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公文式教育“敲开”中国课外辅导市场的门

作者:郑勇 发布时间:

公文式教育“敲开”中国课外辅导市场的门

作者:郑勇 发布时间:

摘要: “公文式”教育是指导教师根据学生的能力提供最合适的学习材料。 在全球应用的“公文式”教育能否在中国与互联网结合?

春节前,见到了一位失去联系七八年的朋友。朋友相见,难免问及最近的情况。朋友讲,引进了台湾的一种数学思维课程,并且与两家幼儿园开展合作。这种数学思维课程很神奇,孩子们学习一段时间后,让人觉得一个个仿佛都是“数学天才”。

笔者随口问道,莫不是“公文式”教育。朋友点头称是,又补充道,这是台湾那边的专家以“公文式”教育为基础,开发的更适合中国人的数学思维课程。

事实上,无论怎样的研发、如何的本土化,归根结底都是山寨版的“公文式”教育。不过,从另一个层面也说明,“公文式”教育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学习效果。

提起“公文”,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函件、请示、报告、回报、总结等形式的文件。其实,公文的全球通用名称是KUMON,只是在中国被称作“公文”,而且只能被称作“公文”。因为公文式教育的创始人名叫公文公,而且今年是他诞辰100周年的日子。

那么,公文到底是什么?公文看似一套学习材料,抑或是一套习题集,但又不是一套学习材料或习题集。反正,在公文指导教师的辅导下,上海一名一年级的小学生自己做完了公文数学的全部20级习题册,现在正在自学大学函数。所以,笔者对“公文式”教育感到很好奇。

说起来,公文式教育的诞生也是由于应试教育。大约50多年前,日本的一位妈妈在洗衣服的时候,发现小学二年级的儿子裤兜里有一张分数很不理想的数学考卷。孩子的妈妈向身为高中数学老师的丈夫抱怨,没有关心儿子的数学学习。从那以后,父亲开始亲自辅导儿子学习数学。

这位父亲的名字叫公文公。公文公教儿子的方法与众不同。因为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提高学习能力,即使升入高中阶段也能轻松学习。因此,与其在家里按照学校教材的顺序学习,不如学习高中数学所需要的内容,即集中提高计算能力并提高数学能力。

为了儿子,公文公开始制作从小学算数到高中数学的连贯有序的学习材料:一张A4大小的两孔活页纸上,正反面都写有计算题目,而题目是从最基础的内容开始,按阶段地为儿子能熟练掌握计算而编排。

每天晚饭前30分钟,儿子一个人开始解答父亲制作的学习材料。父亲晚上回来后进行批改,然后制定第二天的作业。第二天的作业难度比前一天稍微提高一点点,既巩固以前学习的知识,有加入了必要的复习。

即使儿子有不明白的问题,父亲也不作答,也不针对错误的地方加以说明。而是在制作第二天学习材料的时候,加入一些简单的问题、提示或例题,让儿子在解答时能够自留留意正确的解法。

在父亲亲手制作的学习材料引导下,儿子“自学自习”,发现并学会解题方法,凭借自身能力进行下一步的学习。等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儿子学完了微积分,达到了“小学生阶段学完高中微积分”的目标。

公文公由此得到的启发是,孩子拥有很大的潜能,只是被父母和周围的大人随意地“到这里”划线加以限制。如果能够针对每个孩子不同的能力进行辅导,他们就能成长得更快。于是,公文公“下海”创办了公文式教育。

如今,公文式教育已经成为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西方国家很流行的教育产品,全球每天几乎有超过400万名学生在各自的家庭或者学习中心使用“公文式”学习方法学习。

笔者特别翻阅了公文学习材料中的乘法部分。“公文式”教育一样需要背乘法口诀,但是对应乘法口诀的是同一数字的连加计算。这样,学生们既能够锻炼计算能力,又能够知道乘法口诀的来历。

“公文式”教育最早登陆中国的台湾、香港,之后才陆续进入到中国内地的广州、上海、北京,因而在内地的课外辅导市场有些“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感觉。抑或因为是来自日本的“舶来品”,“公文式”教育害怕遭到国内培训教育机构“砸场子”吧。

其实,培训教育同样无国界,“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耗子就是好猫”。笔者的一位朋友住在望京,女儿也成了“公文式”教育的受益者——三年级即学到了国内初一的数学。不过,朋友也感叹,女儿每天坚持完成一篇“公文”的作业有点儿难,得连蒙带哄加奖励。“公文式”教育依靠的是持之以恒地坚持,难怪也只有日本人能够琢磨出来。

依笔者个人观点,公文式教育采用小步渐进的自学方式,题目与题目之间关联、知识点与知识点之间关联,使得学生不用太费劲就能稳步升入更高一级的知识点。因此,公文式教育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学生的坚持以及家长的持之以恒。

在中国的课外培训市场,“公文式”教育也算是自成一体,数学内容从数数开始,一直到高等积分、高等微分和微分方程。学习者从3岁就可以接触公文教育。至于什么时候完成全部教程,则依据过个人的学习水平和能力。在公文式教育的每个级别最后,还有一个“终了测试”,根据所用时间、答对题数形成一条坐标曲线,以此判定学生的学习效果,从而决定是继续学习还是返修。

需要特别一提的是,“公文式”教育不等同于学校教育。学校教育主要是教师使用教科书或学习材料,按学年去教学生,其主角是老师。“公文式”教育则是指导教师根据学生的能力提供最合适的学习材料。

在当前在线教育风起云涌的大背景下,笔者倒觉得,“公文式”教育如何能够与互联网结合,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不知道国内在线教育机构是否有与日本“公文式”教育携手的勇气和魄力。

欢迎大家关注九宫八卦微信公众号:zy622005118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公文式教育“敲开”中国课外辅导市场的门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