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出租场地给主播带货的背后,教育综合体的花样自救

作者:李志祥 发布时间:

出租场地给主播带货的背后,教育综合体的花样自救

作者:李志祥 发布时间:

摘要:多方式进行自救,合作已不限于教培行业。

图虫创意-514541059265921052.jpg

图源:图虫创意

五一小长假平稳渡过、两会召开的时间确定、全国多个省份也开始对基础教育阶段(小学一年级-高三年级)的学生进行返校复课的安排,5月6日开始,浙江、安徽等省份部分通过核验的校外培训机构也陆续开始复课。这对于线下教培行业的从业者而言,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校外教培行业逐步开始复课,对于机构而言是个非常利好的消息,但对于我们这种以租赁方式运营的教育综合体而言,利好的程度要小很多,甚至一段时间内是考验、挑战大于利好。”一位在大连运营教育综合体的业者张晨(化名)告诉睿艺。

疫情之下,教育综合体进入“冰河时期”

教育综合体的概念在2015年左右被提出,最初的形式以商业地产为载体,基于商场、餐饮自带的流量,引进各类教培机构入驻,集合式为学生提供不同科目的培训服务,继而收入教培机构的租金和其他的服务收费。 

教培机构选择入驻教育综合体,则省去了选址的时间,基于部分教育综合体自带的流量还可以提升招生效率。另外,一些已经有所装修的教育综合体,还可以为教培机构省去部分装修成本。

后续,在教培行业繁荣发展的大潮下,又发展出完全以教育机构为主的运营模式,通过租赁、自营等方式,引进K12、素质教育等赛道中的各类教培机构,构建起完整的教育综合体。希望聚合的多种教育品牌、一站式解决家长和学生的教育需求,从而减轻家长的负担,减少学生周转于不同上课地点的时间成本与精力消耗。 

“比起单一的教育机构,教育综合体具有传统教育业态不具备的优势。教育综合体的业态比较全面,可以提供一站式教育服务,满足家长、学生多样化的教育需求。另外,综合体以平台化的方式运营,可以为各家教培机构带来一定的协同效应,继而降低成本支出。”北京一家教育综合体的负责人陈洋(化名)对睿艺表示。 

但这次疫情,导致线下教培机构长时间无法开课,大部分机构的业务都处于冰冻的状态。而这对于教育综合体而言,无疑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对于张晨来说,从1月末至今他和团队彷佛经历了一个“冰河时期”。 

2019年下半年,张晨和两个合伙人在大连租赁了一个7000平米的场地,并进行了简易装修,开始进行教育综合体的运营,主要是以“二房东”的形式转租给教培机构。 

“入驻的教培机构在我们装修的基础上,再根据自己的品牌、学科属性做一些自有特色的装修就可以进行招生、教学了。我们这个场地的周围五公里以内,人口密度是相对较大的,还有比较齐全的幼儿园、中小学。对于这个教育综合体的运营,我们抱有的期望很大。从去年10月份开始招商,到今年1月中旬,招商完成率在60%左右,但还并没有全部开业,一部分还在装修中。” 张晨说道,“四个月前,我们对2020年的业务信心满满。原计划在今年5月份之前完成全部招商工作,入驻的机构可以直接进行暑期的招生和教学工作。”

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却给了张晨和其团队当头一棒。 

当武汉封城消息传出的那一刻,张晨就已经做好了线下教培机构会关停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但张晨却没有料到,会关停这么久。 

在疫情蔓延初期,线下的教育机构是率先关门的那一波,而在当下防疫的重要阶段,线下教育机构又是接近最后一波复工营业的,线下校区在2、3、4这三个月基本没有产生现金流。但在停业期间,教培机构也要解决人工费、租金等问题。因此,降薪、裁员,房租节省是线下教培机构仅有的节流选项。 

另外,还有一些不堪重负的线下教培机构不得不作出直接退费关门的决定。这导致以服务教育机构为主要业务的教育综合体赛道自然是肉眼可见的损失惨重。线下教培机构撑不下去,教育综合体就会面临减免房租、退租、招商困难等一系列的骨牌效应。

张晨表示,“将近4个月的关停时间,导致大部分的线下教培机构无法开展招生和教学业务,大多数的机构只能通过节流的方式断腕生存,我们综合体里的教培机构有的已经降薪70%,一些机构从3月份开始就在和我们沟通房租减免以及退租的问题了,现在已经有4家教培机构完成了退租。

对于在北京运营教育综合体的陈洋来说,因为这次疫情同样措手不及。与张晨以租赁方式获取分租运营的教育综合体不同,陈洋所运营的教育综合体内的教育品牌,大部分都是其自己运营或加盟的。“虽然自有机构占大部分,降低了客户退租的风险,但是现阶段每天在运营成本支出上“只出不进”,导致账上现金不断减少,亏损的金额每天都在累积。如果再有3个月无法复课,可能会面临资金链断裂、还不上贷款和利息的危机。”

从疫情开始至今,很多线下教培机构都在尝试线上化探索,借此与用户保持服务联系。“我们也做了线上课程,但是都是免费的,主要是希望与用户保持联系,在复课后可以以最短的时间内,让客户回归到综合体内。”陈洋表示,“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短期内我们无法将课程做到收费的标准,不想因此影响了后续的招生计划。” 

多方式进行自救,合作已不限于教培行业

随着停工时间的不断拉长,很多教育综合体也不再坐以待毙,开始了自救工作。 

疫情期间,线上教学成为线下教培机构主要考虑的开源选项之一。但是对于以租赁方式进行运营的教育综合体而言,却并没有任何的发挥空间。因此,张晨也在和地产商、物业沟通房租减免的问题,同时其团队依然在继续进行招商工作。

张晨表示,“这次疫情对于线下教培行业的影响非常大,但是依然会有很多实力雄厚的机构可以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不会停止招商工作,在现阶段的招商过程中也会给予教培机构一定的优惠。另外,对于部分我们已经合作的机构,如果运营困难,我们也会考虑在保证运营成本的情况下,以收取分成的方式继续合作,同时也不排除和机构进行合营的可能。

另外,张晨和其团队为了解决现阶段的现金流问题,还在选择其他的方式进行开源。“疫情期间,线上直播带货受到了热捧,无论是抖音、快手,抑或是有赞旗下的爱逛都开始了‘全民直播带货’的节奏。因此,我们将空闲的场地在进行过防疫检测后,以月租、时租的方式租赁给没有场地的‘主播们’。”

 张晨告诉睿艺,4月份至今有10多个带货主播租赁了他们的场地,暂时性的解决了现金流问题。“虽然我们接下来的运营、招商等工作依然困难重重,但是我们已经度过了绝地求生的阶段。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我们还是抱有一定信心和期望的。” 

其实,张晨和陈洋所运营的教育综合体,仅仅是冰山一角。行业中,也有生存状态相对较好的教育综合体。比如坚持以直营方式进行运营的综合体校区艺朝艺夕。从疫情之初的免费课提供,到线上进行消课,再到宣布启动行业并购以及接收自愿转课的德懋教育学员,艺朝艺夕面对疫情的影响,仍然在有计划的进行业务开展和版图扩增。

5月15日起,安徽省的校外培训机构由属地疫情防控指挥部按照“准备到位一家、同意复课一家”的原则陆续恢复线下培训。艺朝艺夕也对外发布了复工后的管理安排:无关人员一律不准进入中心;教职工进入中心一律核验身份和检测体温。为应对突发情况,每个中心配备隔离室。

过去的这些天里,睿艺走访了北京多个商业区,咖啡厅、餐厅、超市的人流量逐渐增多。很多位于商场中的教育机构区域、教育综合体都在有序开展“内部复工”。不少商场内的教培机构和一些教育综合体每天都会保持几名员工在值班,并没有学生上课,偶尔会为到校区咨询的家长提供相应的服务。

“我们的教育综合体因为是在北京,现在还依然处于严格防控的阶段。因此,还未开始教学复工,但会有部分员工会日常到综合体进行值班,并进行一些防疫卫生工作。我们现在控制了大部分的支出,希望坚持到线下培训恢复的阶段,从我们日常和家长的联系沟通中了解到,大部分的家长仍然希望疫情之后,孩子可以到综合体里来上课。所以只要坚持到疫情结束,可以复工后我们就可以快速恢复部分的招新工作。”陈洋表示。

显然,疫情的缓解、各地区复工的循序开展,已然给了更多像张晨、陈洋一样的从业者们希望,都在期待着教培行业再次热闹起来。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睿艺(ID:ruiyi-news)”,作者李志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睿艺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睿艺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出租场地给主播带货的背后,教育综合体的花样自救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