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落地超3000所公立校,优必选科技从校内突围AI教育

作者:逍遥子 发布时间:

落地超3000所公立校,优必选科技从校内突围AI教育

作者:逍遥子 发布时间:

摘要: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教育思路。

7ce28aafbdc0f83e4117b0192fc2b186.jpg

12月20日,中国科学技术馆二层,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2020总决赛的现场,输赢正在轮番上演。来自全国各地的近140支队伍在北京集合,角逐小学组和初中组的前三名。

Robo Genius是优必选科技发起的赛事品牌,今年进入了第二年。今年的赛项以火星探索为主题,参赛学生两两组队,自行搭建改造机器人,并通过编程操控机器人运动来完成各种任务。

“以赛带学”,是优必选科技反复强调的做赛事的初心。从2018年开始规模化推广人工智能教育,到2020年共落地超3000所学校,优必选科技完成了从提供教具到课程体系、师资培训、赛事与活动出口、空间建设的完整生态。透过Robo Genius这个赛事平台,我们来看看优必选科技如何应答人工智能教育的未来?

现场:成长和挑战

小学组的冠亚争夺赛在杭州余杭实验小学代表队和河南教培机构带领的代表队之间展开。这是最受瞩目的两支队伍,就在半个月前的世界机器人大赛上,余杭实验小学代表队拿下了小学A组冠军,河南教培机构带领另一支队伍获得了小学B组冠军。

699fefed6ab2cac288fbd2d678bf37be.jpg

Robo  Genius比赛现场

三局两胜,一局比赛用时不到5分钟。对抗性的比赛过程,选手不被允许和场外有任何的交流,即使是场外的父母在此时也不敢大声说出一句加油。

回到决赛前10分钟,河南队的教练在最后给学生打气,要打起精神对阵余杭。两米之外,就坐着来自余杭的两名选手,压力在此时就已经弥漫开来。

在比赛中,从学生们的表情中,就可以判断优势在哪一方。比分定格在2:0,河南队连续两局率先完成所有任务,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你们已经很棒了!”随着比赛正式宣告结束,余杭代表队的选手周又的父亲第一时间在场外给两个孩子鼓劲。

成长与挑战,是两天比赛中持续的主题。世界机器人大赛的余温还没有褪去,来自杭州余杭区实验小学的周又和队友顾彦茜再次来到北京。他俩接触机器人编程不过短短三个月,在比赛中边练习边学习。

c73d9b9fbfc380e102fdb6626dd5f8dc.jpg

来自余杭区实验小学的选手周又和顾彦茜

“比如一个(机器人)手夹方块的动作,我不仅要考虑角度,还要考虑方块的大小,而线上(编程)的话我只要考虑手就好了。”周又说道,在机器人编程学习中,往往需要考虑实际动作偏差。

“备赛时间太短了!”周又告诉芥末堆,他们在决定参赛后每天抽空熟悉新赛制,一天练上五六十遍,但是还是有很多状况,“第一阶段对方会阻止你完成一些任务,这个是我们之前是没有遇到过的。”

“对抗性的比赛瞬息万变,而且战略也需要不断去调整。”优必选科技教育品牌总经理乐嘉林总结道,在教学场景中学生好似都听懂了,但在实际比赛场景中,两个学生之间的配合、对规则的解读、临场反应能力都很重要。“竞赛对学生的考验很全面,首先是对机器人搭建和编程的理解。我们的赛项以智能机器人为载体,让学生从结构设计的实用性和创造力之间找到一个平衡,通过编程实现对机器人的高效控制来完成任务。其次,考验学生的综合技能与素质,包括规则解读和团队协作能力。竞赛具有严谨的规则,如何遵守、运用规则来创造有利的竞争环境,需要反复钻研。团队协作能力更是影响胜负的关键,从队友战车的功能互补到选手能力互补,与竞争对手较量中情况千变万化,需要灵活地运用战术才能取胜。”

优必选科技认为比赛是检验学习最好的方式之一。如何在实际赛事中最优地运用所学的编程和机器人相关知识?这是Robo  Genius给学生们提出的问题。

赛事背后:链接真实的入口

第二届Robo Genius的主题是“火星探索”, 优必选科技同时举办了火星科普创意应用作品评比活动,在比赛现场进行展演。武汉澳门路小学的李诗雨、胡可睿带来的是她们的“胡萝卜号”火星人探索车。这辆车可以完成人车形态的变形,人形态时可以拾取目标物品并放入指定位置,车形态时又可以行进。“机器人的行走速度有限,我们想让它以车的形态跑起来更快。”两位小学生把对火星的想象融进了作品里。

“我们不是培养某一个学生掌握某个产品的能力,也不是掌握某个技能,我们培养他解决问题的能力。”优必选科技高级副总裁钟永说道,“Robo Genius整个平台最早搭建的时候,我们想做类似于赛事活动里面的奥运会,而不是做一个单独的比赛。”截至目前,Robo Genius已在全球40余个城市举办,包括墨西哥、韩国、乌兹别克斯坦等等,有超过5000支队伍、全球中小学生10000余人参赛。

不是没有拿到奖项的学生就学得就不够好。钟永表示,检验人工智能的学习成果并非只有赛事一种途径,“比赛不是目的,只是一种展现的逻辑。”赛事、活动、嘉年华等等形势,最终都是为了让更多的父母了解孩子学习人工智能的价值。

优必选科技也尝试为学生提供更多接触实践的机会。

2020年6月,优必选科技与杭州市余杭区教育局合作了人工智能教育项目,为全区约33000余名中小学生及普职学生提供人工智能课程、竞赛、实践等学习机会,并为教师提供培训服务。在余杭区人工智能教育项目上,优必选科技首次尝试了自己独创的三级运营体系——设置了项目校(96所),中心校(4所),基地校(2所)。

   

(余杭区皇国山人工智能教育基地)

课程体系也对应三级运营体系分为三级:标准型课程按学校教学计划同步进行;拓展型课程为PBL项目式课程,在两所基地校集中授课,由教育局统筹安排,定期前往基地进行全天8节课时的学习;探究型课程基于真实问题环境进行探究项目式学习,将在企业参访实践中授课。

每周两次课、两人一组动手实践, 这样的人工智能课程已经成为余杭区中小学的日常。随着人工智能教育的需求不断增多,师资力量成为发展的短板。余杭区实验小学的教师朱千强告诉芥末堆,在教学中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就是学生人数过多,一个班45人左右,老师难以面面俱到。

对此,优必选科技采用三级体系逻辑来应对师资难题:首先,培养学校老师学习人工智能系列知识教授通识课,优必选科技的教研老师作为助教提供帮助;其次,拓展型课程的教练,需要通过优必选科技培训,进行等级考试;探究型课程则会加入技术专家或是企业老师。

“他们(学生)缺少链接真实世界的机会。”优必选科技高级副总裁钟永在收集中反复强调,人工智能教育始终需要和现实场景的结合。就像“火星探索”的主题一样,随着“天问一号”的成功升空,火星探测将成为长期的社会关注事件,追踪国际热点话题本身就是链接真实世界的一部分。

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教育思路

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为什么要做教育?这个问题对于优必选科技并不陌生,几乎从投入之初,就一直伴随至今。

316e7630875dde8ed35c0b4ea4fd2af7.jpg

优必选科技以机器人为载体实践人工智能教育

走过8年的尝试,教育已经成为优必选科技的主要支柱业务之一。与传统教育公司不同,对技术的了解是优必选科技开展人工智能教育的基础。

以C端硬件产品为主,是优必选科技打入教育行业的早期尝试,这套做法很快被验证错误。钟永提到,2018年成为优必选科技从事教育行业的转折点,“现在我们可以说开始懂教育了。”

科技和教育谁先谁后的问题被摆上了桌面。“比如你做了一款有教育属性的产品,但事实上你就会引导大家围绕这个产品来做教育,这本质上就脱离了教育的核心。但如果说把你把教育放在前面,科技只是手段或者方式,那你的育人目标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个时候我可以用你这家公司的产品,也可以用另外一家公司的产品,我们应该去围绕课程、师资来做教育。”科技只是手段或者方式,而不是主导教育往前走。钟永表示,2018至今,优必选科技在做的事,是探索专业的人工智能教育,“昨天有人问什么叫人工智能教育?我自己总结了一句话,我说用创客的思维、steam的理念去培养面向未来AI智能时代的未来制造者的逻辑叫人工智能教育。因为人工智能教育应该是包含创客和steam这些里面的,创客和steam要么就是一种教学理念,要么是一种方式甚至是一个工具,但人工智能教育是面向未来培养未来时代的制造者,我们需要综合解决问题的能力,它不是去学代码编程。”

在未来规划中,优必选科技的人工智能教育将分为三个场景,校内、校外和家庭三步走,校内是产生标准的地方,校外是校内的补充和拓展,C端则是更加个性化的场景。

K12的校内场景目前仍是优必选科技的主力阵地。“我们的策略是,先走校内再校外再C端,C端我们也在做布局,但校外和家庭端其实是对校内的补充,既然是补充,它就不能主次颠倒。”钟永说道。

尚未形成标准、优质师资稀缺、接受度与推广度有待提高……在钟永看来,人工智能教育赛道存在的问题正在一一被解决,政策层面对人工智能及其教育的重视,直观地体现在企业项目的增加上,“这些普遍向好的信息告诉我们,(属于人工智能的)时代真的来了!”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落地超3000所公立校,优必选科技从校内突围AI教育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