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集团化办学十七年,促进教育公平的故事讲通了吗?

作者:9蛋 发布时间:

集团化办学十七年,促进教育公平的故事讲通了吗?

作者:9蛋 发布时间:

摘要:优质教育资源再分配?

微信图片_20190326144544.png

芥末堆 9蛋 3月26日报道

2013年3月19日,一大早,8位新入职的清华附中永丰学校老师来到清华附中本部,与本部老教师拜师结对。悬挂巨大清华附中校徽的蓝色背景板前,年轻教师手持聘书,合影留念,笑容十分灿烂。

作为集团校,与本部清华附中的“血缘关系”显然为清华附中永丰学校带来许多实际收益。除教师队伍建设外,清华附中永丰学校还与本部共享办学理念、管理模式、课程教研、场地设施等。

“所以集团化办学不是简单的物理整合,而是一种化学反应。”在本部派驻集团校的执行校长孟卫东看来,集团化办学本质上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

作为教育部及各地力推的教改重要方向之一,自2002年全国第一个公办基础教育集团成立以来,发展至今,集团化办学的规模、影响都已初现。但与此同时,由于问题复杂、牵涉面广、利益冲突激烈等原因,推进常常很难。那么未来,集团化办学还有哪些亟待突破的难点,又有哪些新的发展方向?

背景:公平导向,政策支持的“集团化”

“集团化”概念最早出现在企业。所谓集团,是指以母公司为基础,连接多个公司,组成共同体,集团成员在研发、管理等各环节紧密联系,资源共享,共同发展。

在教育领域,职业教育、民办教育最先关注集团化办学。2002年,全国第一个公办基础教育集团杭州求是教育集团成立。

虽然讲得同是“复制”优质教育资源的故事,但与民办教育扩大规模、边界的初衷不同,对公办基础教育来说,集团化办学的关键词无疑是“公平”。

也正因如此,在公办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探索之路中,可以清楚感受到政策的支持与护航。

  • 中央层面,除多次发文明确支持推进外,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也曾强调,推进教育均等化要做好的三件事,第一就是推进优质学校集团化办学。

  • 地方层面,以北京、上海、杭州、深圳为例,四地都在其《“十三五”时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提出,要支持推进集团化办学,并出台具体实施意见,通过政策倾斜,帮助学校解决经费、教师编制等问题。

“政策(对办学)帮助很大,如果不是政府给政策,我们很可能连老师都招不来。”作为“名校+新校”的集团化办学模式的典型代表,清华附中副校长、清华附中永丰学校执行校长孟卫东说。

公开资料显示,清华附中永丰学校由清华附中冠名并承办,海淀区教委斥资近3亿,全额拨款。教委对学校的期待不低,希望学校“九年分三步走,快速建成一所海淀区北部新区的优质完全中学,为海淀区北部新区高科技技术企业科研人员和周边居民子女提供优质教育”。

学校建成后,海淀区教委相关领导也多次来到学校,进行调研,并表示要充分加强沟通,如遇困难,教委将给予必要指导与支持。

现状:规模、质量能否兼得?

政策护航下,从2002年第一个公办基础教育集团成立发展至今,以规模论,以北京、上海为例:

  • 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介绍,截至2019年1月,北京已形成158个教育集团、410余所集团学校,北京25%中小学已经入“团”。

  • 《中国教育报》报道,截至2019年2月,上海已建设学区、集团190个,覆盖70%以上的义务教育学校,基本形成学区化集团化办学格局。

发展不可谓不快。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集团化办学的高歌猛进似乎总与“有名无实”、“流于形式”的质疑相伴而行。

《瞭望》新闻周刊曾报道,杭州教育集团推行之初,有的区一夜之间就出现了8个教育集团,甚至有的校长都不知道自己学校已经换了牌子。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西城区黄城根小学校长麦峰也在今年北京两会,相当不客气地指出:“对于集团化办学,家长们会发现,尽管孩子们穿着同样的校服、别着同样的校徽,甚至做着同一张试卷,但实际上并没有享受到同质的教育。”

屏幕快照 2019-03-20 下午8.06.37.png

“您对集团化办学有无担忧?”调查结果

为了解家长对集团化办学的看法,不久前,芥末堆调查了近五十位家长,结果显示,58.82%的被调查者担心规模质量难以兼得,收效有限;17.65%的家长担心名校优质资源被稀释透支,对名校造成伤害。此外,52.95%的被调查者表示,对教育集团中的相对薄弱校并不认可。

屏幕快照 2019-03-20 下午6.24.45.png

图为“您对教育集团中的相对薄弱校是否认可?“结果统计

或许是看到这一现状,2018年,北京发布《推进中小学集团化办学的指导意见》,着重强调中小学集团化办学要在研究基础上,合理确定集团规模,避免盲目求大求全。

清华附中永丰学校执行校长孟卫东也在采访中表示,集团化办学不是物理整合,而是化学反应,因此重点不在扩张规模和速度,而是带给教师学生实际效益。

“铺得太大、太快,一是容易出现‘有名无实’现象。二是即使总校真心帮助,一味输血,造血能力跟不上,资源、精力也容易被透支。”

难点:如何促进教师流动

具体到办学层面,外界一直有声音认为,名校的核心是名师。因此,教师流动无疑是目前集团化办学的重难点,也是未来改革的重难点。

芥末堆调研数据显示,在集团化办学可能带来的积极改变中,76.47%的被调查者最看重教师干部交流

屏幕快照 2019-03-20 下午2.41.59.png

图为“您最看重集团化办学带来的哪些改变?”结果统计

但显然,承担集团校新教师培训、发展责任,同时不断输出自身优质教师资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这个问题,目前清华附中的原则是“确保教师同质”。做法是从招聘环节开始,各个分校的老师,都由清华附中用同一把尺子招。招来的青年教师经过讲座、师徒结对、岗位历练等一系列规范化培训,由一体化管理委员会安排,或留在总校,或分往各个分校。除此之外,日常工作中,分校与总校的老师也会频繁交流,流动。

“但目前主要还是靠校风和情怀,教师待遇、编制、职称评定这些相关机制不算健全。”孟卫东说。

他介绍,清华附中一体化学校的教师来源比较复杂,各种编制都有,有清华大学编制的、有清华附中合同编制的、还有海淀教委公办学校事业编制、海淀教委人才库编制的等,甚至还有跨区、跨省的编制问题。实际流动起来十分不便。“很多时候我们希望做到一碗水端平,却被相关机制限制住。”

而这带来的同工不同酬、职称评定困难等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部分教师的积极性。

采访中,有集团校老师告诉芥末堆,集团化如果办得好,对提升办学品质确实有好处,但问题是很多情况下,集团学校之间只有高层会重视彼此的关系,中层和老师参与意愿较低。

“因为不管强校弱校,各自的工作升学压力都很大。所以一旦教师的积极性损伤了,不管活动如何丰富,对教师来说都是负担。”

不过,乐观的是,政策层面已经关注到这一问题,并积极促进探索:

>>《北京市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将实行学区(教育集团等)内走教制度,给予相应补贴。

>>北京《推进中小学集团化办学的指导意见》提出,探索建立集团牵头校和成员校之间互派干部双向交流、互派教师轮岗交流的制度,探索集团内干部教师培养、培训、评价和考核等机制。发挥集团内优秀干部和骨干教师的示范带头作用,搭建干部教师成长发展平台,促进集团内干部教师专业发展、素质提升。

作为支持,《意见》为集团化办学提供了更加灵活和开放的用人制度。《意见》指出,中小学教育集团将创新编制管理方式,探索教育集团统筹协调与法人学校聘任相结合的教师编制管理机制。探索在集团内统一职称评审,职称评聘向跨校任职、兼课、指导的干部教师倾斜。同时按照多劳多得、优劳优酬的绩效奖励激励原则,科学合理核定人员薪酬。

再升级:减负背景下,纵向打造共同体

虽然挑战仍存,见效也非一朝一夕。但在调研中,芥末堆发现,58.82%的被调查者仍认可集团化办学理念,认为此举对教育改革探索是一件好事。

屏幕快照 2019-03-24 下午12.25.23.png

图为“您对集团化办学的理念是否认同?”结果统计

那么未来,被寄予厚望的集团化办学还有哪些可能的发展方向?

值得关注的方向之一是,未来教育集团内除了更广泛、更紧密的横向协同,还有不同学段纵向衔接的趋势。

北京《推进中小学集团化办学的指导意见》就提出:

中小学集团化办学将创新人才联合培养和贯通培养机制。对于同一学区内的集团,在坚持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原则下,按照北京市中考改革的方向和要求,积极探索集团各校间学生联合培养、贯通培养等试验,进一步完善集团化办学支持政策,扩大集团化办学的受益面。

在减负大背景下,北京市新中考改革的总体方向,无疑是突出素质教育导向,淡化应试,扭转唯分数的考试招生评价导向。

北京市教委于3月19日发布的《关于做好2019年高级中等学校考试招生工作的意见》再次验证了这一点。根据《意见》,除了以往实行的初中毕业、高中招生“两考合一”,实现一考多用,减少学生重复备考的时间外,2019年最大的变化,是将初中综合素质评价成绩首次纳入校额到校招生,占录取成绩的30%。

孟卫东告诉芥末堆,在他看来,北京2019年新中考改革方案关键点中,有一点是“名额分配出局、综合素质评价入局”。

“这与清华附中一体化学校(集团)办学实践中,对‘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系统’的构建思路是兼容的。”孟卫东介绍,清华附中设有一体化学校管理委员会,也一直在探索各校间学生联合培养、各学段贯通培养。

联合培养方面,在高中学段,淸华附中本部接受一体化其他分校学生留学培养。贯通培养方面,以清华附中将台路校区为例,学校实行“初二贯通到高中”的培养模式,在培养学生全面发展的基础上、依托高校资源,着力发展体育特色和艺术特色培养。

但探索未有穷期,正如教育本身一样,集团化办学是一项投入大、见效慢的复杂系统工程,不过无论如何,分享优质教育资源,提供更公平的教育机会这个故事本身,已足够值得期待和等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集团化办学十七年,促进教育公平的故事讲通了吗?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