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2016:慕课不再“慕”了

作者:余建波 发布时间:

2016:慕课不再“慕”了

作者:余建波 发布时间:

摘要:现在的模式到底还是mooc吗?

00.jpg

群雄逐慕、慕无所在

回顾慕课(MOOC: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发展的4年,从一开始的一门课同一时期选修人数16万到现在那些选修人数不到100的也称之为“慕”课。这些确实失去了慕课之本意:慕(大规模)。慕课失去慕之后还保留了在线和开放(绝大部分课程可以免费学习),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的高校最求“慕”的目的就失去了,更多是将课程在线运行与线下课堂相结合,而这是否回到了LMS(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 在线学习管理平台)时代,但好像又不是,因为学习者来自各地,学习时间和学习目的不一。

在这个时候,我们该如何认识和理解“慕”课?

平台之争让慕课失去了“慕”

Udacity已经放弃了大学高校的合作,开展计算机或新技术领域的培训或系列课程建设,并推出了多款“纳米学位”(Nanodegree),这与之前一直在“慕课”界低调盈利的Udemy 类似,第一个xMOOC平台开始转型。Coursera的联合创立者Andew Ng(吴恩达)和Daphne Koller(达芙妮·科勒)相继卸任并开始从事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等行业前沿科技的研究与实践工作。(Andrew去了百度、Daphne去了Google创立的Calico)。MOOC领域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似乎还不足以让两位科学家坚持下来。这似乎也在说,慕课的慕失去了一开始的绚丽。edX一直在不瘟不火中成长,不过,因为平台够高大上,以至于更多的慕课学习者选择了Coursera。英国的FutureLearn是一个以严谨教学过程和高完成率为特色的全球英语慕课平台,不过学习者人数仅与国内学堂在线相当。

国内平台除了三大公益慕课平台:中国大学MOOC、学堂在线、好大学在线之外还有几个公共服务平台也办得红红火火:智慧树(zhihuishu)、超星泛雅(MOOC.chaoxing.com)、慧科(高校邦)、优课联盟(UOOC)、慕课中国(mooc2u)在大规模扩展,这些平台几乎走遍了国内高校,高校教师都听到了“慕课”两词,单很少见“慕课”,也很少学“慕课”,只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杯安排了选修“慕课”。学堂在线是一个以中文学习者为核心的中国本土平台,也是国内发展最快的公益慕课平台之一,但整个学习者的人数还远远不及预期,中国在线学习用户为1亿,慕课学习者到2016年底(去除重叠)不到1000万。

1.jpg

中国国内各省市慕课平台或在线课程联盟平台在2016年进入了新一轮的“圈地”运动。继陕西三大平台发布以来,重庆市教委发布联盟平台(CQOOC),福建发布联盟平台(FOOC),而这些平台都把“慕”去掉了。浙江省发布联盟平台(摩课书院:moocollege)。云南省慕课平台,四川省慕课联盟,等停留在平台合作阶段。学堂在线、爱课程、超星、智慧树等超级慕课的平台“服务商”为各省市搭建了公共服务平台,各高校传统的精品课程、视频公开课等被改造为“慕课”发布,但是绝大部分课程的选修人数停留在百人左右。

2.jpg

3.jpg

在这场平台之争中,除了省市教育厅/教委开始建立联盟外,高校也建立了自己的“慕课”平台,各学科、行业也相继成立联盟,还有中小学、高职、中职、培训机构、继续教育机构、企业大学也纷纷成立慕课联盟或平台,有的机构仅有其名,有的机构仅有其形,有的机构将LMS改建为慕课平台,也有利用现有商业平台搭建慕课门户,更多的是依附于几大慕课平台,建立了独立的网页门户。

4.jpg

平台需要瓜分掉一些优秀的课程,平台的运行也将影响优秀课程的选课人数,越来越多的平台仅有个位数的课程拿的出手,我们是否为了某一门课程开一个平台(哈佛大学的《Justice》)?,不过有了edX后,Justice就成了edX中的一门课。但是有一些课程,确实可以一门课抵一个平台(如:Coursera上的《Learning How to Learn》选课人数超百万)。

平台越来越多,学生选课也是将数据从教务系统搬到A平台、B平台、C平台,有一些高校甚至提供五个平台给学生选课,学生无暇顾及各个平台的学习要求,总是在考前来突击刷视频。

2012年是慕课的元年,同样也是中国“互联网+汽车”的元年,随着“互联网约车”的合法化,但互联网约车平台所剩无几,规模效应明显,慕课也在2016年得到了国家教育部的官方认可,由教育部组织的“大规模在线课程建设及应用“大会也首提三大“公益慕课平台”。越来越多的平台恍惚看到了慕课的未来欣欣向荣,但也应意识到慕课之“慕”即将逝去的危机。慕课之所以区别于传统的在线课堂就在于大规模的学习产生了规模化效应带来的优势:学生在线讨论及时可以让学生在讨论中学习、学生可以在互评中相互学习不断提升、学生可以24小时在线学习。今天的,从选课规模来看,被称为慕课的在线课堂的学习者人数已经从数十万缩小到数万,数千,甚至数百人,再往下走,慕课与传统在线课堂就没有区别了。我们需要清晰认识到,慕课的平台不应太多,十个以内的慕课平台即可服务全国学习者。

13.jpg

百家讲坛于2000年左右走入交大拍摄“胶体”,该课程由我校知名教授授课,正是在这场报告中我对神秘的“凝聚态”物理有了认识,可能太“高冷”的原因,这一期的百家讲坛并未在社会中广泛传播,但随后的几年,易中天的《三国》、阎崇年的《清史》、于丹的《论语》等精品的出现找准了百家讲坛的定位。可如今,关注百家讲坛的人数越来越少,这到底是因为老师们讲授不够精彩还是新的模式出现替代了传统的单向视频媒体?

5.jpg

自2012年慕课发布以来,Machine Learning(机器学习)和Learning how to Learn(学习如何学习)等为数不多的几门被Coursera奉为经典的课程,选课总人数升至数十万上百万后就逐步淡出“慕”课,而新的“神”课的发展也越来越艰难。在国内,几大慕课平台中一些课程的选课人次达数万甚至数十万后也开始淡出学习者的视线。

这时我们应该从慕课本身入手再找找原因。

慕课中的马太效应

6.jpg

随着慕课课程不断增多,最有名的慕课还是2013年建设的那几门,因为最早出现,最早宣传,课程制作、课程运行、课程服务都让这些课程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慕课”。但是后来的课程,课程质量和教学投入下滑(1、学校重视程度不够,2、教师积极性出现问题,3、同类课程数量增加,4、学习者的不认可)。

慕课标准已深入人心

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国家甚至全球统一的“慕课”标准,但很多方面大家都有了共同的认识。早期的“慕课”先入为主,我们对慕课的定义也就有了:在线、全球化、高质量、高互动、大规模。因为认识相同,所以慕课的标准就逐步深入人心。课程出现同质化,大量雷同的课程出现,数学相关的课程在国内平台几乎都有,有的平台甚至多门数学慕课。后来的慕课只能沿袭模糊的“标准”,而这些课程存在大量课堂搬家的痕迹。如:课时与学分需要有对应关系、知识点与课程教学目标要一一对应、教学互动将作为考核要求……。

7.jpg

但这些仅仅是“初级”阶段的慕课,真正的“慕”课需要“全民”学习,学生即为老师,来学习的目标绝对不是统一的,教无定法,真正实现孔子所提倡的教育最高境界:有教无类,得天下而教,而这也与苏格拉所提倡的学习应该是学习者在不断研讨中获取知识的过程,我们还没有摆脱传统课堂的束缚。其实,我们可以再大胆一点,一些慕课甚至可以提出永不下课,永不结课。千万不要用标准束缚了慕课的发展,因为课程视频的长短不一,课程学习性投入也不一,教学目标也需分层分类。

高校对慕课的认识

8.jpg

高校做事都有一个口号: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对于慕课而言,在2013年以来的“圈地运动”中各校“厮杀”,有的平台引领、有的课程引领、有的模式引领、有的研究引领,各校都在寻找自己的优势位置,慕课的课程本身确遇到瓶颈。课程数量从2013年的数十门到2016年的数千门,各高校的课程数量突破两位数迈向三位数,教育主管部门乐观其成,高校课程数量竞争却愈演愈烈。

000.png


大家可以看一项有趣的数据,Coursera自建立以来,学习者和课程数量保持万倍的比利同步增长,在1000万用户时Coursera拥有1000门课程,现在接近3000门课程,学习者约为3000万。而活跃用户仅10%。课程选课人数从之间的人均10000人次下降到1000人次。国内平台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学习者与课程之间存在着千倍同步增长的问题,人均选课人数从10000人次下降到1000人次活跃学习者仅为数百或数十人。我们在一些知名的慕课平台中发现课程讨论区主题帖寥寥无几甚至开天窗,课程静悄悄地开始静悄悄地结束,在追求课程数量的同时输掉了质量。

慕课应不忘初心

10.jpg

慕课是为了解决教育不公平?还是为了解决教育无界限?没有慕课之前,教育资源也很丰富,只要您想找都可以找到需要的学习资源。那么,慕课的作用是否是建立一个平台,召集最好的老师和学习者一起教与学,碰撞火花。

慕课是否将传统课堂做乘法?慕课的规模效应不是单纯从传统的数十人教室通过慕课放大到数万人,因为我们可以像学而思一样,通过集中备课培养大学生给中小学生上奥数,这套机械的训练方式是可以复制和放大的。慕课的规模是因为学习者之间的交流,师生之间的交流,课程本身的完善与提升。

慕课提倡的随时随地是否可靠?随时随地是为了解决学习者的接入便利,而我们发现知识的传授却在“对眼”的那一瞬间。慕课解决了“一对多”授课到“一对一”授课而在“学习同步”方面越走越远。有的专家提出了VR在慕课中的应用,昂贵的制作可能是十倍于今天的慕课,而戴上VR眼睛20分钟后你已经晕了,哪有精力学习?我们需要的学习者以兴趣为导向,积极参与。

系列课程似乎为慕课找到了出路?但是,细心的人会发现那些穿着系列课程外衣的“微专业”其实就是之前的一门长学分课程改为多门“慕课”加一个实践。因为课程变得短小精悍后易于学习者完成,多门课程可以多收选课费,证书可以变现。这似乎从慕课本身而言忘记了为何出发,慕课应更多考虑学习者的收获,真正将课程用于知识的拓展、能力的提升。

回望2016,越来越多的课程已经从慕课的神坛上走下来进入传统模式,慕课课程之慕失去了光环。但,慕课的精神仍在继续,越来越多的课程在慕课运行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与传统课堂的结合将大大提升教学效果。高水平的慕课越来越难产,高质量的混合式教学课堂将是慕课与传统课堂最佳出路。而那些真正的慕课应不忘初心,让教与学回归。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慕课背景下的教学重构)

1、本文是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慕课背景下的教学重构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慕课背景下的教学重构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2016:慕课不再“慕”了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