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offer被毁约,校招季已错过,应届生初入职场的“崩溃时刻”

作者:周逸斐 发布时间:

offer被毁约,校招季已错过,应届生初入职场的“崩溃时刻”

作者:周逸斐 发布时间:

摘要:从等待入职的兴奋,到希望破灭的落差感,他们不得不面对残酷的就业形势。

1646387920131002.jpeg

图片来源:unsplash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 | 周逸斐,编辑 | 周晓奇

如果没有意外,衣悦在2022年夏天硕士毕业后,将继续留在上海。因为她在历经一轮笔试和四轮面试后,拿到了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的offer。 

然而,获得工作的兴奋感并没有持续太久。两个月后,衣悦突然接到公司人事部门的电话,希望她提供银行账号,接收公司赔付的半个月薪资违约款。

衣悦被公司“抛弃”了。 

几乎在同一时期,全国多地、多家公司做出了相同的决定,与刚入职或准备入职的应届毕业生解约。 

面对今夏突然发生在应届生群体的解约潮,大部分学生们措手不及,情绪激烈——因为金三银四的校招黄金期已过。对于他们来说,被毁约失去的不仅是宝贵的时间,更重要的是时间窗口。

谁能为他们错过的校招黄金期负责? 

“市场环境普遍不景气,社招人士都被大量解聘,何况是职场新手的应届毕业生。”一位猎头告诉连线Insight,解约意味着,很多公司不愿再投入更大成本培养应届生。 

公司毁约,给这届应届生带来了什么? 

“我今年27岁了,临近毕业突然没有了期许已旧的工作,也没有了爱情,我之前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自从被公司解约三方合同后,徐璐闷在屋里一星期了,她没有动力准备新工作的面试。 

衣悦“职业规划完全被打乱了”,被毁约后,她突然发现自己不再迷恋互联网大厂,反而更适合体制内。 

作为男生的吴奇想法没变,争取找到另一家企业入职,得到一份体面的薪资。“还是要继续搞钱呀,以后结婚肯定要买房,经济压力大。” 

1652430151863503.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些刚毕业就被解约的应届生们,对待工作的态度也发生了重要转变。 

连线Insight和多位经历公司毁约的应届生接触后发现,他(她)们对未来几年的职业期望不再是之前对高薪的渴望,而是变成了“第一份工作能干的时间长一些,希望不要再经历裁员这种事了。” 

“稳定”成为这代年轻求职者口中最频繁的话题之一。很多人都不得不与自己的理想告别,对残酷的就业形势让步。

被理想汽车毁约后,

我的年薪起点从35万变为10万 

吴奇 | 山西某校研究生,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 

我是被理想汽车解约的2022届应届生,本计划在理想工作3、4年后能有百万存款。但现在一切职业规划都被打乱了。 

因为我本硕均在同一所学校学习,上学期间,我一直是校学生会主席,社交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都得到极大的锻炼。这让我在整个校招过程中,比其他竞争对手多了明显优势。 

另外,我比其他同校师门有优势的一点是,我和一位在阿里工作的师哥关系非常好,他在我研一时,就替我规划好了备战校招计划。所以我研一下半年便开始刷题,并且多刷实习经验。 

因此,为了秋招,我的备战时间大概持续了10个月。也就是从研一那年的十月开始,我就开始刷技术题,第二年暑假的7、8月,又快速复习了一遍题库。刷题多,能找个40万年薪的工作,不刷题只能找年薪20万的工作,这就是差距。 

即便准备充分,真正到了秋招节点时,我也投了好多家公司的简历后,才收到了几份offer,不过公司都还不错,理想就是其中一家。 

其实说实话,理想给我开的薪资并非最高,年薪35万,算是正常薪资偏上的价格段;不过公司实力也并非最好,我当时还收到一家央企的offer。

但过去几年间,“蔚小理”三家新能源车企风光无两,让毕业生、跳槽员工趋之若鹜。

当时HR跟我聊的时候说,不仅理想薪资待遇高,还免费包中、晚两餐,早餐价格也很便宜,并且基本不加班,整体待遇确实是挺诱人的。 

我也比较看好自动驾驶行业,所以去年12月,我从8个offer中,选了理想。 

与理想、学校签订了三方合约后,我开始专心准备毕业答辩,春招也没有参加。 

没想到六个月后,有一天早晨,我刚睁眼,就收到理想的解约邮件,一下把我吓懵了。 

1575505933595335.jpeg

图片来源:pexels

我立刻去公司的几个官方大群,看有没有和我相似情况的人,结果发现被理想解约的学生大有人在。大部分人都言辞激烈,甚至有学生直接在群里开骂。也有少部分人觉得庆幸,他们后期拿到了更好的offer,官方解约既能让他们接新单位offer,还能赚2万多的赔偿。 

同时,我又去联系部门领导和HR,部门领导说他了解一下。结果隔了两天以后,他给我发了个消息“我也被解约了”,并且是整个部门全体裁掉。HR直到现在也没给我回复。 

现在回顾一下,理想裁应届生早有苗头。若按offer内容,我应该4月来理想总部实习,但HR一直拖着,不让入职。理由是因北京疫情,为了安全考虑,暂缓员工入职。我当时也没多想太多,现在想想,可能当时就在为裁员做准备。 

被解约后,心里不难受是假的,对我和导师来说,落差都太大了。当时拿到理想offer后,我导师在整个学院炫耀了一番,现在他也很尴尬。 

不过,我也是运气差。我一个高中朋友,今年也拿到了理想offer,同样去北京工作,他却没有被裁。 

若按理想开的薪资,即便不涨薪,我5年至少也能赚160万,刨除各类花销,5年后自己最少能有100万的存款。现在解约了,百万存款的目标也灰飞烟灭了。 

哪怕理想解约时间提前到4月,大家也不至于这么生气。5月已经接近尾声,今年的应届生再去找新的工作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毕业在即,企业校招通道关闭,被毁约的应届生只能在竞争激烈的社会招聘中再去重新找工作。 

这段时间,我发动了身边所有关系帮我递简历,并且也在BOSS直聘、脉脉、智联招聘等招聘软件寻找新机会。 

目前我收到了几个新offer,但年薪也就10万-20万之间,远不如校招时期给出的薪资待遇优厚。未来同样工作五年,真的是比那位高中朋友少赚很多钱。 

即便有好几个offer,我也在继续参加面试,每天大概有2、3场,给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选择机会。 

不过说实话,现在面试我都不提前准备了,都是一些中小公司,面试难度比字节跳动、华为等巨头企业简单多了,借助之前的刷题基础和面试经验,我基本都能答上来。 

即便毕业前找不到理想工作,我也不会申请延毕,谁知道明年形势会比今年好多少呢?先就业,再择业吧!

1651910202539200.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被毁约后我重新找到了工作,

但我已经想进体制内了 

衣悦 | 某上海211院校研究生,国际汉语专业 

没想到,我还没进入社会,便在毕业前夕收到来自社会的一记重锤。 

5月,有一天我正在家里看书,突然接到HR电话和微信好友申请,大概意思是因为公司战略调整原因,我所在的部门被优化了,也包括部分今年尚未入职的校招生。 

当时,我收到这个消息,既无可奈何,也很无助。因为我为了这份期许已久的工作,拒了好几份薪资待遇都不错的offer。 

之前受家人影响,在我的概念里,互联网大厂是给年轻人提供时代红利、优质机遇的“月光宝盒”。 

我有一位在上海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远房姐姐,工作几年便年薪40万。家里长辈每每提到她,言语都流露着自豪和羡慕。所以,我上了大学后,就一直想去大城市生活。 

一切选择变得顺理成章。三年前,我终于带着理想和学业目标,从四线城市来到上海。那时觉得自己距离留在超一线城市,只差一份工作。而这份工作,就是互联网大厂的offer。 

因此,从进入研究生阶段开始,我除了努力学习专业课,每年暑假都在互联网公司实习,从专业能力、交际能力、实践能力等多方面提升,希望未来能符合互联网公司的招聘要求。 

去年研三的我,终于迎来期待已久的秋招,这让我既兴奋又紧张。考虑自身文科专业问题,在诸多岗位中,我只投递了非技术岗,定的期待月薪是12K。 

秋招非常顺利,我收到了好几个offer,但都未达到我的理想标准,综合考虑后,最终都拒了。我准备春招继续战斗。 

但我万万没预料到今年的春招岗位,会比秋招少这么多,竞争变得这么激烈。幸好,春招开始前,我一直在整理、更新自己的面试经验文档。 

或许是自己的前期准备工作充分,我遇到了一份自己非常喜欢的工作岗位,最后一轮面试官对我的表现接连点头时,我就知道这份工作稳了。虽然薪资待遇没有达到预期,但是工作内容自己非常喜欢,就爽快接下了offer。

接下offer之后,恰好赶上上海疫情反弹。因此,从3月到5月,我和朋友一直呆在出租屋里,做做饭、看看书打发无聊的时间。 

可我还没等来小区解封的消息,却先接到了解约的通知。 

我害怕毕业即失业,毕竟现在五月份了,大平台的企业春招已经接近尾声,事业编制、公务员、教师等差不多也报名结束了。 

1620707776975287.jpeg

图片来源:unsplash

大概一星期,我的情绪一直调整不过来,那种希望破灭的落差感,别人无法理解。 

后来,那位在互联网大厂工作多年的远方姐姐得知我的情况后,主动找过来,和我说了这几年自己的并不开心的工作感受,并告诉我,她已经辞职准备回老家了。我突然反思“自己真的是喜欢大厂?还是为了能和姐姐攀比才对互联网公司一直有执念?” 

冷静下来想想,这两年互联网行情并不稳定,一直在裁员。虽然互联网领域会继续发展下去,但今年大规模裁应届生这件事,让我后知后觉这一行业的公司管理模式和制度,并不符合自己的择业标准。 

经过半个月的调整,最后,我还是振作起来好好找工作了。毕竟我已经25岁,不想延毕,再多浪费一年时间给家里增添负担了,能找到相对满意的工作,就先就业,在实践过程中再择业也不迟。 

但我绝对不会在互联网公司“卷”了。 

我根据自己之前的实习情况,确定好了HR这一就业方向,开始从各个渠道投递简历,比如Boss直聘、智联、脉脉、猎聘等等。也会同时关注江浙沪等地知名学校的就业办公众号,例如浙江大学就业办等等,这些学校的资源很丰富,不定期会推出一些待招聘的企业。 

有时候投递出去的信息,一直得不到HR的回复,我就会去脉脉,找一些公司的前辈帮忙内推。 

最近几周,我收到了几十次面试通知,群面基本都过关了。以往的群面我都很难通过,可能是随着面试次数多了,有经验了,这段时间的通过率反而变高了。 

我发现,其实被毁offer的学生还是少数,一些优秀的同学早已经拿了很多offer。现在跟我们竞争的同学,能力差别也不是很大,所以面试的时候绝对不能紧张。 

当然也会有一些学历背景很厉害的同学。例如我昨天参加的面试,有一个伦敦大学的候选人,有5份优质实习,自我介绍就震住了不少人。但是一对一问答环节明显紧张了。最后放松状态下的我,拿到第二轮面试的通过通知。 

1647228503380577.jpeg

图片来源:pexels

虽然我目前的求职状态已经重回轨道,有些公司已经准备发offer,但待遇、公司规模和薪酬,都无法和之前参加的春招、秋招企业相提并论,让我无法在一线城市有优质的生活质量。 

最近,我在准备老家县城的选调生考试,距离考试仅剩一个多月,我白天准备企业面试,晚上熬到凌晨2点看公务员笔试辅导课。

如果我最终考上了公务员,就直接回老家;如果考不上,目前手头接的offer,就是我的保底就业选择。

一个月前被毁约,至今无法摆脱抑郁状态 

徐璐 | 天津某院校研究生,国际贸易专业 

我以为自己努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是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了。既去不了学校答辩,又遇到公司解约,现在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按照正常节奏,我在今年6月完成毕业论文答辩后,就直接来北京这家公司入职。月薪17k、16薪,对我这种双非院校毕业的学生来说,这一薪资非常可观。 

甚至,我当时接到的这个offer,是同届学生中,拿到offer最早,且薪资最可观的人。为此,我成为导师甚至整个学院赖以自豪的标杆,学校还邀请我参加讲座,给下一届学弟学妹传授求职经验。想想当时,真是风光无限。 

但4月,我问了公司HR,需不需要提前来北京实习,对方回复我“不需要”。结果5月中旬,我就被毁约了。本可以评优秀毕业生,也因为没有了工作,彻底泡汤了。 

最可气的是,我被公司毁约,居然不给任何赔偿。HR的解释是,当时签三方时,合同没有这一赔偿规定。甚至连转岗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回想整个求职经历,我与这家公司的渊源,是在 2021年,我在某大厂做实习HR,招聘一个产品线业务人员时,从对方口中了解到这家公司——腰部互联网平台、专注CDN业务,我对这家公司的印象还不错。没想到,这竟然是我厄运的开始。

去年秋招开始后,考虑我自身的双非学历,我没敢重点押注头部互联网公司,而是中型企业。

不过,当时我对自己的简历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有两个互联网大厂的实习经历,去一家中腰部企业没有特别大的难度。 

就这样,我奔着自己的工作标准筛选企业时,偶然发现了这家公司也在招聘应届生,并且开放的岗位都符合我的要求,便尝试投了简历过去。 

很快,对方HR给了回复,之后不论笔试,还是面试进程,都出乎意料地顺利、迅速,所以我在秋招开启后的一个月,就拿到了offer。 

后来,临近春节,天津加强了疫情的防控政策,我从春节返乡后,一直没能回学校,直接在家待着,日常做做饭、遛遛狗。 

结果,我在家躺平了5个月后,临近毕业却失业了。那我这三年上的研究生,还有何作用呢?今年27岁的我,还有三年就要30岁了,还有多少机会能在社会上历练? 

1649229870832427.jpeg

图片来源:pexels

作为出生在河南这一教育大省高强度竞争下的学生,我在研究生前两年,拿到了学校多项竞赛奖项,还多次获得校级一等奖学金。到了研三上学期,我是我们班的唯一一个去北京实习的“逆行者”。

当时其他同学都在学校享受最后的校园时光,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奔波,一待就是半年。期间换了两家公司实习,搬了三次家,全程没有一个人帮我。男朋友在我来了北京后,也和我分手了。 

但是我都坚持过来了。我也不认为我在“卷”别人,在过往的经历里,我只是习惯于快别人一步。 

我做的所有的一切,就是毕业后能有个体面的工作。

结果,美好像泡沫一样,出现过又迅速消失,徒留大片空虚。我现在真的没有精气神重振旗鼓找工作了,先毕业了再说吧。一切问题,让时间解决吧。

被新氧解约后,我想延毕了 

王蔚 | 河北某校本科生,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实习约一个月后,我收到了新氧的解约通知。 

对于我们校招生来说,第一份工作非常重要,它代表着我们的一个跳板,决定下一家单位的薪资和职级。但现在,我的跳板没有了。 

时间回到2021年10月,那时正逢秋招黄金期,当身边同学都在为秋招冲刺时,我因为正在实习,没能好好准备,便直接放弃了秋招。 

这也是我比较后悔的一点,不该因为所谓的准备不足,而直接放弃秋招。 

直到2021年12月,我辞去实习单位的工作,才开始正式准备春招,疯狂刷题。其实,我完全可以通过实习转正拿到offer,但当时思想不像现在这么超前,我们这种专业的人,变通性不那么强,所以我真的走了很多弯路。 

而且,我也低估了今年春招的难度,这次春招比秋招难多了。给几十家公司投递简历后,给回复的公司也就一、两家,面试机会更是少之又少。相反,学校秋招时,不少学生都签到了心仪的工作。 

从2月到3月,我投了几百份简历都没有收到一封offer。那段时间很煎熬,每天吃不下饭,处在求着对方公司面试的状态,真的是一点骨气都没有了。 1649230004536355.jpeg

图片来源:pexels

这时,我意识到或许回复率低与公司规模、工作地点有关,当我尝试把工作范围提高到一线城市和中型企业后,面试机会才开始多了起来,逐步进入面试、笔试环节。 

我比较幸运,终于在3月和新氧签了三方,算是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据我所知,我是我们学校春招为数不多拿到offer的学生。 

其实和新氧签约过程,也不是很顺利。招聘信息显示,岗位最低月薪是15K,但HR经过三轮面试后,告诉我公司最高给到15K,我同意了。结果第二天HR又通知,只能给到14K。 

虽然我真的越来越生气,但考虑我是双非院校,工作机会也不是很多,与HR也不能争取到过多条件了,选择再次妥协。最终,新氧给我开了月薪14K、15薪,比自己的期待值稍微低了些。 

本以为薪资问题,已经是我对新氧的最终让步,没想到这仅仅是开始。

我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当初新氧开放了GO、Java、PHP等多方向的岗位,我选的Java,面试官和HR在面试过程中也只字未提岗位方向。所以我本以为入职后,新氧会按照应聘职位给我安排Java岗位。但事实并非如此。

4月初,我进入公司开始实习时才发现,后端研发岗位大部分都是PHP,少量岗位是GO,Java基本没有。 

这时,直属上级和部门主管提出,让我先做PHP岗位的工作。但我依旧想去Java岗位,Java与PHP的发展前景天差地别,Java未来的发展趋势最好,PHP已经是过去式了。何况我自学了许久的Java课程,就是能够在正式工作岗位派上用途。 

1620372575183536.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最终,领导还是把我安排在了Java岗,由一名老员工带我学习。但还没过一个月,这位老员工便被裁了。 

为数不多资深的Java员工走了,我只能自退一步,去其他岗位。 

不过,当我向上级领导提出可以转到GO或者PHP岗位时,当晚部门大领导却直接通知我,公司没有那么多时间培养管培生了。而且我擅长的研发方向跟公司不一样,公司已经没有太多时间让我重新学习新岗位内容了。加之公司调岗,让我当天离职。 

实话实说,在新氧工作的这段时间,每天出门我都会带着电脑,以防突发工作。但最后却被公司抛弃了。 

幸好我留着当时的offer,明确写着公司提前3天通知员工,我又为自己争取了三天的时间,并经过与HR长达一星期的battle,才拿到了半个月的赔偿金,约7000元。 

在此加一句忠告,遭到公司单方面解约情况的应届生们,一定要尽力为自己争取赔偿,这是我们应得的。 

现在新氧毁约的事情算是得到了解决,但我现在心情还是很受影响。不论给多少赔偿,对于我们应届生来说,都是百害而无一利。校招,对应届生就是最大的福利,没有之一。校招没了,我们去哪里找工作? 

距离毕业仅剩一个月,工作还没下落,我已经产生了延毕的想法。虽然身边人都在劝我延毕的后果,但双非的学历背景,让我无法有足够的信心毕业后,还能找到理想月薪的工作。 

希望下届师弟师妹通过我这件事,在签约offer时,能尽量规避陷阱。比较幸运的一件事是,我在北京跟父母一块儿住,没有生存问题,接下来的时间,我准备慢慢找工作。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周逸斐,编辑周晓奇。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连线Insight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连线Insight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offer被毁约,校招季已错过,应届生初入职场的“崩溃时刻”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