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15 年,硅谷心脏上的创新学校 —— Bullis Charter School

作者:荔闽 发布时间:

15 年,硅谷心脏上的创新学校 —— Bullis Charter School

作者:荔闽 发布时间:

摘要:创新融入骨血。

BCS.jpg

(BCS 位于 Los Altos 的校园,简单的一层小平房,从外面看去十分不起眼)

在过去两年多期间,我们一直都在跟踪和探索美国学校的创新改革之路,报道过 AltSchool、Khan Lab School 这样基于硅谷新技术所搭建的新学校,也有如同 High Tech High、Avenue School 这样的教育理念革新。这一次,我们想向大家介绍位于硅谷中心 Los Altos 的另一所学校 —— Bullis Charter School(以下简称 BCS)。成立 2003 年的他们,可以说是最早几家强调自己是在“ the spirit of the valley”的精神指导下,探索创新学校如何更好地激发人的潜能的学校。

确实,BCS 也确是硅谷许多创新者的宠儿,超过 1300 个的 Waiting List 也证明了它在家长心中的地位。Ken Moore (英特尔公司的联合创始人)、Steven Kirsch (optical Mouse 的发明者)的孩子,甚至他们孩子的孩子都在这所学校学习过。早期的创始团队中,也不乏来自硅谷创业圈的人才。当然,硅谷精神更为重要的一面是,在 BCS 里我们所熟悉的许多教育创新理念 ——  PBL、STEM 教育、个性化学习 —— 都在这里实践多年,效果卓著;作为创始校长的 Wanny Hersey 同芥末堆说到:“从创立 BCS 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践行这些理念,不过我们不叫 PBL,我们的看法是学习必须更加 ‘Practical’(可实践),所以课堂必须教一些具体的’thing‘。”

记得,第一次芥末堆前往 BCS 的时候,当时二年级的学生正在学习美国独立战争的一段历史,讲的是莱克星顿战役的故事。其实,这一段历史早这些学生在 Literacy 的课上已经学过一遍了,不过这次学生们则需要用另外的方式来讲述,在 FabLab 所搭建的实验室里,孩子们被分成不同的组,有些试图通过 Minecraft 试图去还原出当时的历史风貌;有些则是利用乐高搭建了一个战争场景,士兵们是如何战斗的;而还有一些,则是开始做起了有声书,一些图片配上自己的语音,缓缓地讲起故事… 在这个过程中,小组里分工明确,大家共同协作完成课程的学习。

据老师介绍,这样的学习方式在 BCS 里非常常见,老师们常常会结伴共同设计和教授课程。“这样的教学法还有其他的好处,照顾到不同类型学生的学习需求。” BCS 是公立学校,绝大多数的孩子都来自周边的社区,他们都是通过抽签的方式来到 BCS,孩子们的学习能力和水平也非常多样。过去,为了照顾不同孩子,老师们往往需要分开上课;现在通过不同的方式教学,第一个可以满足知识点学习的要求,同时也能够减轻教师的负担。

不过,这些都还不是 BCS 的最为核心的教育理念。在 BCS,更为融入教学的血肉中的则是 ——  Growth Mindset(成长型心智)和 Empathy(同理心)。

  • Growth Mindset (成长型心智)

在离 BCS 不到 5 英里的地方就是斯坦福校园,这也是  Growth Mindset (成长型心智)所诞生的地方,作为一个完整的心理学理论,它对于很多人的成长都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不过,它还未有在 K12 校园里有着很好的实践。

在 BCS 里, Growth Mindset (成长型心智)的教学理念融入到每一个细节。当你进入一个课堂,你会发现在墙壁和房顶上都标有一些暗示性的语句 —— “ Maybe you can try …”(也许你可以尝试…),“Think in another way”(换一种方式思考),“Enjoy the process‘(享受过程)等等。在日常的教学过程中,老师则是不断通过“言语暗示”的方式 —— “没有关系,也许我们应该想一个新的办法….”,“这只是一次的失败,或许我们应该一起努力解决”—— 不断地去鼓励孩子们去享受探索知识的过程。

WechatIMG3.jpeg

(BCS 的一面墙,提醒着孩子应该如何去与人沟通,也提醒着老师应该如何去与孩子沟通)

除了言语设计之外,BCS 还会设计多样的活动,去鼓励孩子们去探索。Wanny 校长说每年的跨校趣味运动会,学校的原则是鼓励之前没有参赛经验的孩子去参加,”那些优秀的体育苗子他们有很多的机会去接触到这些赛事,而对于其他的孩子,他们可能就没有什么机会,这个时候学校去应该去创造“。

确实在这些沉浸式的”言语暗示“之后,你可以看到在 BCS 里,孩子们都有一种超越年龄的”自信心“和”探索心“。即使是低年级的孩子都勇于去尝试,去解决问题,同时他们还会依此去鼓励身边的伙伴接受失败,重新出发。而如果讲这个时间放在更长的日子里,这些素质都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在竞争激励的职场中生存。

  • Empathy(同理心)

成立于 2003 年,在一所公立学校去践行如此多的教育创新理念,其实是有非常大的难度的。在 BCS 我们之前所谈论的很多教育创新理念,包括 Growth Mindset、design thinking、PBL 可以无排斥地实践,*特别重要的因素则在教学过程中中一以贯之的同理心*。作为创始校长的 Wanny 校长始终坚信:*如果你不能让他们认同你,他们也不会真正认同整个学校的教学理念,参与到日常的教学活动中来*。

于是,你会发现在 BCS 里,每一个新入学的孩子都会有一个比他高几届的学长来带领他熟悉学校,熟悉课堂,并且陪伴他在课堂里学习,因为即使是在这个学校拥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师,也不会比“一个孩子更懂得入学时候的害怕和恐慌”;同时老师们也愿意投入到课程设计和学生管理中,而并不完全受到教师工会”一分钟也不多工作“的限制,而之所以这样,则是来自于他们在 BCS 所接受的教师培训。在新入职教师培训的过程里,这些老师也同样由经验丰富的老师带领,切身体验了这样教学对于自己和学生的好处。

WechatIMG2.jpeg

(在 BCS,终身的能力才是培养的最为核心)

不过,她也强调很多时候这种同理心是双向的。在针对家长的教育中,所面临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尤其在亚裔家庭里,很多家长都是佼佼者,对我们这样一套‘不进取’的教学方式,往往无所适从。因此,许多亚裔学生在学校里是一套学习方法,到了家里又是另外一套,非常难受”。针对这样的情况,BCS 学校会定期邀请家长来学校体验一天同学生活,同时也会针对亚裔家长开展一些特别的辅导,去体验“第一”并不是最重要的,探索和团队精神可以给一个孩子的成长带去更好的未来。

与大多数创新学校相似的是,BCS 面临的问题同样是可复制,这里的问题也非常复杂。BCS 是一所公立非盈利学校,每年还需要靠家长捐赠的资金来维持学校的运作,更别说有额外的资源来开办一所学校。当然,公立学校对于开校限制很多。不过,除了这些因素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于教师资源的限制,以及硅谷的土壤支持。对于这一方面,Wanny 校长希望能够更多地通过师训的方式来传递 BCS 的教育理念,让更多的公立学校能够拥有更多拥有创新教学理念和方法的老师,借由他们进一步来在更多的地方去拓展 BCS 的网络。”我们是伴随着硅谷精神诞生的,硅谷精神中的一项就是’改变世界‘,接下来她会将更多的重心去探索 BCS 在全球其他的地方落地的可能性。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15 年,硅谷心脏上的创新学校 —— Bullis Charter School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