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GET2018】清华附中朝阳分校周欣:教育是服务还是启蒙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GET2018】清华附中朝阳分校周欣:教育是服务还是启蒙

作者:子航 发布时间:

摘要:在演讲中,他分析了教育培训机构如何平衡教育和商业之间的关系。

周欣立思辰.jpg芥末堆 子航 11月19日 报道

11月14日,在主题为“碰撞·演变”的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上,清华附中朝阳分校北京市语文骨干教师周欣做了以“教育是启蒙还是服务”为题的演讲。在演讲中,他分析了教育培训机构如何平衡教育和商业之间的关系。

以下为周欣演讲实录:

缘起是我去年评上北京市语文骨干教师,需要做一些教师培训。虽然教育部不允许老师当家教,但我不教学生,教老师还是可以的。所以我朋友帮我联系了一家教育公司,每天做两三个小时的讲座。第一次做完讲座后,负责人给我提了一个要求,希望我讲这些内容,但这不是我想讲的。我觉得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已经很多年了,这些东西有它的一套研究我讲的目的是什么呢?

教育机构有这么一个困境:我要挣钱,但我要做教育。这就回到最本质的问题上,到底我们是老板,还是老师?所以我们到底教什么东西,到底要不要教方法?

无论是说一节语文课没有语文味,还是说因为有语文味这堂课不错,这都很荒唐。因为我们不会说一个苹果不错,就说它有苹果味。那么为什么语文课有语文味变成了一个好事呢?我觉得可能因为我们教方法太多了,偏离了教育的本质。因为教方法好像可以帮我们提分,这就变成了服务。所以教育到底是启蒙还是服务?

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眼光的问题。我们到底是做企业,还是做教育?我觉得这一点很多人没想清楚,或者很多人都是披了教育的外衣,就像原来是教育机构,现在叫教育培训机构。但家长其实比自己的孩子对教育培训机构更感兴趣,也更愿意花钱。为此我列了三条原因,最后一条原因最核心,这导致不管教育机构怎么做,都一定会挣到钱。因为家长有一份内疚感,这很重要。

举个例子,我在一个机构录了很多课,然后我跟这个机构要到了优惠,只要是我的学生登录,就可以得到500元。这些钱除了购买我的课,还可以买别的课,我跟学校300个学生说了这件事情,但没跟家长说。过了一个寒假我问后台有多少人报名,报名登录的人只有30人,而这30个人中,有3个人是我在课堂上现场演示怎么登录进行的,此外看过超过一节课以上的就5个人,那5个人只看了两节课。他们看的原因是原来周欣上课长这样,更多是好奇,而不是学知识。

这个事情后我在学校里成立了一个课外班,一跟家长说,一下来了122人报名,一直上课下去的就沉淀了50多人。所以大多数孩子其实对课并不感兴趣,但并不妨碍我们挣钱,只要家长投钱就可以,这是家长。

从孩子的角度来讲,大部分的学生对老师是否关心自己,语言表达能力如何有判断力,但对老师讲课水平高低、讲课内容是否重要缺少判断力。可能只有前20%的顶尖学生对老师的教学水平是有衡量的,大部分学生对于老师没有概念。

从教育机构的角度,提分涉及到中考能力。平时我们的阅卷得分率是70%,大作文平均分控制在33%分左右,名著阅读是70%,基础知识是70%。我们先看1000份学生的答案,平均分到3.6分,这就是我们阅读的答案。今年没有小作文,前年有小作文,满分10分,北京市的平均分,有一年是9.4,有一年是9.6。我们平常阅卷不可能给10分的,我们平常都是七八分,因此,整张100张的试卷的话,中考红利大概有11分。

我想说平时阅卷有标答答案,中考前各次考试目的是查漏补缺,越是名校,分数相对压的越低。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各类机构如果是以提升中考语文能力为目的的提分班是没有办法的。这一点大家有保障,可以放心。大家知道一直能够存活下去的原因根本点在这,并不是你的老师教研水平多高,押中考点了等等,跟这些没关系,就是中考红利问题。

回归教育本质,我总觉恐怕有些教育机构和学校、和教育是无法调和的。比如说教是为了不教,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我们服务的目的是教是为了更多的教,好老师是最重要的。追问一句,上北大的人,中学的时候一定是个好老师吗?老师绝不是第一位的。但我们教育机构为了生存,一定要把老师提出来。从马克思角度来讲,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强调的是义务教育是免费的,教育机构必须要付费,而且付费越多,这个差异一定是有的。这几条在我看来是无法调和的矛盾。

我觉得孩子是自由探索认知世界,人品是最重要的,分数可以放在第二位。但现在我们的社会大部分孩子是别人带领之下,都是安排好的,我给你提供一个你应该学的课程,孩子是没有参与权的,是大人决定孩子学什么课程,因此成绩是最重要的。而其实在大人决定他学什么课程之后,所谓从兴趣出发,可能也就变成了一句空话。

我觉得服务和启蒙有一些融合,刚才觉得我个人觉得不大能调和的地方,接下来我觉得教育机构可以做点什么事情?我觉得可以考虑一点,真正的个性化服务。大家注意到,现在不大提集体主义这个词了,大家想一下,多少时间没有出现过集体主义这个词了,我们小时候都是提集体主义的,而学校这种班级授课制,其实是应该培养集体主义的。但是让现在的学校强调个性化教育,个性化教育应该是家庭完成的,学校应该培养集体主义,这是一个正常的做法。但现在学校提倡个性化教育,然后就把老师逼的很痛苦,但是这一块教育机构可以完成。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18】清华附中朝阳分校周欣:教育是服务还是启蒙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