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西藏那群被边缘化的青少年,海雕视角试图给他们拾起一个美好未来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西藏那群被边缘化的青少年,海雕视角试图给他们拾起一个美好未来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摘要:让商业少一点戾气,让公益多一分体面。

timg.jpg

图为虎头海雕

芥末堆 田园 8月7日报道

海雕,隼形目鹰科的一属,可能是最古老的一类鸟,常栖息于水域附近。虎头海雕是海湾上空最大型的猛禽,时常滑翔、盘旋于天际,目光机警,行动敏捷,一旦对猎物发起攻击,往往一击即中。 

借用海雕敏锐机警的寓意,德庆玉珍创业时给自己的公司取了一个刚毅的名字——“海雕视角”,希望公司能敏锐地发现教育中的问题。

同时,她也希望世人不要因为公司的6名全职员工都是女性,就觉得她们只是一群特别感性、柔弱的女孩,而忽略了她们的专业性。

在西藏的教培行业中,特殊的环境导致最赚钱的目标客户是13岁以下人群。而海雕视角服务的主要对象则是13岁以上的人群,他们大多是在押青少年、被边缘化的在校学生。

成立三年来,海雕视角做起的项目包括女孩性别教育、在押青少年陪伴成长项目、阳光社区项目、民办教师培训项目等。因为很多项目都是免费的,公司也就一直从事着半公益性质的事业。

不过,德庆玉珍告诉芥末堆,海雕视角与依靠基金会和社会资助生存的公益机构不同,她们希望在帮助更多孩子的同时,打破公益组织“在夹缝中生存,步履维艰”的固有形象,让公益人和教育人工作得更加体面。 

大环境:一群被边缘化的13岁以上青少年

提起西藏,人们往往想到的是雪域高原与布达拉宫,但对西藏的教育,尤其是内地西藏班了解甚少。

内地西藏班是我国针对西藏教育落后,人才匮乏等情况,借助内地发达地区的优质教育资源,为西藏培养人才的办学模式。该政策于1984年12月正式实施,如今已有34年。

内地西藏班分为初中班和高中班,初中班招收户籍在西藏的各民族学生。只要是学完小学全部课程,年龄在11-14周岁,身体健康的小学毕业生就可以参加内地西藏班招生考试,最后按分数排名选拔。

当地人习惯把这次招生考试称为“小考”。对西藏人民而言,小考和高考同等重要,因为一旦进入内地西藏班,就意味着被贴上了“优秀”的标签,这部分学生将会享受更加优质的教育资源和经费帮助。

知乎上就曾有内地西藏班毕业的学生评论说,“只要进入西藏班,就是一只脚踏入了大学校门,而且还都是很好的大学,几乎全部是985、211。”

因此,在西藏学前和小学阶段的教培市场最火,初高中学段的大部分学生反而处于半放弃的状态。简单粗暴地讲,最赚钱的是13岁以下的孩子。对于那些13岁以上多处于边缘化的孩子,德庆玉珍把他们称为“一群被遗忘的孩子。”

2006年,德庆玉珍以内地西藏班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大学期间,她曾多次到贫困偏远地区支教、做义工。感知到藏区青少年和内地青少年的教育环境、教育观念存在巨大差异,2013年,她决定去纽约大学深造,专攻教育与社会政策专业,学成回来做点实事。

女孩项目:让性别教育从敏感话题到学校主动支持

从纽约大学毕业后,德庆玉珍回国创办了海雕视角,做起了女孩性别教育项目——“青墨斋”

1.201505月青墨斋女孩项目第一期-在罗布林卡-大自然教育.jpg

青墨斋女孩项目第一期,在罗布林卡大自然教育。右起二为玉珍

“青墨斋”是西藏首个女孩互动中文阅读写作坊,主要服务于农牧区在拉萨寄宿上学的初高中女生,利用周末的2-3个小时,通过阅读、写作、项目式学习等形式,提高西藏初高中女孩的自我认知。

“2015年之前,西藏没有任何机构做性别教育这一块,那时候提到性别话题还有一些小敏感。” 德庆玉珍告诉芥末堆,除了因为当时性别教育尚属空白,从性别教育切入很大程度上还有自身的原因。

回观自身的教育过程,德庆玉珍说,学习生活中有很多地方都受到了性别观念的影响,例如,在高中学文学理的问题上,虽然自己理科特别好,但家人一直坚持女孩子不适合学理科,最后就被硬拽去学了文科。

性别观念让女孩们丧失了独立思考,当她们从应试教育中走向社会时,很多事情都要依靠别人,这是非常可惜的。”德庆玉珍介绍,西藏很多初高中都是寄宿学校,在家庭和学业的双重压力下,女孩子往往特别自卑,同时又处于青春期,属于问题交杂的现状。

想要在应试教育根深蒂固的土壤里,让一颗创新的种子发芽,注定没那么简单。青墨斋也是在不断的尝试中默默前行。

德庆玉珍犹记得,青墨斋项目第一期结束后,很多女孩和家长反映,单纯的阅读课无法提高学生的成绩,与孩子们的现实需求存在冲突。她只能思考,如何在提高女孩们批判性思维的同时,兼顾她们的学业压力。

42018年5月青墨斋女孩项目第五期-女孩们进行专家访谈正在认真阅读任务书的女孩们.jpg

正在认真阅读任务书的女孩们

之后,德庆玉珍索性将最初的阅读课改名为“写作文课”,从读延伸到写,变着法地多维度提高女孩们的能力。她认为,写作文需要很强的信息搜索、筛选能力,写议论文时又锻炼了孩子们的批判性思维和逻辑思维。

就这样,青墨斋从最初的尝试到现在已经完成了6期,德庆玉珍对应试教育与教育创新也产生了新的理解。

“我们刚开始有一个误区,就是只要应试类的就不碰,感觉做应试有点降低档次,但后来发现,教育的革新其实需要一个过渡阶段,通过在解决学习刚需的基础上,承载创新教育内容,项目才能慢慢地本土化、可操作化。”

“现在学校也在慢慢地接受新的东西,学校很乐意去接受这样一种新的教育思维和形态。”说起这些,德庆玉珍满脸的笑容。

星光计划:让在押青少年从冷漠到坚守承诺

除了关注女孩性别教育,海雕视角还关注了一个很少被触及的边缘群体——在押青少年。

我国《刑法》规定,14周岁以下青少年实施任何刑法禁止行为,均不负刑事责任。14-16周岁的青少年,需要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八类犯罪负刑事责任(俗称“八大罪”)。16周岁以上完全刑事行为能力人,需对一切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本文中的在押青少年多指犯了“八大罪”的未成年人。

行业内关于在押青少年教育的讨论一直都比较少,做在押青少年教育的公司更是凤毛麟角,海雕视角是其中一个。

接触在押青少年,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2016年中秋节,在社区小伙伴的推荐下,德庆玉珍当地社区一起慰问了一些在押孩子。

在监狱门外等待进入的时候,他们刚好碰见两个正要被收监的孩子。望着两人走向监狱的背影,玉德庆珍觉得,“他们跟其他孩子没什么不同”,这不禁让她心头一紧。

当天,在与两人聊天时,有一个孩子特别紧张地对她说:“姐姐、姐姐,我特别害怕,我不知道后面等待我的是什么。”

离开时,她告诉这个孩子,“不用害怕,我们还会再来看你们的。”守着这样一份承诺,海雕视角开始了“星光计划”。

通过“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方式,海雕视角在2016年承接了在押青少年关爱项目,成为西藏首个政企多方联合,对预防青少年犯罪以及在押未成年人管理和矫正议题进行创新尝试的试点项目。

芥末堆了解到,该项目虽然是政府购买服务,但费用很低,每个月只有1000元。后来海雕视角又用这1000元钱给孩子们买了书本,相当于分文不取。

1530702204352044.jpg

一位在押青少年的期待

据介绍,海雕视角采用创新的图像化教育模式替代了传统的文字化教育方式,上课时会让孩子们画出自己的心中所想。目前开设的课程包括:基础法律课程、自控力培养、人际关系处理、时间管理、同理心、原生家庭处理等。但由于在押孩子们的情况非常特殊,所以课程需要实时调整。

以同理心课程为例,德庆玉珍说,开设这门课的原因是有一次在课上,她让孩子们画出来他们做的事情时,她远远看到有一个孩子在笑。当玉珍走过去看他画的内容时,发现这个孩子画的其实是一个让个人起鸡皮疙瘩的场景。

这一幕一直让德庆玉珍很费解。后来经过和专家讨论研究,认为这可能是孩子家庭原因造成的同理心缺失。到了第二个阶段上课时,课程内容就改为让孩子们全体做同理心测试。测试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成人的基础的合格分数是42分-47分,而部分在押的孩子却低于16分。 

后来渐渐地,经过大半年的努力,一些孩子产生了巨大的扭转。

男孩阿满是当地“犯罪圈”里比较有名的孩子,在见到阿满前,德庆玉珍就听说过一些他的事情。上课前,她就在心里嘀咕,这个孩子是否真的如传闻中那么穷凶极恶?但接触后发现,阿满眼里满是真诚。

上课时阿满每次都坐在第一排,当旁边有孩子走神或者和说话时,他都会碰对方一下,暗示他们不要说话,认真听讲。

阿满开庭时,德庆玉珍前去探望。一看见玉珍,阿满就哭了起来。庭审结束,玉珍不放心,悄悄给阿满塞了点钱,但他立刻把钱塞了回来,并悄悄塞给玉珍一封信,这让玉珍觉得既感动又欣慰。

在为期3个月的课程结束后,有人告诉玉珍,阿满戒烟了。“他还告诉周边的人,出狱后想跟着玉珍姐姐学做咖啡。”德庆玉珍笑着说,“之前上课时我说过,自己特别喜欢喝咖啡,如果不做教育的话,可能会去做一个咖啡师。他竟然一直记着我说的话。”

“教育就这样在这群孩子身上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一个孩子可以带动很多孩子,甚至是一个家庭的扭转。”德庆玉珍觉得,这件事特别有意义。

据了解,海雕视角撰写了西藏第一份在押青少年的调研报告,试图探寻青少年犯罪的原因。“进去的孩子很多都是冲动性犯罪,你会发现他们的犯罪成因很特别,5岁开始喝酒的、抽烟的,被家暴的都有。”

“也许人人都是布谋者。”引用同事的观点,德庆玉珍认为,“未成年人为什么能随意进出网吧,然后缺钱去抢劫?未成年人为什么会随意喝酒……其实不是说这些孩子有多坏,只是大人太不负责任了。”

与在押孩子互相承诺,打造教育主体闭环服务

星光计划1.jpg

在押青少年课程“幻想你的职业”

俗话说的好,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尾也难。对于在押青少年来说,最大的问题是重复犯罪率特别高,这让德庆玉珍十分苦恼。

“很多孩子看不懂汉语,出狱后上学、就业都是难题,父母也不管,怎么能生存下去?就只能偷。”德庆玉珍说,之前是自己贴钱把孩子们送到语言学校或是其他技校,但这样做始终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

因此,海雕视角筹建了一个咖啡厅,用来专门接收刑满释放的孩子,让他们学习做咖啡的基本技能,学完后还可以推荐就业,从而保障他们的收入。“咖啡厅的名字就叫做‘promise’,既代表海雕视角承诺给孩子们的成长陪伴,也包含了孩子们对海雕视角的承诺,出来以后不再犯事了。”

不仅如此,德庆玉珍等人还希望咖啡厅变成一个有教育性、文化性、地标性的地方,“只要这个咖啡厅存在,就说明社会上还有人在关注边缘化的孩子,以及很多你看不到的教育现实存在。”同时,德庆玉珍认为,如果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有一种方式,把社区、学校、家庭、个人连成线,形成教育涉及的主体闭环。

“很多人因为没有看到这部分群体,就觉得这个群体是不重要的,或者他们遇到的问题是不重要的。”德庆玉珍说,“和其他人谈项目时,很多人告诉我,我关注的这些群体覆盖面不大,无法复制,这让我很惊讶,他们是用数字去衡量教育的成果,我觉得特别无奈。”

“教育本质最好的东西是给孩子带去未来的希望,但这群处于边缘化的孩子正在缺失,这是一个很让人伤心的事情。”玉珍告诉芥末堆,海雕视角将会坚定地走下去。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头像

    9蛋  349天前

    好感动QAQ,promise

    (0)

    回复(0)

  • 西藏那群被边缘化的青少年,海雕视角试图给他们拾起一个美好未来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