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一个普通教培老师的疫期故事:工资延迟,上老下小,存款2千

作者:凯文与心游 发布时间:

一个普通教培老师的疫期故事:工资延迟,上老下小,存款2千

作者:凯文与心游 发布时间:

摘要:“我确实有点崩溃,就着过年,一瓶一瓶地喝酒……家人不喜欢,我就蹲在小区角落里喝。”

图虫创意-530098289801953291.jp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我确实有点崩溃,就着过年,一瓶一瓶地喝酒……家人不喜欢,我就蹲在小区角落里喝。

春节时候,有人祝我“万事如意“。现在听来,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2020年年初,由于职业倦怠加上一些其他原因,就是不想上课。目前我就职的这个培训学校,因此我主动选择做了一次悠哉游哉的散人,去北京玩了一圈,回来随便带了几个课。与往年比,几乎就是休闲娱乐。

原本寒假是最能挣钱的一个“小阳春”,而我这样上课,自然是拿不到多少课时费。真正的旺季当然是暑假,但今年很可能也没有了。 

一月下旬,当我和妻回到我父母家过年时,气氛逐渐紧张了起来。

那段时间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先说本地培训班的情况,年前的课倒是正常结课了。然后春节放假,原定初八开始上课,但先通知暂定推迟一周上班。现在想起来老板还挺乐观的,不久之后又通知继续推迟上班,什么时候开始上班另行通知。 

可能有点慢热,或对环境不敏感,直到二月初我和妻子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时父母所在小城并无病例,而工作所在地情况一度非常严重。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7.46.png

工作所在城市,连续两次出现的聚集疫情,对我们心理冲击非常大。

反正假期延长了,我们就商量着先不回去了。正好孩子一直在父母家,由父母带着,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多陪陪孩子,一度还是挺开心的。

接下来,从一月到二月,从二月到三月,我如同坐上了情绪的过山车。

2020年的魔幻开局,从傻乐到抑郁

由于不常回家住,偶尔回来的我们只是凑合睡父母家里的沙发床。

网还是有的,但我是一个“反科技主义者”,长期用几百元的手机和杂牌电脑,开个视频就会死机那种玩意。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8.00.png

你绝对没见过的杂牌机。

我们夫妻都是培训行业,同赋闲在家——就很可能演变为“下岗在家”,同时卡在小城一隅,上有老下有小。

当然这次疫情中比我惨的肯定有很多,但扑面而来的焦虑还是让我的2月前半个月几乎崩溃。 大概每个人的承受阈限不同,我的阈限也许有点太低了,没经过什么大事。

为什么这么颓?时间需要往回到一点。

去年房东要卖房,一波又一波来“我家”看房的人让我受够了租房生涯。我们夫妻这几年也攒下一些积蓄,终于下决心买房。我心气比较高,比较敢借,银行贷款加上找亲戚借的钱,算是欠下了一笔巨款。原本没有太上心,觉得工作“稳定”,还钱不成问题,没想到赶上这次疫情。 

房本这东西好像有些神秘魔力。尽管欠钱,但去年11月拿到房本的时候,那个心态就是觉得完成了人生任务,天天看着大红本本傻乐。这也是我寒假班想清闲一番的原因之一。

1584340479623353.png

就是图中贴福字那间屋子,老房子,二楼,很小,但地点好,学区房,11月拿到房本,12月简单装修完毕,颇为讽刺的是,万事俱备,就是没来的及装网络

我的心理大概就是:反正干了十几年了,拿到房本了,以后日子还长,慢慢挣钱慢慢还。这种心情,有点难解释,但恐怕不难理解。 

中国人讲过年不欠钱。年前,我们东拼西凑把借亲戚的钱还了一部分。鹤岗买房后续故事中,“30岁没有2万积蓄”貌似引发了一阵群嘲。但我和妻子一个35岁,一个32岁,过年还完钱,再孝敬孝敬老人,手里连2千元都没有了,而且我们还有一个刚满3岁的孩子。

在那段时间,我确实有点崩溃,就着过年,从来不喝酒的我一瓶一瓶的喝 ,反正也不聚会了。一开始和老父亲一起喝,父亲发现我基本就是耍“酒疯”。

当然这个“酒疯“既不典型,也不Drama,我没有崩溃大哭,没有打人骂人,而是不停的说不着边际的话,比如:

”我还是去黄山隐居吧,那边才能真正静下来,可以写本书....”

不需要心理咨询师,我自己都能分析出来自己话中的”粉饰太平“和”逃避冲动“。

后来也没人理我了,家里住宿条件有限,五个人挤在一起,他们想躲也没地方躲,别别扭扭的。我也觉得这样不好,所以就想去住酒店。但酒店也不开门了,没办法,只能喝多了到小区的犄角旮旯待着。

1584340252622651.png

父母家小区里面的一个小亭子,是我的“据点”

那时候,还挺冷的,我穿着羽绒服,拿着一瓶酒,口袋里塞点吃的,喝多了就打开手机放歌,边喝边唱,可能吓到了不少人。

对了,我可能掉过眼泪,但记忆模糊。 

我本人毕业于一个还算不错的大学,在准一线城市,但学的是一个“非主流”专业。妻子在一个小城市学的英语专业,后来来到我大学所在的这个准一线城市安家。

妻子的工作一开始并不顺利,耽误了很多年,碰了很多壁,直到孩子出生之后才终于踏下心找了一个小品牌培训机构教幼儿英语。而我的工作经历就是简短一句话的事:K12培训机构教英语11年。

其实我们的竞争力是不强的。可是,怎么说呢,也许外人都看得出的事情,身在其中的人总是有意或无意的忽视掉。岁月流转,时间久了,以前劝自己的:“没事,等我考下来…,我就能…”的话也消失不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沦为了螺丝钉。 

太阳照常升起,从抑郁到一点希望

我担心的事情不断在发生:不断有机构倒闭;尽管全勤,妻子一月工资仅仅发了三分之一;我的一月工资延迟了一周,发了二分之一。 

幼儿课没有办法在线上课,当然,准确地说是,线下的幼儿课程在没有基础的情况下,没办法转到线上课。

我倒是也听说有做在线幼儿课程的,但那是先天的基因,一开始做线下班的是学不来的。

二月下旬,妻子所在的幼儿英语机构的大老板在内部已经宣布不干了,要“退休”。好在不是跑路,老板很仁义,说是即使卖房也会把窟窿堵上,会做好善后工作。当然具体到底是转让还是直接退费停业,还不是太确定。

关于”在线课“,我所在的学校其实也算是有一点点基础。一开始,学校免费开放了录播的网课和学校大咖的直播大课,就是那种大家到处能看到的免费赠课。 

不过我们都觉得这个意义不大,甚至会把自己“送死”。虽然我们品牌还行,但毕竟还不算全国知名的一线品牌培训学校。一个地方名校,烧钱做广告到处送课,图什么?

在开了很多在线会议后,我们总结了几点对于现实的考虑:

  1. 学校之前采购的在线平台,不论对学生还是对老师来说,使用门槛都稍高,也由于之前并不是太重视,其实大部分老师并不会用。

  2. 大家无法聚到一起,统一排课确实不现实。

  3. 班级情况太复杂,不同年级,不同学科,不同的班型。如何转向在线课,在哪个平台,怎么上,并不是一个领导能决定了的。

最终校长拍板,决定让我们自己联系自己的学生,自己摸索上课模式。每周二中午固定开在线例会,协调工作,提出问题,分享在线课心得。

“摸着石头过河”,是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我们仿佛成了游击队,化整为零,各战一方。 

让我不再消沉的也是学生们,准确来说,忙起来了,顾不上消沉。二月下旬,我开始联系学生,开了无数群,生活开始忙碌起来。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8.39.png

这是我微信端的几个群,另外QQ和猿题库也有群。 

家里没有地方,用的是我父亲的摆花的架子。没有设备,京东白条买了一个新电脑和一个新手机。手边没有教材,就用电子版或用手写。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8.51.png

我的“课堂”。 

上文我自诩“反科技主义者”,说到底其实就是懒,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睡觉。也就几天的时间,很多东西都弄清楚了。

微信视频是比较稳定的,而且所有学生和家长都有微信。建群,通知和上课都很方便;QQ群可以分享视频和课件,但稳定性不是太好,而且很多人已经弃用很久;腾讯会议不错,但不要高估学生和家长的操作能力,有些人确实连一个链接都打不开或忘记打开,当然也有可能是懒的打开。还有很多平台,比如Zoom,也都试过。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9.03.png 

微信和QQ的呼叫已经非常简单了,但依旧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很多事情确实不能想当然,不需要教课多年,也应该明白,在你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在人家来看未必简单。 

个人意见:技术上来说,例如PPT展示,界面安排,提问设定等等,确实很重要,但从另一个角度说也不重要。这一点其实可以类比教室和教师:教室当然必须有,设备能好当然尽可能好一点,比如互动白板确实很实用。但更重要的是人——教师本身。

我认为,所谓优秀教师,是不论是在高科技加持下还是简陋教室里,都能想办法上好一堂好课的人。 

注意,是想办法,没有人天生就能。

我在二月到三月摸索上课模式中,也遇到一些问题。比如首次直播相当的“词穷”。我们这类线下课培训课老师,课堂气氛很重要。我坐那对着摄像头,尴尬地讲了40分钟,最后我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了。结果原本2小时的课,就说了那40分钟。 

最开始的两三次课,翻车是经常的。比如网络卡顿问题,下午6点-8点可能由于用网高峰,网络经常不稳定。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9.13.png

卡顿问题好像是无解的,但我为了上网课,买的是5G手机,如果wifi不行,我会用5G的流量上课,基本问题不大。不过5G套餐和5G手机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贵。

直播中,有学生开麦,学生家长遥远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他妈的活着都难,还他妈听培训班的课。” 

也有初中学生忘了关麦,那边传来游戏的声音。

一个高三学生,其实一直学习还不错,可能是太过焦虑,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已经一周没有起床,床上吃床上睡,醒了就玩手机,别说培训班的课,学校的网课也不上了。是的,这是逃避。 

我非常理解家长的心情,我也可以原谅初中学员的贪玩,可我确实为那个高三学生着急。但我还是和他气急败坏的家长发微信说:“别逼他,他不容易,课能补就补点,之前孩子其实挺努力的了,可惜时运不济,如果我是他,现在也会焦虑。如果逃避真是他的选择,我们只能盼望他能早日醒悟吧。” 

这位家长给孩子看了微信内容,结果孩子同意继续上我的课。我真的很想多帮助他一些,毕竟高三了,还剩100多天高考,我很着急。 

大多数的对我们家长表示了支持。学校政策是可以退款的,但我带的学员目前无一人退款,我很感谢他们。

经过很多次调整,我个人感觉,大班集体直播要尽可能简短,以知识输出为主。为避免网络问题,也可以直接在微信群里发语音,之后分组小班上课。人数能少尽量少,时间允许尽量一个个的Call,双方开视频开麦。因为对K12阶段的学员来说,更重要的是陪伴和监督。 

生活并没有变好,一个不励志的结尾

这并非一个讲教学法或师德的故事。培训机构是收费的,培训班的老师不能和体制内老师做类比,学校才是教育主力,确实值得重视和赞扬。我们只是补充。

大部分机构为了经济利益,也是为了生存肯定是蠢蠢欲动,需要三令五申不能违规开课,大部分地方开学还不确定时间,上培训班的事儿估计还很遥远,这是对的。 

以上这些话千万不要往讽刺的方面理解,这是事实,这世上最难可贵就是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干了十几年,肯定早想明白自己几斤几两。

一些新来机构上班的小老师特别爱说这句话:“我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凡是说这句的,一般都干不长,真的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 

我一定要说一句大实话,实诚的可能都有点难以接受:疫情之下,课外培训班真的是最不重要的。 

前文提过,我不是学英语专业的,我的专业其实和医学沾点边,但并没有坚持读下来。现在的中国其实更需要一个医生,而不是一个补习班老师。

WechatIMG68.jpeg

我大概是电影里那类“反英雄”,上课是暂时逃避烦恼的途径。现在的我可能是面对学生时候才有点自信,才有价值。更有可能是能组织上课,证明队伍还在,没有散。 

顺便说一句:也许我们不重要,我们收钱讲课,但诸如认真负责之类的师德还是有的。其实师德有点像内衣,当什么老师都得有点师德,好比出门基本都是穿内衣的,但穿了内衣也不必逢人就说,更没什么好自豪的。 

总之,我真的很认真地去上课,上课让我不再借酒消愁,上课让我暂时忘记烦恼,上课让我有了一丝价值感,上课让我有一些向上的意愿。 

经年累月地,我告诉学生要追寻自己的梦想,更早的时候,我也有自己的梦想。但是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时间,终于流光似箭,因循不觉韶光换。 

不久前,妻子报名考健康管理师,不知道是否有用,不管也许疫情过后,也许会有发展,更可以做一点贡献。 

由于不再需要坐班,除了上网课我也没别的事情,几天前我报名参加了北外网院的英语本科(教育方向)的学习。

屏幕快照 2020-03-16 下午2.19.56.png

我不知道这是盲目,抑或是焦虑让我去报名学习。也许你或未来的我也会嘲笑现在惊慌失措的我。不过,至少此刻我需要一点平和。 

当然,钱。钱依旧是个大且客观的问题。也许我会把房子卖掉,也许真的会到一个小镇生活。谁知道呢。我想这大概也不是一个励志故事。

我说了我是英语老师,最后,允许我上一段英文吧,可能有点俗:

May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 本文来自于投稿,未注明图片为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南墙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头像

    TUZI  20天前

    第一,“相对清闲”的工作是你自己选的。第二,虽然疫情这两个月你收入不高,但难道你前几年毫无积蓄?

    (0)

    回复(0)

  • 一个普通教培老师的疫期故事:工资延迟,上老下小,存款2千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