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大学毕业后,他们不想去“肯德基”

作者:南墙 发布时间:

大学毕业后,他们不想去“肯德基”

作者:南墙 发布时间:

摘要:餐饮标签外,听障大学生们寻找新的身份认同。

VCG41N1249570019.jpg

图源:视觉中国

EDG获得了S11全球英雄联盟总决赛的冠军。

哔哩哔哩作为赛事转播方,在赛事中使用了为听障人士准备的无障碍直播间:不仅在直播画面中安排了实时字幕,还在串场阶段加入了手语解说的小窗口。近日,罗永浩团队旗下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在带货主播之外,也邀请了手语老师进行实时翻译,进行“手语带货”。

游戏赛事和网络带货的无障碍直播间虽然在今年陆续出现,听障群体却绝非今年才第一次看比赛和网络购物。但就像“盲人按摩”一样,伴随着对为听障人士提供岗位的“天使餐厅”的报道,社会对听障人士的关怀中也渐渐形成了一份略显刻板的“身份标签”。

盲人按摩,天使餐厅……这些现象本是社会关怀的体现,帮助不少残障人士实现了自力更生,但对于正在寻求更多可能性的听障大学生们而言,却成了一道不适宜的“身份认同”。当他们付出努力进入高校,接受专业学习后,却无奈地发现,许多行业似乎并没有那么认可他们。

去上大学,上本科

2020年10月,央视新闻报道了一场“无声的军训”。90名患有不同程度听力障碍和语言障碍的大一新生组成方阵,根据教官的手势和旗语进行动作训练。古蒂正是这90名特别的学生之一。

“我妈把我们军训的抖音视频在所有群都转发了一遍,她特别兴奋,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古蒂分享她和同学们在军训期间穿军装的自拍,“很飒吧?”她这样讲到。

古蒂如今就读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在新冠疫情期间参加高考,是她大学路上的一道挑战。据了解,听障生参加“高考”的方式更类似于艺考单招,不同的学校和专业要考试的科目也有所不同。

以古蒂所在学校的专业为例,听障考生需要考数学、英语、语文、色彩、素描五个考试科目。考生既要在户口所在地招生办参加全国高考统一报名,又要参加学校单招考试的报名。

2020年,许多学校的艺考单招都改在了线上,但在线考试并不适合听障考生。因此,古蒂和她的同学们依然要带着自己的画材前往各个高校进行考试。

2020年3月,教育部发布公告,明确全国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考试时间由6月初改到7月。听障生们的单招考试同样进行了延期,而各个学校举行考试的时间都不相同。原本应该在4月份便奔赴心仪的高校参加考试的听障考生们不得不随时关注学校的通知,在不安中等待确切的考试时间。

古蒂告诉芥末堆,出于疫情防控考虑,大多听障生参加考试时都是一个人去的。她并不认为,一个人参加考试会不方便。“考场有引导牌的,注意看就行。”古蒂说。

考试费用和相应的交通住宿费用是困扰听障群体求学的另一个问题。“我老师说之前教过的一个聋生,去了北京、长春、天津、南京、杭州等地方去参加单招考试,花了三万多。很烧钱。”古蒂只考了两所学校,一个在江苏,一个在福建。如今古蒂所在的学校正是江苏那所本科学校,另一所则是一家技术学院。

古蒂的同学小钱则一开始就坚定地选择了如今的学校,“(我的)目标是南京,而且它是本科,如果不是本科我可能要去北京”。

本地、本科,这是古蒂和同学们在选考大学时的两个重点衡量因素。本地意味着便捷,本科则意味着“学历”。有听障生第一次“高考”不理想,而选择复读一年考取本科学校。“因为有更好的就业前景。”

小钱告诉芥末堆,在他们高中,会把想上大学的学生和想就业的学生分成两个班。想就业的学生会重点学习职业技能,想考大学的学生则会被分到“文化班”,针对单招考试内容进行重点学习,如语文、数学、英语等科目。不过,无论是哪一类,都必须至少掌握一门职业技能才能拿到高中毕业证,职业课则包括点心制作、跳舞、美术等。“我有同学就在鲍师傅做点心。”

小钱的高中职业课选修了点心制作,不过他表示,“那只是兴趣,不想作为职业……我想当设计师,或者老师”。

“我不想去肯德基”

疫情期间,在全国“停课不停学”的日子里,新入学的古蒂和她的同学们也经历了一场在线教育洗礼。他们有的在宿舍上网课,有的在家里。老师在直播授课时,会一边讲一边用讯飞语音发讲解文字,有的老师电脑上没有安装语音软件,就需要学生自己下载使用。

尽管听不见,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大的不便,“不懂就问,自己有手有笔就行,没什么不方便的。”小钱说。

古蒂会在假期和身边的朋友一起逛街。而且,因为她学习的是视觉传达设计专业,“设计师的审美老高了”,在买衣服的时候可以给朋友们不错的建议。古蒂自己也会注意衣着搭配,并且偏爱“甜酷”风格。与此同时,打游戏,看小说,追综艺,也都在古蒂的爱好之内。

小钱则是一名“运动健将”,她高中时就被体育老师选中加入乒乓球队,来到大学后又参加了篮球训练,曾代表学校参加省级、全国比赛,“以前是业余,后来有比赛就参加……以后也准备继续参加。”

古蒂曾设计了一副肖像画作为礼物送给过生日的朋友,朋友收到后还以为古蒂是在淘宝买的装饰画,说是很像在画展上看过的一位美国画家的风格。

在那幅画上,极简的线条勾勒出一个女孩的形象,背景则是让人联想到风和花朵的两个色块。遗憾的是,古蒂表示“这是专门送给朋友的,所以不能公开”。

朋友的“误会”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古蒂的设计水平。同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学校教育的成果。据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的官网介绍,该校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的学生曾多次在全国级别的赛事获奖。

古蒂的另一位同学小琪的作品就曾入选“江苏省高校艺术设计作品展”,入选时,小琪还在上大一。2021年国庆期间,小琪还接到了老师安排的“转单”工作,内容是logo设计,“感觉很累,不过学到了很多新东西。”

同台竞技,他们的专业水平并不逊色。但从就业情况来看,他们的能力似乎又并不容易获得认可。

对于未来,古蒂有着明确的想法,毕业后“想从事设计相关工作”,她了解到美术相关工作在招聘时往往需要作品集和实习经验,便趁假期跑了几家广告公司找兼职,但都被拒绝。“我看朋友圈有同学去肯德基麦当劳做兼职了,但是我不想去肯德基。”

小钱在中学期间选修的是点心制作,“当时就是班里同学都喜欢吃,就选了这个”,但在对未来的畅想中,他并没有将餐饮纳入考虑。除了设计师之外,成为一名老师也在他的设想中。当被问及对办公场景的期待时,小钱的答案是:”在办公室里办公,和同事们互动。”

小琪则表示,“想从事有意义的工作,想当画家”。

在谈及毕业后想从事的工作时,三位同学不约而同地回避了“餐饮”这一选项。

正如大众所熟知的,社会上不乏有为听障人士提供岗位的天使餐厅,餐饮行业为听障群体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但对于“古蒂们”而言,他们想要实现的,或许不仅仅是就业,而是更多生活的可能性。

寻找“另一种身份认同”

教育资源的缺乏和信息渠道的狭窄是阻碍听障人士探寻更多人生可能性的两道沟堑。

古蒂告诉芥末堆,听障生了解招生高校的方式很有限,主要依靠高中老师介绍,而老师也仅仅是对本地学校情况比较了解,对外省学校知之甚少——哪怕全国接收听障学生的高校也只有20余所。

一些高校会主动到全国的特殊教育学校宣讲。“去年长春大学的老师在各处宣讲,考试的时候,看朋友圈的照片,现场人山人海的,”古蒂回忆。

求学不易,求职同样不易。

古蒂的学校在今年夏天举行了一场校园招聘,参与的121家企业名单既包括教育公司、同样也包括其他行业的企业,但其职位大多都是面向特殊教育和康复科学两个方向进行招聘。古蒂他们所在的视觉传达设计专业的机会的并不多,仅听说有学长在南京某家出版社工作。

2019年,中国聋人协会主席杨洋曾发出呼吁:消除“聋哑人”认知误区,“聋”不等于“哑”。杨洋表示,中国听力服务正在逐步普及、人工耳蜗临床技术显著进步,使得更多听力残疾人具备了口语交流的能力和条件。从“十聋九哑”已经发展到了现在的“十聋九不哑”,目前,80%以上的听力残疾人已经具备不同程度的口语交流能力。

情况也在逐渐好转。《平等、参与、共享:新中国残疾人权益保障70年》白皮书中提到,截至2018年6月,全国已有61所普通本科高校开设特殊教育专业,在校生1万余人。2018年,全国高职院校开设特殊教育专业点37个。截至2018年,城乡持证残疾人就业人数达到948.4万人。

“希望全社会能够建立基于听力残疾人需求的、和谐顺畅的信息无障碍支持网络,帮助使用口语交流的听力残疾人获得正常听力者和手语使用者之外的另一种身份认同”。杨洋表示。

*古蒂、小钱、小琪均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大学毕业后,他们不想去“肯德基”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