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中小托幼机构春天未至,在线家庭早教会是未来风口么?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中小托幼机构春天未至,在线家庭早教会是未来风口么?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摘要:家庭早教“反人性”吗?

图虫创意-55294259380751254.jp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肥狗 4月21日报道

疫情把许多线下K12机构逼到线上,也把在线家庭早教这个相对陌生的面孔推到台前。从未尝试过在线的托幼机构也开始推出线上课程和服务,在维系用户粘度、减少家长退费风险的同时,也尝试着增加一些收入。

在政策层面,国家卫健委也鼓励婴幼儿早教、托育等线下机构,利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提供线上早教服务。

但在一些机构看来,在线家庭早教的意义并不仅是疫情期间暂时推出的服务,而是疫情以前已规划好的未来发力重点。“因为孩子在家庭中的时间和场景是最多的,而且家庭陪伴缺乏适合的产品和方式。”早教机构积木宝贝相关负责人告诉芥末堆。

细数目前家庭早教的产品形态,录播视频+早教道具是比较常见的形式,1对1直播、1v6小班直播等形式相对新颖,集中的涌现也只是出现在今年。由于探索刚刚开始,效果如何还有待验证。

这个崭新的家庭早教市场究竟有多大,家庭早教应该教什么、教谁、如何教,目前也还没有清晰的答案。

疫情下的中小托幼机构:瞬间入冬,开始转让或寻求收购

综合型早幼教集团运动宝贝拥有700家线下门店,受疫情影响,旗下所有线下门店全部停摆。运动宝贝原本计划今年继续新增线下门店,现在预计扩张数量会折损小一半。帮盟商做好运营成为疫情期间的重点。

疫情对中小托幼机构的打击更大。“保守估计,30%的托育机构会在这次疫情冲击下被洗牌。”托育机构纽诺教育创始人王荣辉表示。

根据托育研究院3月发布的一份针对1000家托幼机构做的问卷调查,接近4成的机构目前已经难以为继,而现金流可以支撑1个月,2个月,3个月的机构比例分别为27.1%,15.8%,8.6%。只有不到20%的机构能支撑3个月以上。

王荣辉告诉芥末堆,已经有机构撑不下去,开始转让或寻求收购。纽诺教育自2月对外发布收购计划以来,已经收到广佛深地区超过80家托育机构的收购申请。王荣辉预测,广佛深至少有120家机构会倒闭,占比超过30%。

好姑姑的创始人罗轶麟简单测算过,正常经营后单体托育园所的固定成本支出基本在15万元/月以上。如果托育行业在9-11月才能真正迎来现金回流,一个园所的举办者在这期间需要支出的总成本预计将在100万以上。雪上加霜的是,许多托育机构举办时间不过在2018年到2019年这两年之间,早期约百万投资尚未回本。

不过,危中有机。王荣辉认为,疫情过后,托幼单体品牌的进入会减少,有一定规模、现金储备较充足的机构优势会增强,出现区域头部机构的速度会加快。

“花样”家庭早教

因为线下业务停摆,原本较少被重视的家庭早教场景,忽然被放到了聚光灯之下。

在线早教直播课是首先被注意到的形式。2月初,积木宝贝上线1v6早教直播课。悦宝园、金宝贝、美吉姆等连锁托幼机构和单体品牌,均开启了直播课的尝试。同时,除了线下机构暂时转型线上,专注于0-6岁真人直播早教的机构也开始出现。

归根结底,技术的成熟、疫情的特殊情境、更贴近线下的交互性或许是催化早教直播的原因。但直播效果究竟几何,目前还是存疑。

早教机构Enwise在疫情期间首次尝试一对一直播。Enwise品牌负责人告诉芥末堆,“有的家长坚持低幼孩子去屏幕化,不希望看手机屏幕、甚至是电视,家长的使用习惯还是个难点。同时小孩子对屏幕的专注力不够,所以也需要对老师的互动技巧进行培训。”

除了直播,录播+教具是目前更加主流的家庭早教产品形态。

以运动宝贝提供的家庭早教产品“同伴贝宝”为例,同伴贝宝主要针对0-3岁宝宝,核心模式是录播视频+早教盒子。36个月龄分别对应36个主题的玩具盒子,盒子内含玩具和绘本,按月寄送。同时,每个盒子在APP上有对应的真人录播课和图文说明,为家长演示活动的目标、准备和步骤,教学视频每周一个。

相较直播,这类家庭早教产品的主要教育对象是家长,通过游戏教学视频指导父母进行亲子互动,孩子可以不看视频。这一方法减少了孩子对屏幕的接触的同时,也意味着早教效果的好坏更加依赖于家长的执行度。

正因如此,有机构选择从教育父母来作为模式切入。2017年创立之初,小步在家早教的主要模式就是免费为家长提供家长大学课程以及亲子游戏馆,后来增加了收费模式,为家长提供教育服务和辅助教具。

去年5月,小步在家早教上线DEEP家庭早教课,教育父母的同时,增强了亲子互动环节。DEEP课程以2个月龄为一个课程梯度,将家长的早教任务划分到每一天,内容包括主课、亲子英语以及可智能化推荐的10分钟游戏。

微信图片_20200421151929_meitu_2.jpg

录播+教具产品形态示例,左为同伴贝宝APP,右为DEEP家庭早教课

早教机构积木宝贝今年同样发力家庭早教,但对于产品形态的理解,则和运动宝贝、小步在家早教均有不同。“专业的课程肯定还是要到线下,家庭早教要解决的是父母在某个时刻不知道陪孩子玩什么的单点问题,而不是增加家长的负累感。”

因此,积木宝贝的家庭早教做得更轻,虽然主要形式仍然是游戏视频和实物产品,但组织逻辑不以课程训练营的形式,家长没有每周或每日必学的课程,也不设打卡,而是以时间、场景、使用对象为维度,为家长提供多种游戏选择。

家庭早教是一时之需,还是长久之计?

疫情过后,在线家庭早教的需求还存在吗?

这是一时之需,还是未来风口?家庭早教在线下机构的业务中应该如何定位?许多在疫情中初探在线早教的机构,都存有这些疑问。

卡比早教创始人何亮认为,目前早教行业以线下品牌加盟和线上录播模式为主,前者主打婴幼儿在外的10%时间,提供环境和真人老师,但也受限于师资品控难、线下覆盖弱,场地人力成本高涨以及大量预付账款销课等线下机构和加盟模式的常见问题。

相比之下,在线模式更容易标准化,并且价格比线下中心低很多,在课程的划分梯度上也能够做得更细,存在一定优势。

另一方面,家庭早教潜在的市场规模,也是线下托幼机构看好家庭早教的原因。

“线下业务天花板很明显,因为早教就是3公里的事情。家庭早教虽然客单价低很多,但是规模也大很多,如果能普及会成为刚需产品。”陈芸认为,运动宝贝的家庭早教发展起来之后,可能会和线下业务持平,甚至超越线下业务。

国家统计局显示,截止到2018年底中国0-3岁幼儿达到5032万。根据新浪教育发布的《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学前教育支出占0-6岁儿童家庭年收入的26.4%,超过一半的家庭每年花费在5000元及以上,并且有30%的家长表示愿意支付超出消费能力的学费。

同时陈芸也认为,对已有的线下中心,家庭早教可以互为补充,满足家长在家庭场景的使用需求,让学习不只发生在早教中心内。此外,早教产品不仅为中心增加了收入来源,也进一步提高了品牌知名度。

实际上没有疫情,家庭早教也会是运动宝贝今年的发力重点。三年前,运动宝贝已经开始研发在线产品,今年春节前已经囤了价值近亿元的早教盒子,疫情只是恰好把业务的推进时间提前。

拥有11万线下会员的积木宝贝也看好家庭早教场景,并在两年前就着手研发游戏库。“孩子到早教中心是相对低频次的,一周1-2次,不是急刚需。家庭陪伴的时间才是最长的。早教普遍性的、真正的提升,一定需要把家庭早教的水平提上来。”积木宝贝相关负责人表示。

对于积木宝贝,家庭早教也是转化在线流量的一个切入口。积木宝贝多年前开始经营自媒体矩阵,在全网拥有20多个账号,有私欲流量粉丝700多万。但由于早教的地域限制,线上流量引流到线下并不容易,家庭早教产品则让流量转化变得可行。

不过,家庭早教离需求的爆发或许还很远。

截至今年3月,小步在家早教的用户量达到1089万。虽然已具备一定规模,但小步在家早教认为,整体而言,在线家庭早教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中国的早教需求率不到10%,其中接受家庭早教的人有多少?大家对在家早教的接受和了解只是刚刚开始。”小步在家早教相关负责人表示。

其次,在家早教的本质是“反人性”的。早教机构解放了家长的时间,而在家早教却“增加了家长的负担”。多少家长有耐心、时间和能力来做这个事情?“为什么很多家长还愿意选择线下早教?因为他们不想也不能做到那样精细化的程度。”Enwise品牌负责人表示。

Enwise也提到,空间的提供、教具的布置、社交环境,是线上没法实现的“硬伤”。

但在家早教有没有可能是“不反人性”的?小步在家早教认为,父母从养育孩子中取得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就像健身一样会上瘾。”这种正向的激励,也会不断刺激父母学习和坚持。

而从供给层面来看,在线家庭早教的质量还需要提升。目前家庭早教的内容同质化较严重,针对家长的课程讲座更多,针对孩子、提升亲子互动的内容难度更高,也更少,机构仍需在内容端探索。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13 1145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中小托幼机构春天未至,在线家庭早教会是未来风口么?分享二维码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010-5713 1145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