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一丢思享会】专注于教师发展,来自澳大利亚的这家公司想通过教师推动教育创新

作者:豆芽菜 发布时间:

【一丢思享会】专注于教师发展,来自澳大利亚的这家公司想通过教师推动教育创新

作者:豆芽菜 发布时间:

摘要:什么样的土壤结什么果。

上周,来自澳大利亚的教师培训组织Education Changemakers联合创始人Aaron Tait在一丢思享会做了分享。

Education Changemakers做的事情非常有趣,他们专注于教师这个群体,通过以创新思维为主导的教师培训、教师年度大会、甚至教师的孵化器而展开,对Aaron Tait而言,有7年在坦桑尼亚创办学校的经历,他理解学校、老师、以及学生的需求,也有澳大利亚政府以及大企业的资源。

Aaron提倡公平教育,即在相对低廉的成本下开发优质的教育产品,不仅需要追求优质,还需要控制成本,这似乎和我们追求的消费升级以及高客单价的教育服务产品有一定的差距。

IMG_5909.jpg

那么教师这个群体在澳大利亚的生存土壤又是什么样的呢?

20世纪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各级政府、教师联合会和教师专业协会共同发起了全国教师专业化运动,一方面要求老师教学技能熟练,另一方面要求老师能解决复杂问题,适应社会科技变革。但与此同时,教师的发展不能脱离教师群体的实际情况。

针对这个需求,出现了面向教师的各个类型的培训班,也就有了Education Changemakers,关于教师培训的以实际问题为导向,以专业化的方式诊断解决实际的问题的同时注重科学性,通过经验数据对目标群体进行诊断,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外部力量对教师的支持,以及对教育过程的参与和改变是澳大利亚教师群体市场的切入点,再加上政府的支持,使教师的专业发展有了更广阔的空间。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各地也纷纷出现了相关的教师标准,从教师的专业发展阶段的来看,“领导阶段的教师能知道本学科和其他学科教育内容的相关联系,知道如何能够有效的教授学科内容,教师知道学生是如何学习并且知道怎么促进学习,能够理解不同学生的社会、文化以及特殊的学习需要背景,知道自己该如何影响学生学习。”从这个角度来看,教师在某种层面,确实具有创业者的潜质,不仅了解用户,还理解相关的整体架构。

在澳大利亚,无论是制定还是修订标准,并不是单独依靠某一方面的力量,也不是某个机构的特权,而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全面配合。澳大利亚的教育分权制,虽有全国性的标准,但不是唯一标准。

这和我国的国情差异比较大,关于教师发展,甚至更多的标准都是依靠自上而下的单方力量,由于各地方差异性较大,一直存在合作和沟通的问题。

国内主要针对教师从业资格的教师资格考试,从从业标准到课程标准,对多层次的教师发展层次也还没有进一步深化,随着时代和环境的变化,也越来越不能适应当前的发展。制定顺应时代变化和发展的标准,形成自上而下以及市场联动,建设适合我国教师的专业标准,才能更好的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一丢思享会】专注于教师发展,来自澳大利亚的这家公司想通过教师推动教育创新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