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网课一年,带动了多少作弊产业?

作者:Tawnell D.Hobs 发布时间:

网课一年,带动了多少作弊产业?

作者:Tawnell D.Hobs 发布时间:

摘要:枪手争相竞标,学生和网站互相举报。

23601dd1fd8bdeeb2de4593e45657ded.jpg

一场考试抓到200人作弊,网课时代怎么了?

一年来,上网课的学生们看似乖乖呆在家里,但不安分的其实大有人在。如今网络上种类繁多的“学术服务”,对成长于网络时代的学生来说几乎不存在门槛,因此当一切考试、作业都被挪至线上,作弊就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了。

过去一年,那些允许用户上传题目,然后让另一些用户来解答的学习网站,收获了百万量级的新用户。

它们还发展出一类新的变体:学生不仅可以上传题目,还可以发起竞拍,根据竞标者的出价和过往评价来选择合适自己的枪手。

随着疫情好转,学生回归课堂,但老师们依然担心,因为这些新型的造假方式实在太难处理。“学生都知道,这种方式真的很好用。”Thomas Lancaster 是伦敦国王学院的一名教师,过去 20 年,他都在研究学术造假问题。他告诉我们,这类网站至少有上千个,小到个人运营的,大到有规模有组织的。

f4ce3b1a7fb604c6befbd0a97738877a.jpg

因为担心自己的统计学班里有人作弊,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老师 Tyler Johnson 实施了一项计划。

在线上进行的期末考试中,他通过电脑程序,给每一位学生都设置了不重复的考题。这些题目很快就在一家付费做题网站上出现了——一切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借此追踪出了哪些学生有作弊行为。

尽管早已有所准备,但此番突击的结果依然超乎 Johnson 的意料——总共有 200 名学生被发现作弊,占这门课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

在他所在的州,2019-2020 学年的不诚信学生数量比前一年翻了倍,尤其是在网课开始后。

其他大学,包括各路名校在内,情况也不容乐观。在世界名校德克萨斯 A&M 大学,作弊学生数量上升了 50%,其中包括一桩 193 名学生的自首事件,他们在被老师发现后,想通过集体自首来寻求从轻处理。

在培养未来军官的美国西点军校,数十名学生在一场线上微积分考试中作弊,他们通过在家考试的机会互相分享答案。对此,以严格著称的西点军校采取了相应的措施。4 月,学校决定将终止一项与此相关的保护政策——从今以后,哪怕承认犯错,那些出现诚信问题的学生,也将面临辞退。

68ac275091995bf9f4d5fce3e777ba56.jpg

如今西点军校恢复了线下上课,这番严格举措在社会上引发着巨大讨论

18 岁的 Erik Johnson 是迈阿密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他告诉我们,他自己没有这样做,但同学们上“作弊网站”这件事,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他同时也表示,包括他自己在内,大家都对网课非常失望,主要原因是老师没法真的跟学生交流起来。另一方面,大量的网课也还没有搭好完善的框架,还属于走一步算一步的状态。

在一些中小学,学校在学生使用的电脑中屏蔽这些网站,以此阻止作弊。然而,只要学生可以拿其他设备登录,这种举措就是徒劳的。来自加州的中学老师 Suzanne Priebe 干脆把考试成绩的比重降低,以此从根源上减少学生作弊的动机。

b63ad7f1051b496d1eac97b54b8557f2.jpg

13 岁的女孩 Victoria 在上网课一年后,产生了严重的焦虑情绪

愈演愈烈的作弊大潮又带动了另一条产业链:一些公司开始提供“线上监考老师”,他们的工作是帮助监控学生在远程考试中的行为。

这些监考老师会通过摄像头,观察任何可疑的行为,比如当学生从镜头视线里消失的时候,就很可能出现问题了。

面部监测软件也在线上监考中出了一份力,它们被用来跟踪学生的眼部动作,抓出不寻常的眼球转动。

线上监考服务公司 Proctorio 提供的数据显示,光是 2020 年,该公司就已经为 2100 万场考试提供了线上监考服务,合作的学校和机构遍及全球。

另一家名为 ProctorU 的监考服务公司则告诉我们,如今学生们脑洞大开的作弊方式,着实让线上监考官们大开眼界。有一名学生尝试用无人机的摄像头拍摄屏幕,以此将考试内容传给其他人;另一名则将作弊信息写在即时贴上,贴在宠物狗的身上;还有一名女学生,打着喷嚏就跌出了镜头外,下一秒,镜头里就换成了一个带着假发的男性,显然是在假装她。

枪手争相竞标,学生和网站互相举报?

在这些由网课时代催生的作弊方式中,最新近出现的要数作业竞标网站了。通常的流程是这样的:学生在网站上发布自己的作业内容和截止日期,然后网站就成了竞拍的市场,由枪手们轮番出价,竞争成为代笔的机会。

竞标网站的出现,让本应在“找枪手”这件事上偷偷摸摸的学生,似乎多了一份由金钱堆出的掌控力,他们可以自己决定谁来成为枪手,以及付多少钱给枪手。

当然,枪手不叫自己枪手,他们依然称自己为“老师”。这些与学校没有半点关系的“老师”会详细注明自己的学术水平——拥有什么学位,是否拥有其他证书等等。有的网站还有评价功能,学生会在事后为这一次“服务”打分,并撰写反馈,和网购给好评、差评的思路一脉相承。

d2f0b746f2239524ff11ff1344b0a6c5.jpg

一位老师将自己的公寓打造成了上课的“直播间”

与迅速发展起来的作弊产业相比,学校能采取的对策就棋差一步了。相比已经成熟的抄袭查重技术,目前还没有足够靠谱的工具可以甄别这些由枪手“原创”出来的造假成果。

今年二月的时候,作业竞标网站 homeworkforyou.com 上出现了一单高价的竞拍项目,发起人是一位来自纽约的大学生,正在寻找替自己完成每周作业、通过考试以及参加课程项目的全能枪手。整个周期长达两个月,发起人还要求这位枪手能“像一个学生”,并在小组里和同学正常交流。

这位发起人还明确了自己对成绩的要求——当然是“A”。第二天,就有 29 名竞标者提出自己的价格。

Homeworkforyou.com 并没有接受收集。事实上,几乎所有同类网站,都在用户守则中注明了对用户的警告,包括不可以将收到的答案直接作为作业提交等等。

《华尔街日报》在该网站上发起了一个竞标,标题叫“《华尔街日报》求助!我们的稿子需要枪手!”记者在正文里写道,自己正在撰写一篇相关报道,并不是真的会付钱,只是想与枪手们聊聊。

发布后才几秒钟,竞标就开始进来了——显然,他们没有正常读完正文。在记者删除它之前,一共收到 13 条竞标,均价在 2500 元左右。其中还有一位开价 13000 元。

而记者尝试联系的那些枪手们,则没有一个愿意评论或接受收集。

43e6ca51bc328f30b5073955ba8ede4a.jpg

通常,竞标界面是这样的

Bid4Papers.com 也是一家这样的竞标网站,为它担任内容策划的 Lesley Vos 表示,网站的条款是反对学术欺诈和抄袭的。她说,网站创立是为了学习的目的,希望可以通过线上指导的方式,教授学生学习思路、研究方法和正确的引用方式等,以此提高学生的成绩。

她表示,作弊确实可能发生,但只是少数学生身上的偶发情况。“而且,学生也不会告诉我们,他们将用这些答案做什么。”

一位 id 是 Daniel Amaro 的枪手接受了一家媒体的收集。这些“老师”的逻辑非常统一,即从不会承认自己在帮助作弊,而是坚称,自己的“写作指导”或是“数学题解法”可以帮助学生掌握这些方法。

“从我的角度来看,学生找到我,是为了把我写的东西转化成自己。”这位“老师”说,“但我无法控制他们的行为。”

在写有他的 id 的小广告上,他号称自己拥有哥伦比亚大学的本科和硕士学历,但当记者向哥伦比亚大学考证时,学校表示记录中并未查到他的学位。当记者就这份出入提问,他改口表示 Daniel Amaro 是他的合伙人,随即又要求不出现在报道中。

64492719924f3911df5ecd1f8d091ad7.jpg

有学生则在枪手提供的作业没有达到承诺的成绩后,直接向商业促进局(一定程度上近似于美国的消费者协会)投了诉。

去年 11 月,一名学生就向商业促进局投诉了 allassignmenthelp.org 这家网站,后者提供论文和各种类型的作业代写服务。这名学生表示,对方提供的成果和承诺的严重不符,质量极差。同时他也指出,该网站还向他发出威胁,称将向学校举报他的作弊行为。

“网站总是会先确保收到了学生填写的所有信息,包括学校的完整名字、地址、学生的入学证明......通过这些信息,一旦学生对收到的成果提出异议,他们就以此威胁和敲诈。”这位投诉者写道。他表示,自己已经转账出去的损失有 6000 多元。

对此,allassignmenthelp.org 拒绝做出回应。

抓作弊这件事,也需要这些网站的帮助

其他广受学生追捧的学习网站——比如 Chegg 和 Brianly——也都在疫情期间收获了疯涨的用户量和点击量。

这两家网站的负责人都告诉我们,大部分用户并没有以作弊为目的,而是作为网课时代的辅助工具,也有父母在网站上寻求解答来指导孩子。

同样地,这些网站的规章也会警示作弊,包括不允许直接复制答案来完成论文或作业,以及不允许直接把考试题发上来提问。

“如果用户违反了任何一条规则,账号就可能被删除或永久封禁。”学习网站 Brainly 的公关总监告诉我们,“大部分孩子都知道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但很遗憾,总有一些人想要打破规则。”

2020 年,这家学习网站的月活用户数增长到了惊人的 3 亿 5 千万。Brianly 的基础服务是免费的,你花 100 多块钱就可以消除广告,以及浏览高级内容。

47ba4a87c42c1eb452b80577add5b9d4.jpg

一些学校向学生提供了笔记本电脑

另一家学习网站 Chegg 则提出,公司将帮助教育机构鉴别哪些学生在作弊。它的一项功能,允许老师在网站上发现自己的版权内容时进行举报。

Chegg 在 2020 年收获净利润超过 40 亿元,订阅用户数则达到了破纪录的 660 万。在 Chegg 上,用户可以直接将题目拍照上传,一个月的订阅费用在 100 元人名币上下。

那个揪出 200 名作弊学生的 Johnson 老师,就是在 Chegg 的帮助下做到这一点的。在这场期末考试中,有学生把考试题上传至 Chegg,另一些则在登录后阅读答案,这些行为都可以通过账号的邮箱地址、IP 地址和登录时间等信息追踪到。

“其实还有一家网站,也疑似有学生使用,只是没有 Chegg 那么大量。但这家网站没有达成与学校的合作。”Johnson 表示。

这 200 名学生面临三个选择:直接承认作弊,或是与 Johnson 老师通个 Zoom,提出自己没有作弊的证据,或是选择跳过 Johnson 老师,直接向学生行为办公室汇报。

他们将得到的惩罚包括这场考试的零分、一段时间的诚信考察期,以及一次二级违纪,这将导致一个学期的停学。

有一半学生都选择了跟他通过 Zoom 私聊,很多都向他承认了错误。据理力争的有 30-35 人左右,但只有一位被证明了清白。

“很多学生都不能接受,说在疫情期间这样惩罚他们是很不公平的。”Johnson 说。

“还有些家长发出威胁,说将采取法律手段对付我。”4 月 1 日,有人发起了一项针对他的线上请愿,内容是考试规则误导学生,使学生误解了可以使用的答题手段。对于这项已经获得 786 人签名的请愿,他自然是无法认可的。

而于此同时,在这场 200 人的作弊抓捕行动之后,作弊行为依然没有停止。

“在此后的下一个学期中,1000 名学生里依然有 70 多人被发现诚信问题。”他说,“这还是一场长期战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出色WSJ中文版”(ID:WSJmagazinechina),作者Tawnell D.Hobs,编译DaJuan。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出色WSJ中文版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出色WSJ中文版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网课一年,带动了多少作弊产业?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