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素质教育的战国时代,鲨鱼公园的得与失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素质教育的战国时代,鲨鱼公园的得与失

作者:东瓜 发布时间:

摘要:他们折射的是改变。

GU0_6973_meitu_1.jpg

芥末堆 东瓜 3月22日报道

第一次见到张永琪是在2015年芥末堆主办的GET2015教育科技大会上,彼时,素质教育风向刚起,他以鲨鱼公园儿童大学创始人身份高呼着素质教育的重要性,做规划时将业务渗透到孩子生活的方方面面,显得斗志昂扬。

时隔一年半,经历过迄今为止素质教育行业发展变化最大的一年半后,这次再碰面,他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热茶,慢慢悠悠地说:“事实证明,我赌对了。”他微微一笑,变得气定神闲了起来。

拓荒素质教育

张永琪做素质教育,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一定是因为他的操心和闲不下来。

“哎呀,如果环球雅思最终没有人接,我会把它买回来。总不能人还没死,公司先……”张永琪笑笑,没把话说完。众所周知,在创办科学教育品牌鲨鱼公园之前,他是环球雅思的创始人,在采访的前几日,培生放出出售环球雅思的消息,这位商界老兵对昔日的公司仍有感情。

“总不能一手创办的公司就让它没了吧,嗯,或许有的人能做到,但我不行,我觉得会有人收,没有人收,我应该会收回来,不单是感情,我收回来就有把握把它做好。”张永琪一句话转了三四道弯,笑言自己改不了操心的毛病。

时间退回到2013年的12月,培生入主环球雅思两年,张永琪对外宣布退出,在面对记者访问时,他轻松地回答道:“这次退出可以看做给我提供了一个休息的机会。”然而,短短两个月过去,闻到风向的张永琪就与ATA董事长马肖风一起创办了鲨鱼公园。

1449790739836334.jpg

往后的一年时间里,他们先是推出了主要面向6-12岁阶段的课程产品,并迅速开办线下店,以线下加线上课程结合、课程盒子作为载体的形式推出产品,2015年初又宣布与拉比盒子进行换股合作,让拉比盒子成为学前领域的课程补充,到2016年4月,张永琪再次拓宽业务年龄段,与少年创学院合作,推出针对12-18岁青少年的创客课程。

不仅仅是线下机构和线上课程并行,从鲨鱼公园的路径可以看出,张永琪想做一个完全的科学类素质教育产业链,他们积极打入公立校,编撰教材,又开发户外教育类APP跟着玩,企图从各个能发掘到、能渗入进孩子生活的角度为孩子输送科学类素质教育。

这张网织得格外大,让人开始怀疑,一开始就铺这么大,能做好方方面面吗?还是说,在一开始,就是一场与市场和风向的对赌?

丰盛与墙

回到最开始,张永琪对于政策风向的预估,答的那句“我赌对了”就能看出些什么。作为二次创业者,鲨鱼公园的路径中多了笃定性,毕竟有些路他已经淌过,相比其他初次创业者,他也更敢去尝试,但尝试并不意味着莽撞,中间透着谨慎小心。

2015年,鲨鱼公园产品矩阵初具规模,教育部文件首次提到STEM教育,并开始提倡校企合作。一时间,to b类企业纷纷冒头,学界,教育装备界,代理商,渠道商,各类角色投入这块看起来蛋糕很大的“主要市场”,企图在政府经费、学校经费里分一杯羹。哪怕素质教育的大众消费级市场散乱,家长意识不够,蛋糕难啃,鲨鱼公园的to b类业务却一直不是张永琪最侧重的事。

“在教育行业,品牌真的是最重要的,进学校,哪怕吃透一片区,也做不出品牌。或许这条路现在是市场红利期,能获得直接营收,但做到后面要怎么办呢?还是内容提供商?我更想做一个大品牌出来,相比他们,我等得起。”张永琪解释道。

而对于进入幼儿园这样的b端,张永琪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有这一项业务,但是确实还是不可控。”他坦言。公立幼儿园受政策影响很大,与商业产品的合作随时被中断,而对于私立幼儿园,商业产品又极易被取代,园长们对于产品的选择有自己的考量,或许更看重盈利,也或许有其他因素影响,难以保持持续合作,维系关系成本也很大。“靠关系挣的钱并不牢靠。”张永琪说。

张永琪的大品牌确实做了起来。截至3月份,鲨鱼公园品牌以加盟的形式进入全国72个城市,开设线下店,有一半的城市也同时进入了当地公立校,去年的营收也达到千万级。张永琪认为用加盟的方式最容易在最快的时间做到快速树立品牌影响力,他对加盟店的要求也是各城市的城市合伙人手下的线下校区,起码有一家必须要是鲨鱼公园独家品牌校区。

to c的路上也有试错的时候,有丰盛的同时也会有墙。

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素质教育是区别于学科分数制而言,培养能力的教育,它在目前的考核中占比不大,市场的认知度仍不够,需求度也会随着孩子的年龄增加而不得不被排挤出课余时间。这让很多机构在招生上面临困境——一旦过了小学五年级,招生就变得困难。

这一点,鲨鱼公园也不例外,直面的打击就在两边,其一,线下12岁以上青少年素质市场较小,招生困难,其二,12岁以上的产品线铺不开

张永琪准备开拓线上战场,占据更多有利位置,他让线下校区教师的闲置时间也被利用起来,开设类似线上小班课程,各加盟的城市合伙人再和他在线上分成,在各类校区中也可以采用双师课堂的方式进行,依托这套课程,鲨鱼公园进入幼儿园端也变得更有优势,一旦达成合作,用户粘性相对以前也会更高。

而对于面对12岁以上的创客类课程,张永琪选择了放弃,索性将年龄段放得更大,找到需求点——STEM类课程留学。转身联合少年创学院联合创始人张路,爱就开心创始人孔依琳做起了STEM课程类的留学品牌4C成就实验室。“虽然领域高度垂直,但在留学机构中门槛也高啊,我们可以和留学市场很多机构方以及其他的培训机构合作。”张永琪憧憬道。

12岁以上市场小,那么对于低龄孩子的产品和业务可以变得更多。张永琪也透露,鲨鱼公园此后会以其他方式介入幼教市场,展开一些投资并购动作。

商人与教育

“有人质疑,觉得鲨鱼公园的产品更偏向手工制作课,并不符合STEM的标准,你怎么看?”我问。

“我认同他们的观点啊。”张永琪出乎意料的诚恳。“我自己也觉得,当你把器材装进一个盒子里的时候就已经错了,但是没办法,商业化和市场化的行业,要做产品目前只能这样。”他表现得很无奈。确实,科学教育或者说STEM教育的开展是离不开教育装备的,在资源有限的地区,标准化的课程是目前最通用的解决方式,做课程盒子也广泛存在于素质教育各品类中。

盒子类的课程模式就真的不利于教育了吗?答案是保留的。在此前芥末堆报道的鲨鱼公园进社区的课堂上,孩子们依旧上得津津有味。或许,在一堂课,或者一段课时中真的要孩子某一方面的能力提升是可以的,但这太依赖教师的专业能力,目前还未有可复制的、在各类区域都能行得通的培养能力的模式。或许,对于低龄的孩子来说,埋下一颗对科学感兴趣的种子已经是不错的效果了。

1487904502222664.jpg

“我在进入社区的时候会很惊讶,我以为STEM,或者说这类课程已经普及了,但是其实并没有,当社区的人,大众们见到我们的课程盒子时,他们觉得我们的东西很好,也差不多都是第一次见到,觉得应该普及。”鲨鱼公园负责社区教育的菲菲老师这样向芥末堆反应道。

在教育行业,张永琪更像一个熟稔商业模式运营的商人。但商业化并不妨碍他继续在教育中探索。“我现在也在联合美国的专家研究这个问题,或许在可复制和维持原味的问题上我能解决呢?到时候说不定可以返销美国。”张永琪面带笑意。

芥末堆注:如需联系该作者/创业者,欢迎发送需求到service@jmdedu.com,芥末堆帮你牵线搭桥。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相关专辑: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头像

    ZMDOU  995天前

    非常钦佩张永琪老师在科技教育行业的决心勇气,我同样坚信科技教育行业的崛起,从事科教工作已十年有余,看到课内、课外、家庭三大市场在悄无声息的改变,我们都在为此贡献着自己的青春,相信以科学素养、能力培养为出发点的教育形态一定有未来!

    (0)

    回复(0)

  • 素质教育的战国时代,鲨鱼公园的得与失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