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新春随笔】一个媒体人眼中的在线教育 2015

作者:荔闽 发布时间:

【新春随笔】一个媒体人眼中的在线教育 2015

作者:荔闽 发布时间:

摘要:一篇文章怎么说的完!

2015_meitu_2.jpg

2016 年的第一个月,芥末堆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 2015 年中国教育科技一级市场所有投资的案子翻了翻,结果有点让人小震惊。根据不完全统计,教育产业在 2015 年对外公布的投融资数量为 199 起,总融资金额达到了 20.3 亿美元。这个数字相较于 2014 年,投融资数量增长为 36.6%,总融资额则增长了 160%。

不仅仅如此,20.3 亿美元的融资额也让中国在教育科技一级市场中第一次超越了美国,成为了 2015 年全球最为火热的教育科技投资市场。如果,我们将把中国的教育科技元年定义为 2013 年的话,从那时开始算起,中国教育科技的这次超越仅仅只花了 3 年的时间。

这个极具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是如何到来的呢?

出于好奇,我就把 199 起融资案例按照客户需求、主营业务和商业模式平铺在同一张图上,点的大小代表融资金额。

2015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分布.png

每一团聚集的小点都让人回忆起 2015 年教育科技所经历的风雨。

2015 年 3 月的最后一天,大概所有关注教育科技的媒体工作者都起了一个大早。猿题库 D 轮融资的消息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喧嚣纸上,就等着官方最后的确认。尽管帅总监一直让大家克制,但一大早还不到 8 点,所有的媒体就开始蠢蠢欲动,随着新浪科技率先发文,不到 9 点,几乎所有的创投和科技媒体上都在讨论题库变现的未来之路

而这一天还远远没有结束。

下午 2 点,国家会议中心,跟谁学第一次对外公开产品,以 “O2O找好老师学习服务电商平台”的 slogan 正式杀入教育的全领域竞争,同时发布 A 轮融资消息, 5000 万的融资金额,超过了小米,创造了创业公司 A 轮融资之最。整场发布会以苹果发布会为标杆,几乎是业内最高水平,汇聚了线上和线下,机构和个人,自此,线上和线下的界限不断模糊,双方开始加速刺探融合之路。

仿佛就是一个信号,在线教育的风口从题库正式转向了 O2O。如果 2015 年的 Q1 季度,资本还在犹豫是答疑,还是题库,到了 Q2,几乎所有的一线资本都押注在 O2O。跟谁学大旗一挥,之后轻轻家教请他教疯狂老师老师来了,突破等公司先后进入,站在他们面的则是教育投资的好未来、红杉、IDG等一线资本。同时,整体大环境上 O2O 热,使得许多不了解教育市场的小公司和资本也纷纷进入战局,瞬间将家教O2O 直接带入了“春秋战国”。

于是,在 4 月份到 7 月份,整个在线市场进入了一次大狂欢,所有的公司都坐上“高铁”,在半年内完成了从一家刚成立的创业公司到一家 C 轮后大公司的发展历程。同时,2015 年教育 O2O 还不断有公司刷新着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记录,其中最让人瞩目的就是轻轻家教获得好未来 1 亿美元 C 轮战略投资,创造了 2015 年全球上半年投资之最。

当然,在线教育的 2015 火的不仅仅只是家教O2O,而是整个教育 O2O 的爆发,在应试的市场之外,我们看到了兴趣教育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音乐培训,星空琴行弹吧,为艺等音乐类 O2O 平台先后进入,从社会中发掘散落的培训老师,之后又有有针对绘画市场的美术宝、手工课等;同时针对细分人群的 O2O 平台也在兴起,儿童市场有童游、宝贝去哪儿、多宝时代等,成人市场则有 Master 达人和取暖等,再到全品类大平台人人趣学、决胜和跟谁学,上半年所有的线下培训市场都经历一场 O2O 的“洗礼”。

教育 O2O 火了,与人们最初预期的不同,教育消费的方式并没有像其他行业(餐饮、打车)带来了人们消费方式翻天覆地的变化,相反在 O2O 的进程中,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刷单和补贴

6631232692442847701.jpg

彼时,伴随着 O2O 大热,不断有补贴和刷单消息突破人们认知的底线

……

有些教育 O2O 的创业者甚至在公开场合直接对用户“坦诚”:“我们的商业模式是 2VC”。

那个时候,每当有大笔 O2O 融资出现时,许多人都会拿着刷单的证据来问我这样几个问题:O2O 到底为教育产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主流 VC 都纷纷在此布局?高融资带来的刷单的模式能够长久么?

所有的答案到了 2015 年下半年里似乎都有了答案。

7,8月份,资本市场的转冷,一下子在烧的正旺 O2O 大火上浇了一盆冷水。虽然仍然有许多早期项目仍然集中在 O2O 领域,但是已经几乎找不到 A 轮之后的案子,原先高调的公司也开始慢慢进入“静默”状态,更不愿意将 O2O 作为自己的唯一标签,轻轻家教的创始人胡国志在多个场合开始强调自己并非是一个单纯的 O2O 和 C2C 的平台,而是“用移动互联网改造传统一对一机构新型创新型的教育机构”。

而到了9月份,寒流席卷了所有的 O2O 公司,教育行业也不例外。我们看到了一批教育公司开始大规模地死亡

9月26日,老师来了宣布停止运营,创始人虞益栋表示:“部分用户和业内人士在自发地帮助平台众筹,为员工筹集工资”。对于失败的原因,虞益栋认为直接原因是 B 轮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而更为宏观的原因则是大环境的不太理想以及 O2O 的前景不太明确。

这不禁让人唏嘘,从项目成立到现在,老师来了不过经历了短短的 1 年零 2 个月,其中在 14 年 9 月到 15 年 5 月期间,它一直都是资本和媒体的宠儿,于 14 年 9 月,获得 IDG 数百万元天使投资,第二年 3 月份,又获得了 200 多万美金的 A 轮融资。老师来了是绝大多数 O2O 公司在 2015 年里最为常见的发展路径,被吹到风口,之后又重重地摔下。

当然,在线教育的 2015 并不仅仅只有 O2O,还有 C2C。

3 月 13 日,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在微博上宣布,他做了一个全新的创业项目,名字叫做“在行”,来源于他在清华大学宿舍的一次经历,希望打造一个知识和经验的分享社区,将会有各行各业,不同领域的”专家“为你提供面对面的经验辅导。

Screenshot 2016-01-28 23.20.44.png

姬十三和果壳的一次尝试,带动了新一波的创业浪潮,各行各业的经验开始被重新估值。那个时候,人们一边在质疑“为什么知乎不做这个事情”,一边在各个领域开始了知识“共享经济”的创业。于是,陆陆续续地在 K12 和留学领域,我们看到了“师兄师姐帮帮忙”的榜样、爱打勾、自得等等;在职场领域,则有“8点后”、“领路”、“靠我”等产品。

这股基于 C2C 模式的“共享经济”的浪潮一直持续到8月份,不过让人始终觉得有些遗憾的是,资本市场对这个模式始终抱有疑问,种子轮的消息不断,但始终没有冒尖者。作为先锋的 “在行” 也迟迟地没有对外宣布运营数据,姬十三也表示“在行”还在探索和测试,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新的玩法。VC 们一边觉得这个模式大有可为,但又对其未来发展前景表示堪忧(毕竟这是一个和电商逻辑有点相似但又略有不同的商业)。

到了下半年,各个不同的平台都不约而同地开始进行横向扩展,希望成为所有非标类“知识服务”里的大平台,因此你能够在“在行”找到从“如何融到人生第一笔投资”到“20年粉丝教你从零读懂《星球大战》”等等稀奇古怪的主题,应有尽有。

2015 年 7 月开始,大概所有在创投行业里的人们听到最多的词就是寒冬。经历了 3 年多的发展,在线教育依然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拍着胸脯说自己已然探索出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与此同时,整个一级市场受到二级市场不景气的影响,投资策略开始慢慢趋于紧缩和保守。那个时候,所有的信息都在传递出一个信号:主流 VC 们正在渐渐对教育科技投资失去信心

“上半年,一个稍微靠谱的 BP 就能够拿到多家的 Offer,而现在,投资人不把我的估值对半折,就谢天谢地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创业者在形容 2015 上下半年的冰火两重天。

而就在同一个时间,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经理则说到:“不是我不愿意看在线教育,所有案子提上去,老板都不看的。我也该休假了,我老板7月份就开始休假了。”

虽然在这期间,自适应学习、STEAM教育,幼教家校通都短暂地进入人们的视野,但谁也无法像上半年的 O2O 一样在教育科技领域掀起一场风暴。这个低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 10 月底。1 对 1 英语培训市场刮起了 2015 年教育科技投资最后的“旋风”。

现金流好,可追踪的复购率,以及国人对于英语的强大刚需,让 VC 们对其趋之若鹜。

不过,美元 VC 们开始渐渐地退出教育科技投资的一线阵地趋势似乎不可阻挡,他们更多的倾向于加原有的 Porfolio 公司,帮助他们进行资源整合。与此同时,并购和战略投资开始慢慢成为一种新的趋势。在 2015 年的 Q2 季度,好未来就已经宣布投资将以后期大额投资为主,更加专注于战略投资。而在那之后,许多上市企业开始纷纷效仿好未来,在教育领域进行整个产业链的布局。

于是,2015 年我们看到一批新的教育专项基金,专注投资教育科技公司。多数基金拟募集资金规模在5-10亿之间,预估整体投资金额在 50亿人民币上下,目标集中在K12市场(立思辰、新南洋、全通教育、凤凰传媒、中文在线),其次是职业教育(中国高科、神州泰岳)以及幼教(阳光城、秀强股份),此外还有语言教育(皖新传媒)、素质兴趣(珠江钢琴)等细分领域。不过,他们在 2015 年还尚未发力,但在即将到来的 2016 也将是一股重要的力量。

另外,在早期投资领域则呈现出垂直化的趋势,出现了未来工场、山谷资本、星辰资本这一类专注于教育科技投资的基金和 FA。垂直化让教育投资更加前置,同时也往更加专业化,更加细分的市场切入。

2015 年的在线教育留给了我们太多太多的回忆,很多场景我们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那么 2016 的历史又该如何书写呢?

  • 如今进校的号角已经吹响,题库类的产品是否可以再次迎来 2014 年般的大爆发呢?

  • 民办教育法的修订正在路上,全通一骑绝尘的日子不在,还有哪些教育公司会在今年登上 A 股这艘大船呢?

  • STEAM 教育概念已经火了大半年,它会是 2016 年的大浪潮么?

  • 雾霾天已经让家长和老师们了解到在线教育的便利了,直播工具在 2016 年会来到了教育领域,刺激原有在线学习平台的发展么?

  • 2015 我们就叫嚣着平台太多,老师已经不够用了,那么巨大的师训市场,是否可以看到更多的玩家呢?

一切都有可能,当然还会有更多惊喜。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新春随笔】一个媒体人眼中的在线教育 2015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