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

作者:天一 吉吉 发布时间: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

作者:天一 吉吉 发布时间:

摘要:截至目前,李文星的家人和朋友仍然在等一个结果,同时,他们也希望文星的死能让更多的年轻人远离“招聘骗局”。

微信截图_20170802044902(1).jpg

李文星

事到如今,丁页城依然自责着。李文星在告诉丁页城,自己要去天津工作的时候,就曾跟他提过:“就只有电话面试了我一下,我都不知道(这份工作)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然而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却依然没能拦住李文星去天津“入职”。

只因为李文星太渴望一份工作了。

芥末堆 天一 吉吉 8月2日报道

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

5月19日,收到聘用通知函。

5月20日,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

7月8日,给母亲打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7月14日,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

短短两个月时间,却成了李文星家人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梦魇。一份本以为是上市公司敲门砖的Offer,最终却让东北大学2012级学子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尽头。而当初在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上与李文星联系的“北京科蓝公司”,只不过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去天津“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根据他出事前的种种反常的迹象,同村的大哥李刚毅认为:“(李文星)只有可能是被骗到了传销组织里,没有别的可能性。”

“你哥在天津出事了”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李文星的双胞胎妹妹李文月说,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从小成绩优异的哥哥曾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他如果做资源勘查,总是要出远门,但我们爸妈年纪大了,他想离家近一点,可以照顾父母。”李文月说,因此和家里商量后,李文星决定在北京报个IT培训班学习Java,之后找个IT行业的工作。

李文星在BOSS直聘上给一位Boss的回复称:

“找一家公司,可以在那边长远地发展,走技术路线,三年做到高级工程师。”

这是他给自己定的职业规划,但这一规划在半个多月前却戛然而止。

7月15日,李文月意外地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你哥在天津出事了,你快去派出所看看吧。”听到电话里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李文月感到难以置信。挂断电话,她不停地对自己说:“那肯定不是我哥,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微信图片_20170802023110.jpg

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坑

据了解,就在李文月接到消息的前一天,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有人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少年的长相、身形已无法辨认,但遗物中的身份证显示,他叫李文星,来自山东德州。随后,天津警方通过山东德州警方联系到李文星的家人,并通知他们前往天津辨尸。

“当时我一遍又一遍地问那个警官,我哥的身份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人身上?”李文月回忆,当时她根本无法相信这个死者就是自己的哥哥,一直以为是哥哥的身份证丢了。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这个时候哥哥不可能出现在天津,而且还是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冒牌”公司的offer

时间回到两个多月前的5月15日,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出租屋里,李文星刷着BOSS直聘,不停地给招Java岗位人员的Boss们发着信息。这样的行为,李文星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那之前的半个月,李文星同村发小李昊阳来北京出差,想找机会和他聚一下,李文星却告诉他,自己出差了,不太方便。

在李昊阳的印象里,李文星从小到大就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而当时,李文星其实就在自己的小屋里不停地找着工作。

这间小屋是他和大学同学陈栋合租的,房租每人800元。当初他早陈栋半年来的北京,住在李刚毅的家里,但他似乎并不喜欢这样的“依靠”。“他特别想自立,我们当时都劝过他,但他坚持要搬出来。”李文星的高中同学丁页城说,李文星脾气很倔,如果他想做某件事,基本就没人能劝回来。

5月15日,星期一,陈栋已经出门上班,李文星独自在家找工作。李文星的BOSS直聘聊天记录显示,从早上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6个小时的时间里,李文星一共给20位Boss发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

WechatIMG6_meitu_1_meitu_2.jpg

李文星与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显示,在回答了薛婷婷“是否毕业?是否单身?是否有贷款?”几个问题后,李文星将简历发给了她。

陈栋回忆,5月18日,自称北京科蓝的人电话面试了李文星,在电话里,对方还问了一些比较专业的问题。第二天,对方告诉李文星面试通过了,说Offer会在稍后发给他。

在李文星的网易邮箱里,芥末堆看到了这份所谓的Offer,发自于一个昵称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Offer中的信息显示,招聘方“北京科蓝”的全称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Offer中要求李文星5月20日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

lwx_看图王.jpg

李文星收到的入职聘用书部分截图

丁页城告诉芥末堆,在电话面试结束后,李文星还和他商量了一下这个工作机会,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就只有电话面试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丁页城说,可以让自己在天津的朋友帮忙打听下,让李文星先别去天津,但没想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去了。

WechatIMG17_meitu_5.jpg

李文星与丁页城的对话

在得知李文星的事情之后,芥末堆曾试着通过电话联系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询问BOSS直聘上招人的“人事部薛婷婷”,以及Offer提到的联系人“人事行政部王文鹏”是否是这家公司的员工。对方表示,他们公司并没有这两名员工。

此外,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芥末堆,他们的邮件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个人QQ邮箱。

不归路的起点

5月20日上午,李文星带着几套换洗衣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独自乘城际列车去了天津。出发前,陈栋还问他要了家里的电话,提醒他如果去居民楼什么的注意点。因为以新闻里的信息来判断,传销组织一般都隐藏在居民区里。

WechatIMG13_meitu_4.jpg

李文星购买车票的通知

李文星到天津的时候已是中午,他在QQ上给李文月发了一个位置,在滨海新区。20日下午2点41分,李文星发给陈栋的位置则显示,当时他位于天津静海区。在看到李文星发送的位置后,陈栋问:“到了?”李文星却没了回复,一直到晚上6点20分,李文星才给他回了一句“嗯”。

WechatIMG16_meitu_6.jpg

李文星给陈栋发送在静海的定位

李文星和他的亲戚朋友们都没意识到的是,天津静海是各种非法传销组织盘踞已久的地方,在网上,从2004年至今的13年间,媒体对静海官方打击传销的报道几乎从未断过。

当天晚上,李文月给哥哥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他说在滨海找了个小旅馆先住下,明天去面试。”根据事后陈栋等人透露的信息,李文月猜测,当时哥哥可能就已被人控制,因此下午就已到了静海的他,才称自己住在滨海。然而,这两地距离80公里,坐公交车的话要2个多小时车程。

在李文月给李文星打电话的同一时间,陈栋也给李文星发了微信,问他是否入职了,还跟他讲了些自己公司里发生的事。然而,当晚陈栋发了6条微信,李文星一条也没有回过他。

在那之后,李文星所在位置便不再被亲人和朋友详细了解,并且在天津和河北石家庄两地来回切换。

21日早上,李文月又给李文星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说我去看他吧,他却跟我说,他已经去石家庄上班了。”

上午刚和要去看他的妹妹说去石家庄,中午李文星却在微信中回复陈栋说,自己要去天津的公司看一下。到了晚上8点,又突然告诉陈栋,他不在天津了,到石家庄了。“他说有个朋友的亲戚在石家庄的公司管事,他明天去那家公司,晚上先住在朋友那。”陈栋回忆说。

丁页城得知李文星去石家庄的时候已经是5月27日了,当时的他并不知道李文星和妹妹还有陈栋之间的对话,但依然觉得特别奇怪。他告诉芥末堆,李文星的朋友,很多他没见过,但几乎都听说过,但在他的记忆里,从高中他俩认识开始,李文星在石家庄就没有什么朋友。

此外,李文星当初产生来北京的想法时,跟很多人都商量过,而且到了北京之后,他一心想在北京找家公司好好学点技术。在丁页城看来,这样的李文星,是不会随随便便就去别的地方找个工作的。5月8日的时候,李文星曾在BOSS直聘上联系过一家公司的Boss,对方回复工作地点在天津,李文星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WechatIMG24_meitu_11.jpg

今年5月,李文星曾放弃了一份去天津的工作

“文星可能根本就没去过石家庄,只是有人怕天津的妹妹要去看他,才逼着他说自己去了石家庄。”这几乎成了事后李文星家人和朋友的共识。根据之后的种种情况,他们推测,可能李文星在给陈栋发完那个在静海区的位置后,就已被人控制了。

从不借钱的他半个月借了三次钱

李文星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倔之外,“自尊心很强”是家人和朋友给他最多的评价,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2014年哥哥还在上学时,我手机摔坏了,没敢和家里说,就跟我哥说我手机坏了,但我没有钱,我哥二话没说就挤出两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买手机。”李文月说,刚开始她以为家里给哥哥打了很多钱,但后来通过母亲才知道,哥哥压根就没有多余的生活费。

即使是在一学期的生活费少了将近一半的情况下,李文星依然没有向任何朋友寻求过支援。从发小到同学,每个人印象里的李文星,都是一个即使再难,也不会开口向别人借钱的人。但李文星去了天津之后,亲友们发现,他“变了”。

5月21日之后,陈栋和李文星之间近乎失去了联系。陈栋说,自己几乎每晚都给李文星发微信,但李文星一直没有回复过。“22号晚上我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当时他的语气特别冷,特别平淡,我以为他当时比较忙。”

直到5月25日,李文星主动联系了陈栋,直截了当地说:“借500,转我支付宝就行。”陈栋提出让他说句话确认是本人,之后李文星发语音说,“你转我支付宝吧”。

“因为那会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收入了,我知道他剩下的钱不多了,而且之前我也跟他提过手里没钱了和我说,所以就觉得借钱是件很正常的事。”陈栋告诉芥末堆,李文星还跟他说,过几天还他。

李文星再次主动找陈栋,已经是6月8日了。看到三句“在吗”“吃了吗”“最近怎么样”完全不像是以前说话风格的问候,陈栋还开玩笑:“你是李文星?”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上一次李文星说“过几天还他”的钱还没还,这一次又来借钱,而且还是以一次从未发生过的“借钱行为”为由。

WechatIMG26_meitu_10.jpg

第二次问陈栋借钱的李文星

陈栋有些不解,李文星告诉他去年通过微信给他转了1000元,但他并没有在微信里查到当时的转账记录,“这次我就觉得不对了,我没问他借过钱,而且他也不会用这种借口管我要钱。”虽然意识到了异常,但陈栋没有深究到底,事到如今他依然内疚着。

当晚,在找陈栋借钱的几分钟前,李文星同样以“花呗还不起了”为由,让丁页城向他的支付宝转500元,还把自己的手机号发了过去。丁页城看到对方发过来的的确是李文星的手机号,就没有太多怀疑,直接给他打了500元。

WechatIMG23_meitu_8.jpg

芥末堆尝试向李文星的支付宝转账

如今,芥末堆再去尝试给这一手机号转账时,系统已显示“账号不存在,或对方关闭了‘通过手机号找到我’隐私开关”。李刚毅告诉芥末堆,出事之后,他将李文星的电话卡补了回来,试图登录他的支付宝找些线索,但结果却是李文星的支付宝已被注销。

“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李文星再次出现,是在6月28日。那天上午,他开始找同学给他的微信发送验证码,说是手机丢了。当天还联系了母亲,让她把她和父亲的手机号发给他,说“忘了他们的号码”。

WechatIMG19_meitu_7.jpg

李文星问家里要手机号

对于这事,李文月有些纳闷,母亲的手机号已用了两三年,父亲从开始用手机就没换过号,至少七年了,哥哥怎么会忘了呢?

从5月20日到了天津,到6月底声称手机丢失,这期间,李文星虽然变得不太“正常”,但断断续续依然和家人朋友保持着联系。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我妈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李文月说,直到7月14日,哥哥的尸体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那个水坑里被发现。

“我哥从小到大都不惹事,我妈对他一直挺放心的,所以就大意了。”李文月带着哭腔说,哥哥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怕骗子给家里打招聘电话,也跟母亲说过类似别给钱的话。这一次,回想起这句极为严重的“警告”,却因为家里对他“太过放心”而大意了。

“李文星”案并非个例

在芥末堆的调查中,发现这类虚假岗位的招聘者目标大多是像李文星这样刚刚步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往往社会阅历浅,并且急于找到一份工作在大城市生存下去,对招聘者缺乏警惕性并且不能识破骗局。

在去天津之前,李文星自己也曾怀疑过这份工作的靠谱性,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去了天津,李文星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我们已无法得知。他的室友陈栋猜测,“当时李文星找工作的时间也挺长的,可能心里比较着急吧。”

痛苦的求职经历,以及略为固执的性格,是李文星走向骗局的两个重要因素。

去年12月从达内培训完后,李文星在北京一家信息公司找了一份做Java的工作,开始了试用期。“程序员特别吃经验,他没有工作经验,所以在那家公司不是很如意。”丁页城告诉芥末堆,最终,李文星没能经过试用期考核,离开了那家公司。

由于长期找工作的不顺,李文星有时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他曾向陈栋抱怨:“985学校的毕业生还不如一个二本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

在求职的几个月里,李文星不是没有获得过工作机会。李刚毅告诉芥末堆,他通过朋友给李文星在新东方教育集团找了一份工作,但在一直没找到工作的情况下,李文星依然不肯接受这份别人帮他找到的工作。

急于自己求职的李文星被李鬼“北京科蓝”钻了漏洞,而利用招聘进行骗人的李鬼公司却不止这一家,李文星的遭遇也并非偶然。

几个月前,知乎网友“大奔奔”曾陪做前端开发的女友从北京出发去天津,参加“中科软科技公司”的复试,对方称入职之后要在天津跟三个月的项目,结束后可回北京。

到了天津之后,和他们联系的人事部经理给了他们一个位于天津静海区的地址,让他们做公交过去。等他们到了公交站后,说让他们等会,喊个朋友去接他们。“朋友”二字让大奔奔瞬间提高了警惕,给中科软总部打了个电话,查询是否有这位人事部经理,最终的结果是查无此人。

微信截图_20170802045225.jpg

网友大奔奔在知乎上分享类似的经历

“接着我给我天津的朋友打电话,询问情况,他疑惑地问我,为什么去静海区,说静海区特别偏僻,并且那边传销很猖獗。”大奔奔在知乎上分享自己的经历时说。

在公交站等候的时候,他们还遇到了一位和他女友情况类似的男生,那名男生面试的是另一家公司,也在等人过来接。之后他们把联系人的电话一对比,发现和他俩联系的竟然是同一个电话。

通过搜索引擎,芥末堆发现,很多网友都曾遇到过类似案例。套路大多是冒充知名企业招聘,对求职者进行电话面试,而且面试的问题还比较专业。电话面试结束后,声称有项目在天津,然后找理由让你去天津,并告诉你一个天津比较繁华的地方。等你到了天津后,再找理由让你去一个天津比较偏僻的地方,让你在那等他们。

调查:冒名科蓝,十分钟收到18个求职意向

为什么明明是一家李鬼公司,却能冒充上市公司在BOSS直聘上进行招聘呢?

芥末堆在BOSS直聘上体验了一下发布招聘的流程。发布招聘信息前,Boss需要填写你的公司、职位和邮箱。只要选择BOSS直聘系统里搜索得到的公司,然后加入公司,再填写你的职位和邮箱后,就能发布招聘信息,期间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审核环节。

7月26日,芥末堆记者以科蓝公司市场主管的名义发布了一则Java岗位的招聘,很短时间内便可直接和应聘人沟通。而在招聘信息发布不到10分钟内,记者就收到了18个求职者的求职意向。

上周五,芥末堆与BOSS直聘取得联系。在给芥末堆的回复中,BOSS直聘方面称:“目前,所有在BOSS直聘上发布的职位,都必须经过审核,有问题的职位一经发现,平台会立即给予驳回和隐藏处理。BOSS直聘还在BOSS招聘过程中对用户设备、IP、职位描述、加密后聊天内容等数据以及各类行为特征进行实时监控,对出现问题的账户进行冻结封杀。”

8月2日下午,BOSS直聘发布官方回应,称已在第一时间将有关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传销与诈骗是这个社会巨大的毒瘤。用户和平台都深受其害。BOSS直聘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和家属,找出真相,让坏人受到应有的制裁。他们愿与一切正义力量一道,为铲除传销和诈骗持续做出努力。他们相信和尊重法律,在一切水落石出之际,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他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在网上, 有不少人分享过与李文星相似的经历,但他们却远比他幸运地多。李文星曾经和独自留在德州老家务农的母亲提过,如果天津的工作不行,他就直接回家看看。天津的工作的确“不行”,但在家的母亲却再也等不到回家看看的儿子。

得知李文星出事的当晚,李刚毅凭着记忆找到了李文星和陈栋住的那栋楼,挨家挨户敲门寻找陈栋。联系到了陈栋之后,又通过陈栋找到了丁页城。之后,他把李文星生命最后两个月接触比较多的亲人、朋友聚集到一个群里,希望通过他们的回忆,为李文星的事找到一些线索。

目前在BOSS直聘上,当初李文星求职的岗位已经停止招聘。由于尸检报告还未出来,李文星之死还未正式立案。

截至目前,李文星的家人和朋友仍然在等一个结果,同时,他们也希望文星的死能让更多的年轻人远离“招聘骗局”。

本文除李文星兄妹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975条评论

全部讨论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63回复游客962  71天前

    就是知道都不会管,只要没出人命!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62  74天前

    这样的事屡屡发生,公安局是干什么的,一个个生命就这样到了尽头,怎么这么狠心,都有家人,

    (0)

    回复(1)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61  129天前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60回复游客832  135天前

    我被骗100都自己追回来了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9回复游客823  144天前

    就是去那做培训,学it之类的,然后给办贷款学习,学习完工作后再还款那种吗?

    (2)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8  163天前

    这传销还杀人啊,boss直聘又可以上头条了

    (9)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7回复游客822  163天前

    苏州达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5)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6回复游客945  164天前

    还是可以就业的,不过可能要读到博士及以上,我闺蜜学化学材料,生生读到博士当了大学老师,其他本科毕业的要不自己开了课外辅导机构,要不换行业,确实没有市场。

    (2)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5  165天前

    必须从立法层面严惩传销

    (13)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4回复游客727  165天前

    那你怎么不去呢?!

    (0)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3  165天前

    中国片地是传销,中国警察呢?

    (11)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2  165天前

    可怕的不是传销,是BOOS

    (4)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1  167天前

    我觉得传销虽然可恨,但是如果自己不那么固执,听取下朋友的意见是不是就没这个悲剧了。

    (15)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50回复游客948  168天前

    boss直聘=包死直聘

    (15)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49回复游客869  168天前

    上次我也差点去培训了

    (8)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48  168天前

    boss直聘分分钟卸载了

    (4)

    回复(1)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47  168天前

    我去年求职的时候也遇到这么一回事,面试有模有样的,但是非要去火车站接我,不跟我说公司地址,说了也是模模糊糊的,我跟我朋友商量了半天也查了那个公司电话 打电话问了没有项目在天津,我就没有去,然后我在boss直聘上举报了那个人,还标注了可能是传销,没想到并没有引起注意

    (29)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46  168天前

    网上的 好好管管吧 希望不会有人再被骗

    (7)

    回复(0)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45  168天前

    有些专业知识为了发论文而存在的根本没有就业市场。比如 材料 化学 生物 的985研究生工资还不如2本计算机本科生。

    (7)

    回复(1)

  • 登录找回红脸蛋

    游客944回复游客924  169天前

    李文星本人也蛮可怜,估计也是压提档线被调剂了专业,为了拿文凭硬着头皮读下来,毕业又费劲转行it,所学非所用,浪费了教育资源的同时也因学致贫,悲剧啊

    (30)

    回复(0)

加载更多
  •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分享二维码
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