致力于向行业开放爱奇艺文学的文学IP进行改编。

阿里文学则聚焦于差异化内容的纵深运营,发力现实主义题材类、热血军事类、青春励志类、二次元小说等品类;今年1月,阿里文学将其定位调整为以阅读平台和IP联动平台为基础的综合性基础设施体系,基于阿里大文娱资源,在影视化、IP衍生开发等方面增加IP的衍生收入;上海电视节期间,阿里文学宣布成立IP影视顾问团,后者将为阿里文学的作者创作提供影视化方向的指导和参考意见。

罗立曾强调,“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比肩漫威、迪士尼,向着‘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的目标,去实现全球化的文化大繁荣。”

新丽的注入有可能改变阅文在IP链条化开发环节中的被动局面。由同一利益集团进行分工,理论上会降低IP开发的沟通成本和制作成本。换句话说,通过制作公司加IP库的组合搭配,IP的价值耗损就有可能一直维持在最低程度,理论上就有可能成为一个产业链完整、规模化生产和产品质量稳定的制片公司。

在不同大文娱体系就IP开发的不断调试之间,真正壁垒的建立取决于IP在各个环节中流通和增值的速度有多快。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三声”,作者邵乐乐、黄云腾。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三声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三声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阅文升级,新丽入海:马化腾的155亿“阳谋”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