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长辈的“亲昵”行为,该被怀疑为“恋童癖”吗?

作者:侯虹斌 发布时间:

长辈的“亲昵”行为,该被怀疑为“恋童癖”吗?

作者:侯虹斌 发布时间:

摘要:亲子文化vs林暗草惊

yousef-espanioly-cD2KzhohMQc-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1/3

最近的观察者网和一些自媒体号,都转发了《每日邮报》7月16日报道的一则新闻:

去年8月,在新西兰基督城警方接到一对父母的报警。起因是这样的,在一个游泳池更衣室里,这对夫妇年幼的儿子在换衣服的时候,一位陌生的中国老大爷对他笑了笑,主动贴近男童,并伸手轻轻弹了弹(flicking)男童的生殖器;然后,Ren大爷余兴未减,又当着这位父亲的面,轻轻地“捏了捏(gently pinched it)”男童的生殖器。大惊之下,男童的父亲叫Ren大爷立即住手,然后拨打了报警电话。

Ren大爷仿佛才是第一次知道,这是对男童及其家人的冒犯。顺便说一句,他是2009年搬到新西兰的,已经快十年了。

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在法庭上,Ren大爷的女儿出示了一份文化背景报告,解释触摸男孩的生殖器在中国是一种常见的表达喜欢的方式,而Ren的辩护律师也表示,Ren的行为不具有危险性,不应该被驱逐回国,而且他现在的健康情况也不是很好(79岁)。

微信图片_20190722083223.jpg

日前,当地法院对此案作出宣判。法官同意这是一个“文化错误(cultural mistake)”,并认为这种行为在中国是可以接受的,“这种举动需要根据Ren先生的文化背景来理解,他的文化背景赋予男孩比女孩更高的地位和价值。生殖器被认为是受尊崇的男性的象征。”法官加兰德补充道,“Ren对自己给小男孩及其家人带来的情感伤害和忧虑感到震惊,他愿意尽自己所能来弥补。”

最后,Ren大爷被无罪释放,他向男孩的父母道了歉,并支付了1000新西兰元(约合4637元人民币)作为补偿,用于孩子的教育。

看完这个完整的新闻,我彻底无语了。

我愿意相信这个老大爷并不是真正的恋童癖,估计法院在研究了这位老大爷的履历之后也承认这一点。

但是,法院对他的谅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之上:中国文化里都是不自觉的恋童癖。他们是那么重男轻女,以至于格外爱慕男婴、男童的生殖器。——正因为人家新西兰法院说得没错,更让人难过了。

难道中国要向外输出恋(男)童癖文化了?

微信图片_20190722083442.jpg

来自网友留言

2/3

我知道,又会有人搬出文化差异了。

先来讲个故事。在2013年,华策会布鲁克林分会家庭协调员李江华讲述了多年前发生的一个家庭惨案,被很多媒体报道过。一名单身的华裔父亲独自抚养女儿,包括从小帮助女儿洗澡一直洗到10岁。但是有一天,女孩在上课回答老师的问题时,女孩回答是“是爸爸在帮我洗澡”。于是学校报警,当地儿童福利局介入,最终法庭判决这名10岁的女孩不能和父亲一起生活,要将女孩带走送到寄养家庭里。

但是这名父亲誓死要将女儿留在身边。在警方和儿童局工作人员上门强行要将女儿带走时,这名华裔父亲从厨房抄起一把菜刀,前来的警员掏出枪将这名华裔父亲击毙了。

这是一个悲剧,结局本不至于如此惨烈。但我是非常支持把女孩从父亲身边带走的,因为,虽然不能证明这位父亲有“恋童癖”倾向或对女儿有何不轨,但他的性教育理念是极其落后的,剥夺抚养权一点儿也不冤。

微信图片_20190722083640.jpg微信图片_20190722083655.jpg

《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中,23岁的鲜肉董力和3岁的萝莉阿拉蕾在节目中的种种相处方式,不像父女,更像情侣。而芒果台无论在剪辑还是对外宣传中,都是以情侣档的姿态去呈现二人的互动,董力为了配合节目效果,也在采访中不止一次表示“阿拉蕾就是我的理想型”、“我会等她长大”。

10岁的女孩,有些已经开始性发育了;不要说是父亲,连母亲帮助洗澡,我也觉得非常不妥。而且,一般多大的孩子可以独立洗澡呢?早一点的,三岁开始自己洗澡毫无问题,五岁普遍都可以独立完成洗头洗澡了。如果是异性家属,我认为,超过三岁就最好避免直接帮孩子洗澡了。

再谈另一桩非常类似的事。

2001年,美国华人社区发生过一件引起强烈反响的案子。美国密歇根州一位中国新移民曹显庆与妻子有四名子女,其中两名女儿是妻子与前夫所生。由于8岁的次女(曹的继女)患有尿道炎,须按时涂药,曹显庆数个月来一直负责这项护理工作。2001年5月2日,曹显庆8岁的继女在学校被问及是否曾被人触及私处时,向老师说出了爸爸的行为。校方于是立即通知社会福利部和警方,警方和福利员在当日下午往曹家,以严重侵犯行为作理由,要求立即把4名小孩带走。曹显庆对他们开枪射击,警察开枪还击,在交火中,一名警察受了重伤,而曹显庆更受到致命枪击,在医院过了一个晚上后,不治身亡。

曹显庆主观上应该无恶意。但如果换我们今天来重新审视,美国对恋童癖的敏感和紧张,是有道理的。给8岁女童(非血缘关系,当然,血缘关系也不行)的阴道涂药,确实让旁人无法分辩是不是恋童癖,能做到第一时间把女童保护起来,非常好。

人家这才是对孩子的真正保护,防患于未然。

微信图片_20190722083922.jpg

曹显庆与妻子、子女

遗憾的是,两位华裔父亲可能永远没有想到自己“爱护”女儿的行为,会与“恋童癖”挂上关系。因为在中国,除了近年来由于微博和社交平台的兴起,有部分人对“恋童癖”开始有了一定的认知和提防之外,总体来说,对这个词几乎是毫无概念的。

这造成了什么可怕的后果?

一方面,有一些地下的、隐秘的恋童癖犯罪,非常自由,无所顾忌。那些是真正的、性质极其恶劣的犯罪分子,他们或者是乡村性侵儿童的教师,或者是活跃在特定的社交网络里,诱奸男童或女童、并且把他们的图片传播和分享、销售的恶人。但是,由于公开社会里回避“恋童癖”这回事,女童或男童(尤其后者)受了侵犯,家长根本不会报警;儿童色情图片网址也除之不尽、杀之不绝。

微信图片_20190722084002.jpg

微博上分享各种视频、图片的恋童癖账号

另一方面,就是中国人对儿童少年的身体极为不尊重。女童在八九岁还能在公共场合脱掉上衣、上身赤裸着换衣服,男童,直到十岁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当街尿尿。包括前几年我们看到多个反映中国的“素质低下”的证据,就是下至一两岁、大至八九岁的孩子(男女都有)在家长的陪同下,在街上大小便。我的疑惑不仅在于其家长公共道德的低下,还有:

父母怎么能这样裸露孩子的私处?为什么不给他建立起文明人类的羞耻心?

在这种心态下,同时伴随着“身体发肤,受诸父母”的传统观念,父母就似乎有权力处置孩子的身体。这两位中国父亲,如果深受这一套理论的浸润,帮年龄已经不小的女孩洗澡、处理私处,是有可能的。

虽然不是恶,但是极其愚蠢。

在中国,没人管,法律还不够健全、儿童权益也得不到保障;但是带着这套观念去了美国,就有法律去管了。

微信图片_20190722084044.jpg

前央视主持人罗森友被英国警方发现他硬盘里藏有800多部色情资源之后被逮捕,因为那些色情片有很多都涉及到虐待女性、动物,以及恋童的内容,这在欧美属于重罪。

3/3

有时候,“蠢”与“恶”,是问题的一体两面。

李安的电影《推手》当中,就描述过这种差异问题。朱老移民到美国之后,与儿子儿媳一起住,傍晚给孙子洗完澡后,朱老逗着孩子,并查看了孩子的生殖器,然后很得意地说:

“哟,咱们传宗接代,就全靠这个小宝贝了。”

当然,小孩的妈妈、美国儿媳吓得直接把儿子抢开去了。

这个“朱老”,和文章开头的REN大爷一模一样。

微信图片_20190722084145.jpg

微信图片_20190722084158.jpg

《推手》

我倒不相信他们是恋童癖。法院说得对,在中国,男性比女性高等,“生殖器被认为是受尊崇的男性的象征。”两位大爷一看到“高等人类”的生殖器,就免不了有崇拜之感。

你说这是文化差异吗?确实也是。但那是一种落后的、低俗的、无聊的男根崇拜,穿着现代人服装的原始信仰,和正常人类文明的差异。一般人家说的“文化差异”,指的只是,你说红色好看、我说蓝色好看这种谈不上优劣的“差异”,但谁会把一个“生殖至上崇拜”的文明拿来跟正常人类比较出“差异”,认为可以各自保留其特色呢。

前面说过,在中国,男童与女童的身体权同样都不被尊重。大人看到婴儿,哪怕是路人,都会手贱地想去捏一下;熟一点的,还要强行去亲吻。如果幼童有自我意识了,回避了,大人还会骂:怎么这么不礼貌?给阿姨/叔叔亲一口、抱一下怎么了?

这方面,男童处境更糟糕。西方人对中国男童穿开裆裤,露着“小鸡鸡”满大街跑,就是为了方便随地大小便这一点,深感神奇,简直可以上他们的“迷惑行为大赏”了。

微信图片_20190722084327.jpg

《爱我就让我快乐》

生下了男孩,很多新手父母或爷爷奶奶,会忙不迭地拍下突出男婴生殖器的照片广为发布,“生出一个带把儿的啦”!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男婴们穿着开裆裤,由保姆、爷爷奶奶、姥 姥姥爷抱着在小区里逛的时候,也会像邀功一样,欢迎大家观赏男婴的“小鸡鸡”,甚至可以上手摸一摸、拽一拽,以显示其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一位博主在微博里贴出了Ren大爷摸男童生殖器的新闻,结果下面的评论可以把人恶心个一个筋斗:

这些女性老年亲戚们,对男婴、男童的“小鸡鸡”,有捏的、有弹的、有揉的、甚至还有上去用嘴亲的、嘬的……还有的表示,小时候回到村里,亲戚们就喊他过去摸他的“小鸡鸡”……

要是按西方保护儿童的标准,把这种行为认定为恋童癖,他们一定觉得冤死了。但是,真的冤吗?

微信图片_20190722084428.jpg

我曾亲眼见过一个例子。

十多年前,那时我还在上大学,坐长途火车的硬座。座位斜对面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七岁刚上一年级的男孩。中间发生了一幕:男孩爸爸笑着抓住儿子,扒下他的裤子,弹他的“小鸡鸡”,妈妈也笑着抱着儿子的手不让他遮挡,还一边说,“竖起来了竖起来了!”男孩都难堪得哭了,旁边的其他乘客还在起哄:“哟,还会害羞呢!”

我心里特别难受,但当时我孤身一个女孩,傻乎乎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只好戴上耳机假装看不见。要是换了现在,我当然会制止,外加报警。

真是特别替那些从小就没有任何身体尊严,被人玩耍着长大的中国孩子们悲哀。

你看看新西兰法院的判决里,虽然放过了那位老大爷,但实际上是给中国人打脸,我们给别国的刻板印象越来越丰富了:不仅包括重男轻女,包括单方面要求女方是处女,包括只生男孩,现在还包括了,中国文化里“恋童癖”是常事,所以不要跟他们计较。

满意了吗?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侯虹斌客厅”。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侯虹斌客厅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侯虹斌客厅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长辈的“亲昵”行为,该被怀疑为“恋童癖”吗?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