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银龄计划:退休后的你愿响应国家号召,去山区讲学吗?

作者:9蛋 发布时间:

银龄计划:退休后的你愿响应国家号召,去山区讲学吗?

作者:9蛋 发布时间:

摘要:三位退休教师的支教“答卷”。

1532335322804889.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18年7月,教育部、财政部印发《银龄讲学计划实施方案》。计划2018年到2020年,招募10000名优秀退休校长、教研员、特级教师、高级教师等到农村义务教育学校讲学。

一时间,“退休后,你是否愿意响应国家号召,返聘到边远山区学校讲学”成为众多教师讨论的焦点。

事实上,乡村学校新教师招不到、留不住、教不好的困局已延续多年,此前也有不少省份将招募退休教师支教、返教作为破局之法,广西省就是其中之一。这些支教教师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对于即将铺向全国的银龄讲学计划来说,广西退休教师支教计划或许是个值得观察的样本。

芥末堆  9蛋   8月13日报道

2017年夏天,凌育南乘客车从桂林出发,到恭城瑶族自治县支教。县城距市区108公里,三面环山,境内有瑶、壮、苗、侗等12个世居民族,客车开过坑洼的街道,扬起灰尘,他向车窗外看,道旁是正在施工的六层商品房。

凌育南今年63岁,退休前是省重点中学广西师大附中的化学老师。作为广西首批赴省内贫困县、边境县乡村学校支教的900名退休教师之一,过去一年,他以恭城县为家,一边教学生,一边带老师,所教班级成绩由倒数变为名列前茅。

今年7月,凌育南为期一年的支教即将结束,当被问及是否会继续报名时,凌南育几乎没有犹豫地对芥末堆说:“肯定会留下来啊。”而这也是这批退休教师的常见选择。

抢手的高级教师

7dd98d1001e93901694f97e27eec54e737d19698.jpg

图为凌育南支教的恭城中学

凌育南在2017年夏天重执教鞭,那是他退休后第二年。此前他和朋友吃饭,朋友顺口提到,广西今年计划招退休教师支教,要求退休不满五年,身体健康,教学经验丰富,具有中级及以上职称。

凌育南自觉身体不错,也想“趁年轻再干几年”,回家后拨市教育局电话打听,由于是第一届,政策刚出来,连教育局工作人员都不清楚如何报名申请。他从市教育局问到县教育局,几经周折,才集齐体检表、简历表等各项证明材料,然后“有点兴奋”地坐上客车,去往离家110公里、离县城30公里的广西省恭城县西岭乡岛坪小学。

谁知“兴奋期”还没过,县教育局工作人员便找上门了。原来,桂林市当年招募的38位退休教师中,只有凌育南来自市区重点中学,且具有中小学高级职称。不仅如此,从教46年的凌育南还是畅销教辅《高中化学实验图解》作者,全国化学竞赛高级教练,退休前承担多项科研课题。

恭城县教育局想将他调去恭城中学,这样既能教学生、又能带老师,一人两用。凌育南心里不情愿:“招募时说好到乡镇及以下的义务教育学校支教,大家都‘下去了’,就我搞特殊,好像我不能吃苦。”

县教育局工作人员也很为难:出台这个政策,既是为了拓宽教师补充渠道,也是希望提高学校教学水平。但从实际招募情况来看,90%以上的老师只是被返聘回原学校工作,要说起到多少引领指导作用,带去多少实际改变,实在有些勉强。

WechatIMG66.jpeg

图为凌育南学生的申请书

事实上,若以学生成绩论,恭城中学水平并不算差,2006年高考,学校还曾出过一名省文科状元。但从师资队伍来看,在凌育南曾经执教的广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级职称教师占专任教师48.3%,而在恭城中学,高级职称教师占比减少了一半。

凌育南告诉芥末堆,和广西师大附中相比,恭城中学教学风格相对传统,很多老师仍在沿袭照本宣科、满堂灌的教学方式,过分关注成绩和纪律,缺少引导学生成为课堂主体,调动学生积极性,培养学生思维能力、观察能力、创新能力的意识。学校贴吧上,有学生抱怨:恭城中学干脆改名衡水中学恭城分校算了。

“这样的教学方式在课改大背景下已经不得不改了。”凌育南希望为恭城中学化学教学带去实际改变。

除了教学风格,恭城中学部分教师的教学态度也让他很不理解。

和原先执教的广西师大附中不同,恭城中学不明确要求坐班,老师往往一下课就不见人影。凌育南刚到学校时环顾四周,少见在办公室备课、批改作业的老师;聚在一起讨论教学的老师;与个别学生谈心、为学生答疑的老师,非常惊讶。他甚至听说,有些老师为了减轻课后作业批改负担,故意给学生布置较少的作业。    

“正常工作时间都不能保证全部用在教学上,八小时之外就更不能指望了。”凌育南不认可这样的风气,他向学校建议,老师只要是上班时间,不管有课没课,都要在办公室。之后,学校便在上班期间对老师不定期抽查点名, 后又改进为按指纹打卡。

他不介意别人是否会因此讨厌他,照例每天六点起床,备课上课,听课评课,他教学不强调应试,但他带的班级,不光学生学习积极性高,成绩也比其他班好。

由于支教计划以一学年为单位,随着暑期的临近,学生们的担忧与日俱增,他们背着凌育南写了请愿书,交给校长,请校长挽留他。凌育南知道后没有多说,默默将支教续了一年。

转教体育的“斜杠老年”

ChMkJ1hdHuuIbcklAAYMYn1D91wAAY0PAL0B9EABgx6636.jpg

图为某小学体育课

2015年,执教36年的谢华南退休离开学校,退休前他是学校的数学老师,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是“侍弄学校的花花草草”。

退休后,教了一辈子书的谢华南突然不去学校了,心里空落落的,再往下不知道做什么。正当他打算出去走走时,学校打来电话,说县教育局发文通知学校,要实施退休教师乡村支教计划,问他是否愿意报名,谢华南几乎没有犹豫,一口答应。

谢华南支教的广西省陆川县良田镇中心学校目前有学生1976人,老师(包括领导)30人,平均每班有1.5名老师。这些老师勉强顾全主科,对于音体美等副科,只能“谁有空谁上”。

听说学校分配他教体育,谢华南一双事业有成的子女简直难以置信:“您是退休教师,学校还让您跑跑跳跳!”谢华南不以为意:“不要紧,学校缺啥(老师)我就先顶上,不挑三拣四。教体育很好,我年轻时就喜欢体育。”

由于体育老师紧缺,谢华南每天都有三到四节课,有时全部排在一个下午,谢华南毕竟年过六旬,难免有风湿之类的毛病,但他不甘示弱,干劲十足。

谢华南告诉芥末堆,虽然论专业,自己只算半路出家,只能自学成才,但“我不会降低授课质量,不会让体育课变成跑步课、休闲课”。

他教足球,强调热情合作、公平竞争;教篮球,从投篮开始,到如何走位,如何三步上篮,从零开始,讲清规则,纠正每个动作;此外还教跳高、跳远、铅球,都力求让学生掌握。他把学生的长处短处绘成表格,还组织各种游戏比赛,让学生“玩起来,乐在其中”。

2017年元旦,在谢华南的发起组织下,学校久违地办了一次校运会,镇政府、县教育局都派人参加,谢华南是总裁判。

不敢退休的乡村教师

wKgBEFqOnymAc0KUAC76Js8NSxQ57.jpg

图为广西隆安县风光

对于被学校返聘的退休教师江永常来说,退休教师支教计划“只是让发工资的人从学校变成了区政府,除此之外该咋教还咋教,没啥变化”。

江永常在广西省隆安县教了一辈子书,先是代课,后通过考试专为公办,村里几代人都是他的学生。有时上小卖店买红糖, 遇到正在除草的曾经的学生,学生同他打招呼,说江老师,孙女儿过了年也快上学了,请他多关照。

他所在的村小位置偏远,山环水绕,学校目前有一到三年级、四个班,但连同校长在内,只有三位在编老师。

由于学校实行“包班制”,江永常不光要当班主任,看护孩子、保证孩子安全,还要上完该班包括语文、数学、思想品德、音乐、美术、体育在内的全部课程,可谓“倾囊相授”。不过他坦言,由于精力水平有限,自己备课时只备主科,“其他的像体育啦音乐啦,没那么正规的,就是大家一起踢踢球、唱唱歌,一起玩玩”。

2016年1月,江永常和其他几名老教师即将退休,新老师却迟迟没有出现——学校已经很多年没出现新面孔了,校长同他商量:“如果您愿意留下来再顶一阵,我们非常感谢。”

江永常告诉芥末堆,老实说,参加退休教师支教计划的老师,工资相比学校其他在岗教师少得多,“每月一千多”,这在当地并不算高。他本打算退休后去南宁当门卫、或帮儿子养猪,孩子也劝他回家“享受一下”,但他略一犹豫,还是同意了。

他说自己对这个不大的学校感情颇深,学校这些年遇到许多难处,但有一点好,很团结。2017年12月份,学校要迎接国检,但没有钱,老师们没有二话,没课时主动留在学校,打扫卫生、拔草、贴装饰画、补档案,教学生话术,一同将难关扛了过去。

“我不是多么高尚,想法也很简单,就觉得大家都不容易,总不能真让学校办不下去、小孩当文盲吧。”江永常笑了起来,“算啦,留下来吧。”

“此前支撑农村学校的(教师),主要是本乡本土的人,他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都是农村,他们的家在农村,所以很稳定。”甘肃省平凉市教育局局长牛启寿在接受中国网访谈时说,“但现在,80后、90后老师逐渐成为教学主力,这些年轻老师大多认同城市,不认同农村,没有扎根农村的愿望。”

虽然如此,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这些曾经支撑乡村学校的中坚力量正在老去。谈及未来,江永常说自己没有什么打算,全凭学校安排,“如果学校还需要我,我就还在这里,如果不必用了,我就回家。”

他常担心家长有看法,“觉得怎么老是他(教),他怎么老不走”,他觉得大家——包括学生在内,都喜欢年轻老师,而自己无疑不年轻了,自己如今视力不好,后背弯曲,跟不上潮流,学校有机房,有电脑,但他“对那些高科技不懂,从来没动过”。

江永常告诉芥末堆,一次,校长偶然得知他的顾虑,安慰他:“别这样想,学校不好招老师,关您什么事。再说了,您作为老教师,经验丰富,工作勤勤恳恳,桃李满天下,大家都看在眼里,都记得的。”

“但愿吧,希望大家不会介意。”江永常笑了笑,补充道,“但我还是更希望学校能来新老师,接我的班。”

这是他走上讲台的第四十一年,而他还将继续教下去。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江永常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银龄计划:退休后的你愿响应国家号召,去山区讲学吗?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