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GET2016】Saku Tuominen:hundrED,开源的全球教育创新数据库

作者:卢楠 发布时间:

【GET2016】Saku Tuominen:hundrED,开源的全球教育创新数据库

作者:卢楠 发布时间:

摘要:教育创新,从芬兰到世界。

3.jpg

芥末堆  卢楠  11月11日报道

11日下午,在以“创·见·新生态”为主题GET2016教育科技大会领袖论坛上,hundrED(芬兰)创始人兼创意总监Saku Tuominen发表主题演讲,介绍了在芬兰进行的最大的教育项目——hundrED。作为教育家和企业家,Saku创立了多家公司,出版过10本书,目前专注于在全球范围内提升K12教育。

以下为Saku Tuominen演讲重点内容:

在谈到hundrED的项目背景时,Saku Tuominen表示,在教育改革中,永远要解答一个问题: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对他来说,他希望芬兰的学生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大展宏图,技能永远不会过时。但是,有很多研究发现,到2030年,有20亿的工作机会消失,新的工作机会出现,要求新的技能;机器人可能代替人类做很多工作。因此,教育和学校必须改革。而各国之间在教育方面的隔离状态,影响了变革的发生。

因此,hundrED希望在全球层面推动创新,寻求并分享具有启发性的基础教育的创新。这个项目希望能找出:

  • 100个芬兰学校创新的项目

  • 100个全球的创新项目

  • 100个创新者

hundrED重视5个领域创新:

  • 技能 Skills

  • 老师 Teacher

  • 评价 Assessment

  • 学习环境 Environments

  • 领导力 Leadership

hundrED对项目的评价有四个主要标准:

  • 创新力 Innovation

  • 教学方法思维 Pedagocy

  • 可推广性 Scalability

  • 团队 Team

hundrED会采用研讨会、出书、开放数据库、拍摄记录片等方式,将这些教育创新实践分享给全世界。一切都是开源的,任何人有兴趣,都可以获得免费的创意的点子。

现场,Saku Tuominen还介绍了几个创新实践的项目。他说,他们看到很多好的实践,但是没有好的记录和包装。hundrED希望成为全球教育创新最好的数据库,在2020年前进入十个国家,任何人对于学习创新方面有任何的问题都能够向他们咨询。

以下是Saku Tuominen的演讲整理:

芬兰只有1500多万的人口,非常小的国家,但是我们的教育体系在世界上是非常领先的。今天我主要跟大家介绍一下在芬兰现在进行的最大的K12的教育项目,我们的名字叫做hundrEd。先介绍一下我们项目的背景,我们想在芬兰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呢?

首先我们来看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在想到改革教育的过程当中,永远都要去解答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学校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你要问我这个问题的话,我会说我们希望让我们的学生,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够大展宏图。无论是在2020年还是2025年,希望他们的技能永远都不会过时。但是现在世界却日异月新,越来越快地在发生变化。如果我们来分析一下现在的世界形势的话,比如说2030年,我们不知道2030年劳动市场会需求什么样的技能,我们也不知道未来2030年的产业情景是什么样子的,技术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其实,我们看到有很多的研究发现,2030年会有20亿的工作机会将会消失;有一些也是新的工作机会将会出现,要求新的技能。还有很多的工作机会,可能会在未来受到很大的威胁,因为现在有机器人,机器人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变化,造成很大的问题。所以说我们现在的世界是非常不确定性的。

如果我们来看一下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做的一个分析,他们发现在接下来20年当中,我们必须要有一些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也要批判性的思维。另外,大家还在讨论创造性,还要有情商,我们也非常重视认知的灵活性。如果我们看一下现在教育体系的话,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新加坡,还是在芬兰、美国,我们必须要承认传统的教育体系,可能并没有给我们带来这些技能。比如说在芬兰,虽然我们有非常好的教育体系,但是我们并没有非常好的解答问题的能力,我们在情商方面教育还不够,还有很多其它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学校还不够激励学生。当然不是说整个教育体系有问题,我是说在很多根本的教育层面上,在各大洲都面临着着这种“过时”的问题。

所以我们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挑战,在美国,非洲,印度、新加坡,还有芬兰,我们都在讨论这样的问题。大家都承认教育和学校必须要进行改革, 但是现在有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就是,怎么去作出改变?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现在的教育体系要达到一个彼岸,我们要在全球层面进行合作。我们如何推动这个变革呢?要进行变革,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教育的过程。因为教育在所有的大洲,都是一个非常自上而下的过程。因为很多人会说教育应该是这样的,他可能会给你制定一些规则。但是这只是教育发展的一个原因。教育现在应该发生变化,有各种各样颠覆的企业正在出现。在教育领域我们还没有新的科技产业来统治整个市场。

那没有创新的原因是什么呢?对于教育来讲,很多都是在这样的仓桶当中进行的,像这样的仓桶在德国、中国、北京有很多,都是这种隔离的状态。在这些国家没有各种各样的跨界交流。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在全球层面来推动这样的变革,让我们改革我们这种仓桶式的教育。

现在我们在芬兰做的一个工作就是希望能创造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与政府进行合作,不断地强调自下而上的方式推动教育的改革。那是什么意思呢?这里的一个关键就是说,我们希望能够在学校领域,在全球层面来推动创新。

对于hundrEd的项目我来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们希望能够寻求并分享这些具有启发性的基础教育的创新。所以我们非常关注创新,我们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有一些也很有成效,也会推广到世界各地。我们有很多合作伙伴,芬兰的教育部,国家教育委员会,还有教师的工会,还有各大高校也非常的支持我们;我们还有全球的合作伙伴,比如说硅谷的,英国的,还有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我们也获得了很多的资金,有一些基金,比如说supersail是由腾讯投资的一个公司,我们也非常欢迎这样的项目。很多项目都是非营利的,我们目标不是说永远做非营利的,我们有一些高端的服务也是营利的;但是现在来看我们主要是非营利的,希望能够在未来实现赢利。

我们做的项目到底是做什么呢?我们希望能够找出100个芬兰学校的创新的项目,找到100个在全球的创新,我们会去找到100个创新者来看看他们在这些学校、在创新的过程中有什么样的挑战。我们也采访了很多大人物,我们获得了很多的洞见。

我们非常重视这五个领域的创新。首先,我们非常重视技能的创新。我们要为未来的世界培养什么样的技能,我们要交给学校什么样的技能,哪些应用可以帮到我们去培养这样的技能。另外一个就是老师的决策也在改变,还有一个就是评价。我们刚才提到了个性化的学习,因为评价也是可以帮助我们进行个性化的学习。另外学习环境,学习环境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无论是虚拟的还是实际的都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最后一个领导力,哪些国家在这些方面有变革的领导力。

所以在这五个方面我们希望能够找到创新的点,在我们分析的过程当中,我们有四个主要的标准:

  • 第一个它必须要有创新力,推陈出新,能够推动教育的演进。

  • 第二个有教育方法的思维,我们有很多大的团队都在研究。

  • 第三个可扩展性、推广性。在一个国家适用的方法要扩展到另外一个大洲和国家去。

  • 第四个团队,我们的团队有没有这样的技能让整个目标得以实现。

我们有75个学校的创新都是在芬兰找到的,举几个例子。当然这些都不是什么新的理念,已经存在了很长的时间了。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想法在一年当中传播出去。

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家长会。在芬兰我们看到很多家长都会抱怨学校面临的问题。这个家长会在每一个芬兰的学校都会同时进行,目标就是希望家长能够参与进来,推动这样的变革。我们看到中国也有很好的学校,在新加坡也有很好的技术,在芬兰也有很好的学校,大家可以相互借鉴,让家长发出声音,这样每一个家长都能参与进来,推动教育领域的变革。

另外我们还开发了一个应用APP,这个就是把晚间新闻变成一个教育的素材。昨天晚上的新闻会推送到老师的手机上,每一个芬兰的老师早上八点都会获得这些新闻,然后点击一下就会看到新闻,有非常好的背景信息,还会有三个提示,会告诉你怎么去把它用到教育过程当中。现在有30%的芬兰的老师都在利用这个APP。

另外我们也在推广全球性的技能的培养,我们也与世界各地的国家进行合作。

我们也在创造世界上最好的游戏厅,在学校里做,我们有15个游戏,配备了非常好的扬声器。学生每天都会有一些时间,来进入游戏厅玩这些教育性的游戏,看他们的能力到底在哪里。

另外,我们还有演讲人告诉大家在学校之外都在发生什么样的动向。我们不只是看学校的一些问题,我们希望能够关注一些国际问题,比如说全球变暖,还有美国的大选,另外还有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等,这些专家都能够来到芬兰的学校来开展讲座。

我们也希望把芬兰的不同的图书馆都变成教学的场所,我们希望让芬兰的图书馆能够加入这样的项目当中。我们会开发一个应用,学生可以通过一些教学的游戏,学习到博物馆中的展览,这些都是我们的一些尝试。

我们希望能够去选择最好的想法,连接最好的专家。我们有50名顶尖的专家组成的顾问团,他们可以提出很有价值的想法,我们会帮助老师来实施这些想法。有时候给他们资金,有时候给他们其它的支持。

我们会评价这些尝试的效果,联合芬兰最好的大学来做评估。我们有三步的评估:

  • 首先学校要自己进行评估。

  • 其次我们有一个团队,来专门进行评估。

  • 第三步的评估,就是让学校之间进行互评,我们会记录他们的实施效果。

这样,每一个想法都能够别记录下来,中国、美国、新加坡的老师都知道这个想法是什么,怎么去实施,需要哪些资源,怎么去做,有哪些经验教训,怎么去复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开源的,如果你们有兴趣,就可以获得免费的创意的点子。

2017年,我们会在十个城市进行研讨会,在东京、北京、墨尔本、新加坡、新德里、约翰内斯堡、旧金山、洛杉矶、纽约、伦敦,都会进行这样的活动。我们已经尝试了两年,这是我们发现最好的创新,我们会告诉大家哪些点子是最棒的,你们怎么去使用它。我们还会开放一个数据库,所有的信息都会开放,我们会出书。还会有一个纪录片,我们也在不断的创新,不断的研究。

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好的实践,但是没有最好的去记录和包装这些创新的方法,所以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尝试,我们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成为教育创新全球最好的一个数据库,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希望在2020年之前进入到至少十个国家。

我们希望在中国也能找到落地的伙伴,我们希望和大家一起识别在北京、上海、香港等等学校里所进行的最好的创新,并且将这些创新在中国进行复制,从而在全球的任何地方进行复制。我们希望把中国的老师介绍给全球,希望有更多的合作。最终,我们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成为这个领域之内的全球专家,在2020年之前实现这个目标。任何人对于学习创新方面有任何的问题都能够来向我们咨询。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来到中国,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希望能够找到中国最佳的创新实践和中国最好的教育专家一起来找到潜在的可以在全球复制的创新实践。我们也希望在中国能够建立hundrEd中国站,我们现在已经和其它六个国家在进行类似的讨论,希望能够在他们的国家发布这样的项目。我们现在是一个非盈利机构,我们也在寻找合作伙伴。

我们有三个非常大的全球合作伙伴支持我们的活动,如果大家感兴趣的可以看我们的网站。我知道在中国有很多的非常让人惊喜的变革和创新,而在芬兰却没有人知道。所以我希望能够去传递这样的理念,谢谢大家。

这里查看所有嘉宾精彩演讲,立即永久保存,感谢【印象笔记企业版】友情支持。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16】Saku Tuominen:hundrED,开源的全球教育创新数据库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