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即便从未远离,教育有时仍让我感到无力| 记者手记

作者:李海颜 发布时间:

即便从未远离,教育有时仍让我感到无力| 记者手记

作者:李海颜 发布时间:

摘要:我体会到了教育的感性,但还未理解教育的性感。

图虫创意-902147959207231507.jpe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李海颜 10月7日 手记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的安排,今天正好是我来芥末堆的第三个月。三个月前的同一日,我来到芥末堆,成为其中的一员,身份也就此改变。从一名学生转变为一名记者,从受教育者转变为教育行业观察者。

仔细想来我似乎从未远离教育,除了和大多数人一样有16年的受教育经历外,我还有一段从事教学的经历。大一、大二时,我担任了2年艺考生的英语家教,大三时,教授了1年小学课外兴趣班的编程课。如今,又以记者的身份,再次进入教育领域,我与教育注定有着“不解之缘”。

然而缘分归缘分,对于教育我仍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因为行业的关系,我了解到的先进教育理念越来越多,但当面临与之相关的事件决策时,我仍会感到无力,似乎懂得的越多,决策时所受的牵绊也就越多。

而这种无力感最近一次出现,则是在妹妹的中考志愿填报上。

01.选择

今年中考妹妹发挥失利,成绩在普高的分数线边缘游走。填报志愿的那几天,我跟着她一起头疼。那时她面临的选择有四个,一是侥幸被较差的公办高中录取,二是选择就读民办高中,三是就读职业高中,四是选择复读。

由于工作原因,我直接或间接地获知了许多与教育相关的政策和先进理念,也参观过一些示范性的民办学校和职业院校。可当面临抉择时,我仍做不到前瞻性地劝妹妹选择职业高中。

潜意识中我仍认为就读普通高中参加高考,这条常规的道路才是正确的选择。因此在志愿填报时,我建议妹妹填写几所接近普高分数线的公办高中和几所较好的职业院校留以备用。

分数线出来后,妹妹失去了上公办高中的资格。

“复读吧!”我对妹妹说。

但她执拗地不愿再经历一次初三,并边哭边对我说:“大不了读职高。”

几经劝阻后,我顺从了她的想法,心想“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普高没戏,那就只能上职高了。我开始关注各职业高中的专业前景以及是否有专升本的机会。

正当我们在为上职高做准备时,几天后,她得知自己可以补录进当地的一所民办高中。

即使此前听过太多民办高中乱收费、学校学风差的负面评价,但得知此消息时,我仍为妹妹感到高兴。因为至少意味着她有参加高考的机会,而这对于她而言,无疑是当下最好不过的选择。

02.挣扎

8月中旬,妹妹收到民办高中的录取通知。8月底,这所民办高中开始在家长群里通知收费。收费通知上写明了学费、住宿费、书费、保险费以及注明了另外的校服被褥费。其中校服被褥费后列了多个收费项目,却没有标注具体项目的收费金额,只说明了总计费用,并标注“代收费用,开学后交与厂家”的字样。

出于对这部分未标明费用的质疑,我让我母亲询问了妹妹的班主任,该项目的具体收费金额以及被褥等住宿用品是否可以自行购买,得到班主任的回应却是具体费用金额她也不清楚,被褥等住宿用品必须统一这是校长规定的。

而我查阅了当地民办学校的收费管理办法发现,被褥等费用并非是强制收取,需遵循“学生自愿”的原则。

我让母亲将政策规定的内容发予班主任,班主任看后解释道,费用会交给厂家,但却并未对自愿一事做出回应。

我想继续追问下去,直到弄清具体的收费金额,却因害怕还未开学就造成班主任对家长“事多”的印象,从而影响其对妹妹的评价,挣扎过后只好就此作罢。

我劝自己这笔费用虽未标明,但还在合理的范围内,这所民办学校学生有上千人,若真存在乱收费等情况,上千名学生的家长不会默不作声。

可开学三周后,我从妹妹那得知,学校通知需再次缴纳校服费。

“开学前不是才收过校服被褥费吗?”我说,“没问老师为什么又要交?”

“不敢,上次班里有个人多问了一句,老师就说有些学生就是事多”。妹妹回答道。

同时,她还告诉我由于前段时间班里纪律差的原因,班主任要求最后一节课后休息20分钟就要立刻回来上晚自习。

“我们都没时间吃晚饭”,妹妹委屈地说:“学校也不让带零食。”

“或许老师并不知道你们饿着肚子上晚自习”,我鼓励她:“你可以和老师说明现状,这个规定并不合理。”

“老师说了不能和她顶嘴,也别找什么借口,顶撞者直接开除,学校不缺你这个人”,妹妹说。

我一时语塞,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引导她,鼓励她大胆表明自己的观点吗?那退学的代价是否承担的起呢?退学后她又该去哪呢?

我感到无力,心想不如联合家长集体向学校反映以上情况,但这是否有点小题大做了?

挣扎,无数个最坏的结果在我脑中出现,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

03.联想

突然联想到了不久前芥末堆有关民办学校的两篇报道《入学没几天,怀化上千名民办高中学生或将被清退》《因办学经费不足、涉违规招生,辽宁阜新最大民办学校突然倒闭》

当时看完报道,我就对民办高中的不稳定性和缺乏有效监管发出了感叹,并对相关的学生和家长表示同情。因为无论学校的结局如何,学生和家长都会成为无辜的“受害者”。而民办高中的学生因中考成绩的原因本来就无更多的选择,学校倒闭或清退对他们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今因妹妹的原因,对于学生和家长的处境我更能感同身受,即使妹妹所面临的情况要比学校倒闭和“清退”的情况好很多。

在妹妹这件事上,我认为其所在的民办高中存在费用不明晰和缺乏民主管理等问题。学校和老师以“管理者”的姿态只负责下达“命令”,而家长和学生则处在被动地位,只能听从学校的安排。

家长询问无效,学生则不能质疑老师,通过剥夺学生和家长的话语权来树立学校和老师的权威,这是否有效?学生和家长、学校和老师的关系难道一定是对立的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不久前,我参加天津市和平区走访活动,和平区一所中学的主任分享了疫情期间家校互动的案例。通过家长和老师之间平等的沟通,疫情期间家长不仅能及时监督孩子的学习,还能够督促甚至帮助老师提升教育信息化的水平。这种友善的关系促使疫情期间这所中学的学生线上学习开展的十分顺利。

不由地感叹了地域与地域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学情的差异。‘

缺乏民主管理意识是不少民办学校存在的问题,同时由于一些民办学校缺乏监管,变相收费等情况也屡见不鲜。而对于以上情况,家长出于对孩子在校生活的担忧常常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即使在有政策规定的前提下,实施过程中仍存在着无法落实的问题。

经过此事,我无法再苛责家长的沉默,也很难建议学生及家长们抛开所有顾虑,表达自己的意愿,但我认为至少在监管层面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目前对于民办学校的政策规定偏向于设立、组织等宏观层面的管理,对于像收费标准、学生家长权利等微观层面的管理却没有明确的规定,同时地方对于民办学校监管的缺乏,也使得民办学校在管理上存在着诸多问题。

不得不承认,以上建议可能存在着些许的不成熟。在教育上,我仍还是个“初学者”,虽从未远离教育,但离“教育观察者”的距离尚远。虽然在学习和工作中了解到许多教育政策和教育理念,这些积淀也使我能够明辨是非,懂得换位思考,但当决策时我却仍是保守的、犹豫的、无力的。

未来的我仍需要在教育领域不断地“深耕”,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的学习、思考和探索,能将教育现象的观察落实到具体教育问题的解决上,从而尽可能地减轻教育相关方的无力感。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即便从未远离,教育有时仍让我感到无力| 记者手记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