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学前立法在即,“资本不必撤退,转角便是机会”

作者:极致洞察 发布时间:

学前立法在即,“资本不必撤退,转角便是机会”

作者:极致洞察 发布时间:

摘要:未来1-3年,中端园的减少或将导致早教阶段,托管类、启蒙类、思维类产品获得市场。

click-and-boo-t43Q-NhSqhU-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学前新规出台近1年,距50%公办园在园幼儿及80%普惠园在园幼儿均差近7个百分点,这7个百分点如何实现突破?部分省市已出台的配备幼儿园标准及补贴标准是否有参考意义?

近1年阵痛期后,资本作何选择?而此次拟将学前教育法列入国务院2020年立法计划,又将释放怎样的信号?

*本文来源于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微信ID:ieduclub),作者时雨。

2019年幼儿园入园在即,但几个月前家长为争一个学位彻夜排队的场景历历在目。距《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已200多天时间,“公办入园难,民办入园贵”的问题依然存在,而这也直接影响适龄青年的生育愿望。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我国新生人口和出生率双双下跌,在人口结构日益老龄化的中国,解决学前教育问题刻不容缓。

但任何现象问题的解决都不是一朝一夕,《意见》出台200多天的时间里,各地实施细则陆续颁布,幼儿园改扩建、新增学位、生均补贴、整改小区配套园等动作也陆续进行,但过犹不及,在调整过程中,各地压缩高端园比例、强制民转普的新闻也不绝入耳。

如何平稳过渡?如何保障幼儿园降价不降质?民间资本如何介入?......都是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近期,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受国务院委托,作了关于学前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情况的报告。

报告中,陈宝生表示,2018年学前教育法已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纳入第一类项目。目前教育部正在组织力量对草案进行修改完善,拟列入国务院2020年立法计划。

距2020年指标均差近7个百分点

微信图片_20190826212719.jpg

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幼儿园26.7万所,在园幼儿4656万人。其中公办园10万所,占37.8%,公办园在园幼儿2016.6万人,占43.3%。较2020年公办园在园幼儿原则上达到50%的目标还差6.7个百分点;普惠园(公办园+普惠民办园)18.2万所,占比68%,普惠园在园人数合计3402.6万人,占比约73%,距2020年普惠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的目标也差近7个百分点。

7个百分点如何破?

微信图片_20190826212727.jpg

据统计,2017年底,我国公办园在园幼儿2028.6万人,占比44.1%,2018年我国公办园在园幼儿较2017年减少12万人,降低0.8个百分点。但普惠民办园在园人数,2018年较2017年增加167万人,普惠园合计在园人数增加155万人,较2017年增加2.4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2018年民办高端园在园人数较2017年减少98.6万人。

1.6万新建公办园

微信图片_20190826212734.jpg

据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评估,单个民办幼儿园平均学位约为154个,单个公办园平均提供学位250个。以2015年-2018年,全国在园幼儿总量的平均增幅计,预计2019年全国在园幼儿达到4730万人,2020年全国在园幼儿达到4830万人。要达到公办园在园人数50%的目标,需近2415万人在读公办幼儿园,目前还差近400万人,预计需要新建或改扩建近1.6万个公办幼儿园。

公开信息显示,公办幼儿园建设相关费用平均为4700万元,《意见》中提到建设公办幼儿园需充分利用腾退搬迁的空置厂房、乡村公共服务设施、农村中小学闲置校舍等资源,并以租赁、租借、划转等形式举办公办园。

若公办幼儿园全部采用上述方式建设,则平均单个公办幼儿园的建设成本将与民办幼儿园建设成本接近甚至更低,即在500万至1000万左右。

由此,1.6万公办园预计经费在1200亿元人民币,2018年我国学前教育经费支出3672亿元,若充分利用已有资源,目标完成率自然可达到100%,但在实际操作中,可能面临资源未能充分利用,同样普惠园生均补贴及民转普也会分销大量财政开支,因此1.6万新建公办园依然存在未知性。

民转普或新建普惠合计超过1500所

普惠民办园在园人数,2018年较2017年增加167万人,意味着在不考虑民办园关停的前提下,2018年新建民办普惠园或高端园转普惠园合计有1万所以上,假设2020年公办园在园人数达到50%,则民办普惠园在园人数需1449万人,原则上还需63万人入驻民办普惠园。但小区配套园整改治理也为普惠园增加学额。

报告显示,目前各地已完成小区配套园摸底排查工作,共摸排4.21万个小区,约有1.84万所幼儿园需要治理。据初步测算,通过治理将增加普惠性学位约37万个,《意见》中明确要求,小区配套园2019年需整改到位,即民办普惠幼儿园在2019年底将新增37万个学位。

由此,民办普惠园需新增约26万学位。即需要民转普或新建民办普惠幼儿园合计超过1500所。但考虑到普惠民办园分布不均衡、野蛮生长后面临关停的风险,实际需要会更多。

各省市标准陆续出台

配备幼儿园标准

微信图片_20190826212740.jpg

幼儿园整治工作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各地实施细则也陆续出台,截至目前,北京、天津、河北、江苏、广西、山东以及海南省均已陆续出台实施细则,贵州省6月公开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7月5日已正式截至。

从已出台6省公布细则来看,基本对配备幼儿园标准做了较详细的规定,海南省每个市县都需配备至少1所省级以上标准幼儿园,天津市及山东省分别规定1500人以上设1所幼儿园及每3000-5000人设置1所6班以上幼儿园。河北省、广西省则明确规定一定人口比例设置公办园和普惠性幼儿园。

补贴标准

微信图片_20190826212747.jpg

上文提到若达到2020年普惠园在园幼儿比例达到80%,原则上需要民转普或新建民办普惠幼儿园合计1688所,但目前在民转普及新建普惠园的方式上还存在压缩高端园比例、补贴不到位、强制民转普等诸多问题。

今年年初,江苏徐州被爆强制收回民办园并改为公办,但补偿方案未达成书面意见,公办园接管也未能落实。除此之外,在其他省市也出现类似问题,据瞭望社报道,幼儿园建设仅用地成本动辄千万,再加上装修,前期成本可达上千万,河南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奖补资金以年为单位计算,每生不低于200元,这样的水平在全国属于中游,但与幼儿园办学成本相比仍然杯水车薪。

在我国幼儿园总量中,民办园的数量占据主体,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报告中指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民办园16.6万所,在园幼儿2639.8万人。相比2010年,民办园总数增加了6.4万所,民办园在园幼儿增加了1240.3万人,全国在园幼儿增量的70%以上都在民办园。

因此,我国学前教育的发展需要民办园支持,必须切实调动市场积极性,保证民办园在自觉自愿的前提下转化为普惠园,且降价不降质。

为此多地出台配套园补贴标准,北京市对新建普惠性民办园一次性扩学位补助10000元/生,生均补贴1000元/月/生;山东省设置710元/月/生的生均补贴标准,南京市则规定普惠性民办园按每生每年2000元以上标准实行财政补贴。

以北京市为例,若民办园在变成普惠幼儿园之前的收费是每月2000元,转普惠性幼儿园后学费降到750元,政府每月每人补贴1000元,朝阳区还会根据办园质量对普惠园给予400-700元/生/月补助,再加上各种租金补助,其实对民办园来说,并不是亏本的买卖。

因此,市面上民转普的各种论调下,暴露的或依然是政府补贴或执行不到位的问题。

审批配额1:4?

业内资深人士对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表示,当前各地方政府控制非普惠幼儿园比例,主要是由于普惠性幼儿园数量和学位数量还没达到目标。一般来讲,审批1个非普惠幼儿园,需要配备4个普惠幼儿园,背后需要更多的财政支持,地方教育局没有审批非普惠幼儿园的意愿。

同时他表示,目前各地都在陆续发布补贴政策,但整体而言补贴力度较小,落实力度地区差异性很大,这主要与地方财政有关。如果可以将补贴政策通过立法方式落实,对行业而言是一件大好事。

资本不必撤退,转角便是机会

去年11月《意见》出台,学前实体幼儿园上市退出通道基本关闭,社会资本也不能收并购非营利性幼儿园,幼儿园领域,资本可操作空间只剩单体高端园。但这并不意味着高端需求的减少,对于中间阶层的人来说,这一规定可能触发溢出效应,未来1-3年,中端园的减少或将导致早教阶段,托管类、启蒙类、思维类产品获得市场。

业内资深人士对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表示,A股上市公司在剥离幼儿园资产,是在响应国家政策,但美股和港股中也有不少持有幼儿园资产的上市公司,目前也没有剥离。

目前仍有一些境内公司、人民币基金在收购零散的单体幼儿园,基于ROE和现金流角度;规模较大的幼儿园集团目前是很难出售的,投资机会不成熟,至少要等待民办教育促进法完全落地后再看,可能存在营利性幼儿园的投资机会,但上市通道目前是没有的。

微信图片_20190826212755.jpg

据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统计,2019年上半年早幼教领域共发生投融资事件21起,同比下降45%,累计融资金额3.32亿元,同比下降77%,跌幅较大,虽有政策溢出效应,但短期内整体均受政策波及,绘本/玩具、启蒙英语、早教托管3大细分赛道虽较去年同期降幅明显,但同时这3大细分赛道也是2019年上半年早幼教领域融资次数前3甲。

就2019年上半年来看,早教托管领域获融资频次与金额均拔得头筹,绘本/玩具领域融资频次位居第二,但融资金额仅2640万人民币,位居第4。幼教平台类以8200万的融资额位居第二。

随着2020年,普惠园在园人数80%目标的推进,大量普惠园采购服务将涌现新机会,而溢出的高端市场,也会在早教托管、幼教平台等领域释放更多利好信号。

但同时我们需要关注到的一点是,与以往“行业早期,政策鼓励;乱象苗头,政策监管”不同的是,在尚处早期的早教托管赛道,相关政策规范已在酝酿,今年7月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意对该领域进行规范。

结语

毕竟教育最前端,若没有标准规范,除了可能造成的不可挽回的伤害之外,也会降低大众对社会的信任,降低生育意愿。

回顾当初的“红黄蓝”事件,虐童之后,红黄蓝股价跌幅40%,但仅仅在红黄蓝高管宣布5000万美元股票回购计划的一个周末后,红黄蓝股价即出现反弹。而新规发布的首个交易日,红黄蓝股价开盘不到3分钟跌幅达52%并触及熔断,复牌后继续扩大至56%,并再度熔断。众人讨伐的舆论压力不及一份文件,由此可见,立法的重要性。

此次学前教育立法也是试图彻底改变原有粗放建设的方式,着力补足学前教育设施短板,保障适龄儿童接受学前教育,但执行过程也需循序渐进,资本和教育的结合有利有弊,2020年学前教育目标的达成需要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因此社会在要求资本保有教育初心的同时,也必须顾及资本的利益。

此次拟将学前教育法列入国务院2020年立法计划,希望在2020年学前教育各项标准均达标的情况下,给社会、给大众传递更积极的信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微信ID:ieduclub)”,作者时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 极致洞察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极致洞察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学前立法在即,“资本不必撤退,转角便是机会”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